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非卿非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讨论节目

非卿非故 谁惹骤雨 2160 2018.12.07 11:31

  申末时分,随着下课钟声响起,夫子离开教室。

  弟子们窸窸窣窣地收拾各自的物品,三三两两地低语笑谈。

  “大家先别走!”洪浪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拉住了正欲出门的韩承贤和另一个同窗,“有大消息!”

  韩承贤笑着擂了洪浪一拳,伸手勾住洪浪的脖子,朗声笑道,“就你这小子一天到晚四处打探消息,快说!又有什么小道消息,非要留下全班同窗来听你说?”

  洪浪嘿嘿一笑,将韩承贤勾住自己的胳膊推开,快步走到讲堂前,看着同窗们说道,“刚才夫子让我通知大家,中秋马上到了,学院一年一度的中秋祭月节也快要开始了。大家可知道澜山学院每年中秋祭月节是怎么过的?”

  大多数同学都摇摇头,满眼困惑地互相看看。

  钱亮将整理好的书袋背好,往前走到洪浪身边,“你这小子还卖关子,可是说那中秋祭月节要出节目的事情?”

  洪浪夸张地张大了嘴,鼓掌道,“不愧是我们的正班!比我这小灵通更灵通!”

  钱亮白了他一眼,“澜山学院的中秋祭月节向来热闹,我大哥在曦阳院读书,我自然知道。”

  洪亮笑闹了这一会儿,终于清了清嗓子,对着全班同窗朗声道,“中秋祭月节在八月十四那天傍晚开始,按照学院多年来的惯例,每个班需要准备一个节目表演,由学院夫子们共同评分,最优胜的班级可以获得慕容院长亲自酿的桂花月神酒一瓮!据说这瓮酒不多不少,刚好可以供二十位弟子各饮一杯!”

  “奖品居然是酒?”众多弟子讶然,面面相觑。

  “于是,我更崇拜慕容校长了!”何燕燕勉力将自己肥胖的身躯从座位上腾了出来,双手合十,仿佛慕容延是那九霄天边的神祗,双眼仰慕地凝视着天边,“我早听母亲说慕容校长英明神武,气势非凡,从这奖品就可以看出来,校长绝非凡人!”

  张娴拉住何燕燕,细细的声音说道,“燕燕,洪副班还没说完呢,你小声点儿。”

  何燕燕转过身,笑嘻嘻地看着张娴,她俩是同桌,关系甚密,“我娘从来不让我沾酒,如果这次咱们得了慕容校长奖励的酒,我就可以一偿宿愿了,实在是高兴,哈哈。”

  “何燕燕,你先别激动,听我道来,”洪浪笑着看向何燕燕,“这桂花月神酒可不是普通的酒,大家都知道后山仙鹤居吧!”

  见众人点头,他也不卖关子,“仙鹤居是慕容校长的居所,布设了高级阵法,里头如人间仙境,栽种的灵植数不胜数。这桂花月神酒的桂花就是慕容校长亲自种植的桂花树所出,据说每一瓣桂花都带着灵气,酿出来的桂花月神酒那可是凡间少见的极品。”

  钱亮接了话茬,“我哥说了,这桂花月神酒没有灵根的人喝了,可以延年益寿,精培基元。有灵根的人喝了,可以增长修为。每年都有不少有灵根的弟子喝了酒,当晚就能突破升级。还有曦阳院的弟子将酒带回家给生病的老人喝了后,酒到病除。所以每年各个班级都想破心思在中秋祭月节上争取拿第一。”

  姜书璃闻言,想起家里卧床的欧阳氏,美眸一亮,开口问道,“那这中秋祭月节的节目,可有什么规则要求?”

  “这倒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则和要求,”洪浪抓抓头发,“琴艺,作画,吟诗,跳舞,曦阳院甚至还有班级有弟子善厨,做过菊花宴供夫子们品尝。”

  澜山学院的中秋祭月节,身为评判的夫子们向来随性,对各种节目表演往来不拒,只要是众多夫子都心悦赞赏,就可以获得当晚的大奖。

  洪浪提到的各种表演方式,都是曾经在中秋祭月节上获得过第一的节目。

  “那我们要出什么节目才能赢来桂花月神酒呢?”一位同窗抛出了问题,顿时让大家都陷入思考。

  “琴棋书画,咱们班里头好像没有特别出众的,”周嘉莹见好友来了兴致,也跟着凑了句,“咱们凌泽班的弟子,好歹有灵根,是不是要从这个角度考虑,把咱们比曦阳院优胜的地方显现出来?”

  “好主意!”何燕燕击掌,身上的肥肉抖了一抖,“咱们蹴鞠不是还拿了第一吗?咱们表演蹴鞠可好?”

  张娴忍不住细声吐槽,“蹴鞠和灵根有什么关系呀?再说了,中秋祭月节在夜里举办,黑漆漆的怎么踢?万一踢到夫子们怎么办?”

  “中秋祭月节好像是在后山寒潭边上的草地上举办吧?”李诗晴自是听过中秋祭月节的,她微微一笑,“我倒是有个想法。嘉莹有一套碧月剑法,华丽繁复,身姿潇洒,不如我们以舞剑取胜?”

  周嘉莹忙摆了摆手,“那剑法徒有其表,看着炫丽但实际上并不是上乘剑法,在夫子们眼里如班门弄斧,会不会反而砸了咱大家伙儿的事?”

  “别急,”李诗晴伸手按住周嘉莹,明眸含笑,“既然是表演形式的节目,夫子们自然不会讲究剑法的高深难易,我估摸主要还是要赏心悦目。”

  “单只是舞剑,恐怕致胜的把握还不够大。”洪浪和钱亮也思考着可行性,洪浪提出疑问,“月下舞剑,听起来倒是玄妙。是不是加上演奏会更有意境?”

  “在铮铮淙淙的琴声下舞剑,”钱亮点点头,“听起来不错,还有别的点子不?”

  素来不爱说话的邱芳菲举起白皙的手,她是太仆寺卿邱大人家的庶女,性子很是文静,“从前曾在宫中见过凌波舞,如果我们将凌波舞和碧月剑法一起表演,会不会胜算更大?”

  “妙!”不少同学都点头称是,韩承贤冲着邱芳菲举起拇指,顿时让邱芳菲羞红了脸,她垂下头缩到了同窗身后,韩承贤挠挠头,“这凌波舞加上碧月剑法,如果可以真的凌波表演,那第一肯定给我们莫属!”

  “凌波表演?”有弟子夸张地跳了起来,“咱们的水平凌波横渡还差强人意,凌波表演那怎么做得到?”

  洪浪摸摸下巴,“别说,我还真有法子。”

  “以前见过没有灵根但是会轻功的江湖剑客,”洪浪回忆着,“表演踏水而行湖中采莲,就是抛出瓦片置于水面,实际上是踏瓦片过去的。”

  众人眼睛一亮,“你意思是,我们也来个踏瓦片的凌波表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