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凛冽之花白之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夜中无空

凛冽之花白之章 一只老白发 2015 2021.11.25 20:59

  很显然,现在的白凛,就处于一个相对消极的状态。她想要集中精神去思考,自己拯救世界的道路,却又被纷扰的思绪打断。这也使她逐渐感到了一些暴躁,但理智又提示着她,因为无能而产生的怒意是毫无意义的。

  她是勇者,可以因为队友的倒下而感到悲愤,但绝对不能因此颓废,她还要继续向前……可是,“前”究竟是哪个方向呢?

  “杀光他们吧…”

  这算得上是最明确的,也是最好懂的一句指示了。诚然,这是一个有效的方法,也是菲儿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中,所带着些遗愿的语句。但,真的要这么做吗?或者说,自己有这么个能力吗?

  察觉到自己仅仅是因为思考,呼吸就有些急促了起来,白凛便是从如同乱麻一般的思绪脱出,无神地眺望着远方。

  总而言之,先离开卡弥特兰异族那边吧。现在的卡弥特兰元气大伤,肯定是没有余力向外探索的,大部分的冒险者估计是会被安排去做重建的工作。

  但白凛不一样,她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些身上。只要向外延伸,就算是她一个人,也是能够取得一定的成果的。

  就这样,白凛逐渐转变成了发呆吹夜风的模式。思考的再多,有些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想通的。

  “在想什么呢?”

  一阵温柔而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可白凛对于她的问句,竟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当然,对方可不会因为白凛的冷淡就毫不作为,一道人影一闪而过,便是和白凛一样,双手放在窗台上,眺着远方。

  很显然,这位是空。如果是凯蒂佩洛来的话,肯定是直接上手了。

  她会出现在这也并不算奇怪,这里本就是空的宅邸。因为卡弥特兰内部可能还会有些遗乱,所以白凛和凯蒂,短时间内就先借住在这里了。而空也是没有让她们住进原本和菲儿会用的那间小平房,而是改用了她们初次见面时所瞥见的海滨别墅。

  “还在想刚才的事吗?可别像那些个老政客一样了,到了家里还愁眉苦脸的,然后通过滥情和博欲来平衡自己的压力…你可不能变成那样哦。”

  空的话语中,满含着开玩笑的意思,终于是磨的白凛不禁是心中微微动容,回上了那么一句,

  “不可能的,我怎么敢啊。”

  “就因为知道你不敢,所以我才会来这。不过,你人也不小了,来陪姐姐喝一杯的胆子还是有的吧?”

  听到空着后半句话的转折,白凛有些惊讶地转过了头去,瞥见了空面颊之上,那灿烂如画的笑容。

  如果说平常作为白发魔法事务所的店长,那露出的浅笑容,既勾人心魄,又充满神秘感,俨然一副超脱于一般女性之中的模样。那么这个完全没有任何拘束感的笑容,则是一瞬间就让白凛的内心也松软了下来。

  就像是空外表的那样,一个十七岁的少女,会显露出的清纯的笑容,只是因为最根本的开心而笑着。这种笑容是那么的美好,仔细一看,甚至可以瞥见空面颊上那若隐若现的红晕。

  今晚的空并没有穿着她的那身女仆装,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白凛所见到过的,空穿的布料最少的一次。那是一件简约的白色睡衣,虽然该遮盖的地方是没有露出来,但有一种朦胧的美感,悄悄地展现她身体的曲线。既是随意至极的打扮,却勾勒出了一副精心雕琢也比不上的美景。

  在这明亮的月光下,空一袭白衣,却在这夜色之中显不出一丝的突兀。这天然的黑色帷幕也像她身上的打扮一般,朦胧地为少女的身边拉起了一层薄纱。

  就像初次见到空的那时一般,白凛怔住了。她又一次地感受到,自己是不是在哪曾经见过这个女孩,但自己却又没有任何相关的记忆。不过白凛仍然坚信的是,自己是可以完全信任空的。

  印象里,自己也没怎么见过这位店长笑的这么开心吧,来之前就微醺了一点?白凛略微揣测了一下,便将视线定在了空持着酒杯的手上。

  “别光顾着看啊,怎么样,喝不喝?”

  这下,白凛便快速地接过了拿白色的喜爱杯子。透明澄澈的酒液在里面飘荡着,白凛将其直接一口闷进了肚中,仿佛要将倒映在其中的夜色,也一同吞下一般。

  “嗯,不错,挺懂事的。”

  “跟白酒有些差异啊…这是清酒吧?”

  细品一下,白凛便品出了这酒中的口感问题,并淡淡地回道。

  “你不该问我,我到底为什么要请你喝酒吗?老把不要紧的事搞得那么清楚,反而会错失重点哦。”

  话音一落,空便也是陪着白凛豪饮一杯,丝毫没有少女的那份扭捏。她侧身倚靠窗边,眼神中似乎带有着些玩味的意思,然后继续说道,

  “白凛,千虹有一种比较特殊的文化,那便是『谦』,你知道为什么谦之一字这么重要吗?”

  虽然不清楚空这么问的目的性,但白凛在面对空的时候,还是很有耐心的。问她这么一个土生土长的冲国人这个问题,她当然也是答得上来。白凛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接过空的瓷瓶,为自己再度满上,边做边说道,

  “『谦』之一字,指的自然是谦虚,谦让。以不张扬的姿态,收敛自己的锋芒。谦与人,就像是剑鞘与极度锋利的剑一般。不仅能少生是非,也能让利刃出鞘的那一刻,更为惊艳。”

  空满意地点了点头,接下了白凛手中的瓷瓶后,将自己的背身靠在墙边,用有些浮夸的动作高高举起酒瓶,将那涓涓细流一丝不漏地,从她那玉指攥着的酒瓶之中倾倒而出,

  “没错,有谦就有利,这是一种中和。过刚则易折,看来你也明白的很嘛。”

  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息,随着清醇的酒香,弥漫在了空气之中。暴露在外的香肩,无疑是将空的女人味完全地衬托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