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凛冽之花白之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妖精王歼灭战

凛冽之花白之章 一只老白发 2000 2020.09.16 16:50

  而后一声,是血肉被刺穿的声音

  显然,白凛只挡下了一发光剑。而她的左手腕部,已经被剑整个贯穿。因为疼痛,白凛的手不自觉地放开了自己的刀,掉在了地上。

  “就这点实力?”克蕾丝在远端无情地嘲笑着,原本有些认真的神情也变得慵懒放松。她的手旁仍旧环绕着一排排的光剑,时刻等待着迸发。

  白凛狠狠地咬牙,将剑拔了出来,扔到了一边的地上。血液飞溅的同时,凯蒂的治愈法术也同时奏效。虽然伤口快速地愈合了,但丢失的雪可没那么容易补足。白凛勉强从地上捡起了刀,后撤一步。

  这回凯蒂选择的,仍然是遮挡视线的烟雾魔法。大量的浓雾瞬间便从两人周围开始蔓延,毕竟如果能在遮挡对手视线的同时不影响己方,那可是天大的优势。

  但这次不同的是,两人选择了分头作战。在速度完全低于对手的情况下,再让白凛充当坐骑的话,只会少几分灵活,多一些被一网打尽的可能。这点两人都心知肚明,于是便默契地开始分头行动。

  白凛在原地猛地一跺,她立刻拉近了与克蕾丝的距离。根据凯蒂提供的信息,对手大概没来得及改变自己的位置,但仍旧有可能偏离自己原本的位置。她果断将剑掠过圆盾,通过能量解放扩大自己的攻击范围。

  “白凛,小心!”原本正在隐蔽准备法术支援的凯蒂突然惊叫道。

  对手的行动,看起来可不像视线受碍啊。

  早在白凛从侧面发动突进的时候,克蕾丝便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行动。她拿出了一根长杖,不紧不慢地进行了转向。

  一个法师,倘若毫无畏惧地正面对向近战的话,那么其中一定有猫腻所在。

  白凛微愣一下,但还是很快便采取了行动。她毫不犹豫地将武器变化,同时,一根极其诡异的法杖进入了她的视线之中。

  杖底到杖顶是由原木到纯白形成的渐变色。如果不是那一点星星般的碎花白色斑点实在是过于艺术,这根法杖被错认为涂装失误也不为过。

  三道短枝扭曲着,围绕着杖顶的法球结晶。无数奥秘的文字在其中流动,就连瞥见一眼都有被迷幻的错觉,令白凛感到了一瞬间的头晕目眩。

  而那法球结晶的内部,此时正如潮水一般涌动着。呈现为金色的狂暴气息不仅仅让白凛感到了威胁,更是环绕着克蕾丝,连她的气质都完全改变。

  在这种很显然要受到致命攻击的情况下,白凛不敢停顿。她在第一时间向后拉出一步并斜过刀身,『看破』。

  但在进行这一动作的同时,火光也照亮了对手的脸。在法阵出现在长杖旁边的同时,白凛瞥见了克蕾丝神秘的微笑。

  她在笑什么,明明在释放法术的瞬间都要被我通过『看破』找出弱点了。若是先前冰之魔女的操纵者,会没注意到这一点吗?

  但很快白凛就知道,她想错了。

  尽管对手的法阵光芒大放,但除次之外便没有任何异状。甚至在白凛斩向克蕾丝汀的时候,她已经自若地伸出了自己空着的手,用几道光剑抵住了一瞬淬火长刃。

  然后,便是触摸了一下白凛的头盔。这一下触摸,就像是将冰抹到了毫无防备的脸上,令她一阵激灵和寒冷。

  这一瞬间,她明白了,自己切空了。

  诡异涌动着的湖面突然暴起,一道泛着蓝光的电流撕破了烟雾,精确地击中了白凛的身体。她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后,身体便开始不自禁地抽搐了起来。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焚烧之中呼喊着痛苦,但除去呐喊,也没有能做到的事了。

  与白凛直接接触着的克蕾丝倒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只是看着白凛隐藏在头盔之下因为痛苦而变的扭曲的金色瞳孔。此时的白凛双眼翻白,眼看便已临近失去意识。

  这时,一道精确而快速的光线扎向了克蕾丝的瞳孔。金发的精灵立刻消失在了原地,白凛也应声倒地。

  浓雾散去,凯蒂飞奔到了白凛的身边。在闪现躲避的同时,克蕾丝汀在白凛的脑干、腰椎两处分别留下了一柄光之长剑。凯蒂连忙准备释放自己的治愈法术,却发现眼前毫无生机的躯体化为了无数的碎块消失在了原地。

  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凯蒂坐在了地上。她平日灵动的黑色瞳孔变的无神,就像她空白的大脑。一瞬间过多的情感涌入了凯蒂的身体,这巨大的冲击无疑令她的身体停止了思考,停止了行动。

  然后,这些复杂的情绪,全部转化,变为了愤怒,驱动着她的身体缓缓站起。

  泪水断流,她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喊出:

  “你竟敢杀了她!”

  克蕾丝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怎么,不过是杀死一次而已。这就是她拒绝我的后果,刚好我泄泄愤罢了。你看,我多体贴,直接帮她在毫无痛苦的情况下死去…”

  硬要说的话。克蕾丝口中的话语一点也没有错,她错就错在,漏算了一点。

  那就是和白凛天天相处在一起,亲密无比的凯蒂,可从来都不知道,白凛会死而复生。每次白凛极其痛苦或者疲惫地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她可从来没知晓过具体的原因。

  就算是在剖析冰之魔女法术的时候,白凛也从未提过自己的死亡,下意识地代过了。或许是不想让凯蒂伤心,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总之,在凯蒂的耳中,克蕾丝的话语是如此的刺耳。黑着脸的凯蒂浑身颤抖,她强撑着放开紧握的拳头,快速地后退了两步。

  与平日平稳沉静的咏唱不同,有些失声的尖锐音调快速而又扭曲,从凯蒂的口中传出。在那不似人的怪异音调之中,所能听闻到的只有愤怒和攻击性。

  就像是,那一段段的咒文也能化作剑刃刺穿对手一般。

  “喂喂,真的假的啊,我可没有和你一战的理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