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人鹘传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二章 往事如风

人鹘传说 Dai木木 2016 2019.06.17 14:23

  众人出了石谷洞,陆佐天牵了马来。要让方朵骑,可方朵见陆佐天也身受重伤于是便二人同乘。方卿凡看到两人言语亲密,行为暧昧却是不住的摇头哀叹。

  这五人行到深夜,周遭尽是密林,全无栖身之处。宫叶舞便叫乌应拾了些枯材来,点了一簇篝火,几人围坐在一棵大树下。陆佐天看原来的敌人出手救自己,心中感激,便对宫叶舞和乌应说道:“多谢两位前辈出手相助不计前嫌。”

  乌应说道:“好说,好说,若不是你当初一念之仁饶我性命,我也不能杀了肖处离那个贼道报仇。”

  方卿凡却是大惊:“什么?肖道长死了?”

  方朵接道:“他们还要杀慧玄大师呢,也不知道慧玄大师现在怎样了……”

  乌应说:“听说没死,被什么冥罗宗宗主救了。”

  方卿凡:“还好,还好,可你们为何要相助鹘勾残害武林忠良?”

  乌应:“不管什么鹘勾华夏,谁能帮我报仇我就帮谁!肖处离杀我爱妻,又害的我人不人鬼不鬼,你说,我该不该杀他?”

  方卿凡:“肖道长怎会……”

  宫叶舞:“长夜漫漫,我看你们也睡不着觉,这事还是我从头说起吧,全当说故事了。卿凡,你知道我为何要练《童血功》么?”

  方卿凡摇了摇头:“这些年我一直没有想明白,你我二人联手,武林中已经难觅敌手,你为何偏要修炼《童血功》……”

  “还不是为了你!我们师兄妹三人一同在逍遥殿跟随师父学艺。你白天与小师妹凌采妍相会花丛,晚上又与我月下缠绵。那日被小师妹撞见了你我二人亲密,我俩问你到底喜欢谁,你可还记得你是怎样回答的?”

  “我说喜欢你,可也同样喜欢小师妹……”

  “是啊,我能容你,可小师妹性子烈。却只要你选一人,你最终还是谁都放不下。正巧那时,鹘勾佯攻常堡,偷袭首泽峡。而我逍遥殿距离首泽峡不过五十余里,所以师父带着我们前去抵抗鹘勾。可我们不懂行军打仗,哪里抵抗得住。后来常堡守将穆河驾鵷鹐单枪匹马来救首泽。此人武功高强,兵法娴熟,勇猛无比,带领着我们浴血奋战。最终打退了鹘勾,可小师妹却被他一身的男子气概吸引,与他同回常堡,最后嫁给了他。小师妹走后,你便终日酗酒,闷闷不乐。师父的话也不听,与我在一起的时候也不高兴,还时常抱头痛哭。

  于是我便想杀了穆河,带回小师妹。可穆河武功高强,别说我,就算师父也未必是对手。所以我就偷了禁书《童血功》,可刚练了几日就被师父发现,于是废了我的武功,将我逐出师门。师父念及师徒一场的情分,把他的坐骑靛白鹿给了我。对我说有了这个靛白鹿,日后惹了事情打不过却也逃得过。可我一想到不能再与你相见,便万念俱灰。骑着靛白鹿漫无目的的乱走,最后几个官兵看我颇具姿色。便抓了我献给相国沈悦矶。谁料这相国十分喜欢我,收了我做妾。此时我已心灰意冷,没有武功,又无依无靠,于是便想在这相府了此残生。

  相国对我十分疼爱,首饰珠宝,珍馐美味赏赐不止,更是与我夜夜缠绵。所以便引起了相国正妻的嫉恨。那日相国不在家时,她便叫人把我绑了起来,对我鞭抽棒打,百般凌辱,还要用刀刮花我的脸。我只能摇尾乞怜,离开了相府。可没想到那相国的儿子居然对我有色心,跑出来找到了我,给了我不少银钱和食物想要与我媾和。我假意答应,骗他给我练了《童血功》,可他虽非童子,但精气尚可。我吸了他的精血恢复了两层功力,于是又抓了两个童子练功,恢复了十层功力时。便回到相国府,找那个恶妇算账。我正杀她时,相国却回来了,眼看我杀了他的正妻,便集结府兵要捉拿我。可他们哪里会是我的对手,被我杀了个片甲不留。

  相国看到此景,便跟我跪地求饶说:‘叶舞啊,我平时带你不薄,什么珍馐美味,奇珍异宝全都先可着你给。我对你情真意切,天地可鉴,念在昔日的夫妻恩情,今日放我一马吧。’我说:‘你的妻子和儿子都被我杀了,我送你去团圆不好么?’可他却说要立我为正妻,我想那恶妇已死,相国平日的确待我不薄,于是便答允了。可没想到那相国是要学我的《童血功》。我教会他之后,他便集结了一众高手要取我性命,好在我骑着师父的靛白鹿拼着重伤逃了出来。

  逃出相府后,我想先抓个童子恢复功力。可没想到却被肖处离一伙人撞见。说什么要除了我这个武林败类,我只能再逃。他们一路追杀我到苍山上。我重伤在身,功力未复又一路颠簸最后晕倒在山上,本以为这次死定了。却没想到,被乌应和寇蝶夫妇救了,那时的乌应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夫妇二人上山采药,见我晕倒,便施药救了我。

  那么多人要杀我,这对夫妻却愿意救我。我自然十分感激,所以就把师父的靛白鹿给了他们。但肖处离追来时,看到寇蝶骑着靛白鹿,他认鹿不认人,便一掌打死了寇蝶。乌应与他们理论,却听肖处离说:‘你们相助武林败类,死的不冤!’乌应打不过肖处离,只能遍尝百草,来救妻子,可不知道他吃了什么,最后竟然四肢萎缩,五官异位,可却百毒不侵。我再见他时若没有靛白鹿,我都认不出来。得知了乌应的遭遇,我便收他为徒,将《童血功》传授给了他,让他日后为妻子报仇本还想传他《蝶鲲梦》。可我看他自创的招法,剧毒与内力结合,单轮杀伤力要在《蝶鲲梦》之上。所以便只传了他心法内功,没传他招式。而后我俩便一直相依为命,伺机为我徒报仇雪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