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寄奴逆袭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贵人公子哥再次相救(下)

寄奴逆袭皇帝 车夫夏候敦 2200 2020.08.01 22:02

  远远的一人锦衣长褂,大绿色绸缎披风,腰上一把宝剑,剑鞘上镶着红宝石,在一众小厮的簇拥下,从里面的屏风墙走出来。

  来人正是当今宰相的嫡孙王谧,只见此人相貌堂堂,一生正气。寄奴赶紧喊到:王哥哥,别来无恙。

  哈哈,是寄奴兄弟,快快来里面请,王谧看到寄奴,热情的快步走过来,所谓识英雄重英雄,王谧也是一位有志之士,好读学断字,尊师重道。所以一见到寄奴就格外欢喜。

  走在青石板路上,两边绿绿葱葱,假山流水,亭台楼阁,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气派,每一栋建筑物都是精益求精,雕工细作,提现劳动人民的智慧。

  在一处后屋前,王谧说给你引荐一下我爷爷王导宰相,你不要拘谨,自然一点就好。寄奴称点头偌。

  王谧点头示意门卫推开红木门,领着寄奴走进屋内,一进正屋,中堂上是一副汉代画家兼诗人,东方老先生的日出东方的巨画,还有两边的题字,一把太师椅上,正是老宰相王导,年轻时也是传奇,曾经四战四胜,打的南归匈奴王刘渊丢盔卸甲,险些送命,南燕的鲜卑人拓拔智,与其交手,也是大败而归,病死在回途中。王老爷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东晋如果没有王老爷子左右支撑,早被司马败家子们祸害干净,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孤。所以司马老儿们也相信他,朝中大小事务,放心交于他办理,也是各方面打理的妥妥当当。

  寄奴一进屋内,行跪拜礼,大呼王爷吉祥如意。

  王老爷子让他起来入座,让丫鬟们倒茶,仔细看了看寄奴,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半天不说话。

  还是王谧打圆场说,这是刘寄奴,京口人士,也是江南豪杰英雄,我也他也是朋友,今天来拜会你。

  王导毕竟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什么事都经历过,但这次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道:果然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我都老了,以后天下是你们的了,这句话其实是双重意思,一个是客套夸赞,一个是他会看寄奴面相异常,贵不可言,有龙腾虎跃之气,隐隐约约那看到,浑身散发的龙形磷光。

  寄奴一介草民,哪里敢这样受话,赶紧跪下磕头,称不敢,小人不敢。

  王导摸摸胡须哈哈大笑说:年轻人别害怕,老夫没有他意,不用紧张,既然来了就多待几日再回去,让王谧好好陪你一起玩玩,你们先去吧,老夫还有公事办理。

  二人慢慢退下后,王谧刘寄奴来到院内僻静处,寄奴赶紧讲明来意,况且时间紧迫,老爹姨母众亲朋好友,都是砧板上鱼肉,耽误了可能要出事,王谧很痛快的说好,让人赶快准备钱财给寄奴,并说要不要他亲自去一趟。

  寄奴说暂时不用,如果有劳驾你的地方,还请多包涵。

  王谧说:你我二人之间客气什么,他日共商大计。

  寄奴答道:一定,感谢你的钱财,还希望你步步高升,报效朝廷。

  寄奴准备妥当,准备好行李就要出发,王谧问道,此时已经天黑,路上不安全,盗贼风起,世风日下,歇一晚在赶路吧。寄奴思考一下也是,既然事情已经办妥,不急于一时,晚上黑灯瞎火确实不好走,没想到王谧对自己如此看重,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他日有朝一日龙头抬头,我一定重重赏赐王家。

  王谧赶紧传令设宴,王导由于公事繁忙,到宫中去了,王谧父亲早些年随朝廷南迁时,在后面断路,被羯族人杀害了,还有奶奶妈妈等人,妇道人家不好上桌,只好王谧和一些子侄辈,陪寄奴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隔日清晨,寄奴酒醉虽然还有点头疼,强忍着起床,可不能再耽搁了,刁霸天他们吃人不吐骨头,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寄奴开门出来,正对面是假山林荫小道,寄奴舒展筋骨,练练拳脚,一套内家拳耍的虎虎生威,拳拳带风,力道很足,变幻莫测。

  却不知,小道后有一女子,看着芳龄大概十八九岁的模样,高贵典雅,华贵而不庸俗,百媚生嬌,此女正是王谧的妹妹王芳丽,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看到寄奴的身手矫健,面相英俊潇洒。

  不觉得多看一会,直到丫鬟来找大小姐,寄奴才看到身后不远处有个女子,不觉得停了身手,上前打招呼。

  姑娘你好,是不是我吵到你了,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王芳丽暗暗脸一红,娇羞一笑,明明是自己才偷看他,他还这样说自己,真是暖心,答道:公子没有吵到我,我也是刚来,要回去了。

  丫鬟也到近旁,二人一主一仆,慢慢走去,王芳丽走了几十步,回头偷偷瞄了一眼,发现寄奴还在看着自己,不由得暗暗一笑,回首一眸一笑百媚娇。

  过一时吃过早饭,寄奴辞别了王家主人们,启程回家,一路上归心似箭,马不停蹄,王家赠送的一匹骏马,供寄奴赶路,那时一匹马的价值很高的,这匹马枣红色的大约两岁,如寄奴一样,上午的太阳,正是冉冉上升期,要发出耀眼光芒。

  绣花三朵,各表一枝。

  上次说到,荆州城那个妇女,因为没有抢到,半只宫殿里的厨房垃圾,大人小孩挨饿几天,丈夫还是没挺得住,死了,这年头,死人太平常了,破席子一卷,城外山林里一埋了之,有的都不埋,直接扔到土沟沟里,任由蛆虫野狗秃鸟食之。

  妇人哭哭啼啼,泪打湿衣袖,家里的顶梁柱死了,往后孤儿寡母的怎么活,又在乱世当中,活着更艰难。

  懂事的大小子,叫傅亮,帮妈妈拍拍后背,安慰妈妈:母亲,还有我们三个,现在我可以保护你们,放心吧,明天我就去参军,听说参军,每月有十五钱,可以够你们勉强用几日。

  傅妈妈听后抱着大儿子又哭:娘怎么忍心看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呢,岂不是害你性命不保吗?

  母亲大人,娘,乖,不哭,你看我这么机灵,怎么可能会白白送死,你就放心吧,这是唯一建功立业的方法。

  傅母听后也不好再坚持,毕竟目前最好的出路了,不然一家四口都要饿死,弟弟妹妹还小,妇道人家也没什么本事,况且没有给口饭吃的工作。亮亮至少还有一把子力气,这么聪明,知道什么是危险,有分寸的,想到这,傅母舒展了一下有些皱纹的眉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