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之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天柱山

神之霄 夕夜梦 2398 2010.08.14 23:17

    颜渊带着元昊天及丫鬟紫绮一路西行,从繁华的城市到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元昊天此刻才知道,都天魔域之大,一点也不亚于九州大地,因为人口稀少,这里有着更多的荒野,以及九州之上也没有的异兽。

  直至半月后一行三人才在一座擎天之柱般的高山下停下。

  仰首望去,这座高山就如天柱一般,直插入云霄一般,云雾飘渺,一眼看不见那峰顶。

  “这是天柱山,传说,都天魔域就是按照万年天劫之前的九州大地为原型所创造的,就连这天柱山也是,如今九州之上叫不周山。”

  对于紫绮这种都天魔域的原住居民来说,这些传说并不陌生,但对于元昊天这个来自九州的人却是一无所知,所以满是好奇。

  “师父,那个万年天劫是什么。”

  “魔道有书记载,那是魔道的先辈对九天众神发起的一场圣战,那一战,可谓天地变色,九天陨,山河崩,天河倾斜,九州大地之上如烈狱一般,后来双神女娲和伏羲重铸天柱山,才支起九州的一片天,也因为那一战,九州大陆分崩离析,才造成了如今的四分五裂的新格局。”

  “魔道先辈为表达对旧九州的怀念之情,才把这都天魔域创造成和旧九州一般模样。”

  元昊天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师父,那我们这是要去哪。”元昊天好奇的跟在颜渊身后。

  “上山。”

  元昊天看着那直插云霄的天柱山,不禁一愣。

  山路陡峭,不知何人尽然在这山上修了一道上山之路。仅仅是慢行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样子,元昊天便已是气喘吁吁,两腿发胀。

  “师父,我走不动了。”元昊天看着前面若无其事的师父,和自己身后同样大气都没喘一下的丫鬟紫绮,顿感面红耳赤。

  元昊天自幼娇养,并没有练过什么,而在都天魔域之中这般年龄的孩子,不管男女,早已开始炼体强身了,如今离开所有亲人,随师父修行,对其也是一个大考验。

  “这点路都走不下来,就滚回你大哥那里去,我颜渊不收这样娇贵的徒弟。”颜渊自顾自的走着,见元昊天抱怨,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也不停下脚步。

  紫绮作势想要去搀扶,却被颜渊喝住道:“你随我先上山。”

  元昊天坐在石阶上,恨恨的看着远处两个身影,心中第一次感到这么的无助,想着家里的好,想个家人对自己的好,想着想着尽然流起了眼泪。

  “不行,我是要成为和大哥一样的英雄的。”元昊天想到这里又立即爬起身,向那已经模糊的人影追去。

  怎奈上山之路难,越是往上越是难,更何况元昊天这样娇养惯了的公子了,半柱香都没有的功夫,便又趴在山路上气喘吁吁,而抬头望向远处的人影,早已看不见了。

  想来一个丫鬟都比自己厉害,元昊天心中说不出的别扭,略微休息了一会,又用自己的独臂撑起身子慢慢的向山上走去。

  自从五岁那年,年幼的自己,左臂被一个恶人砍下,这些年,也算是适应了这种独臂的生活。

  这山路仿若通天一般无尽,从午时一直爬到天黑,元昊天几乎有一种跳下山崖,寻求解脱的冲动,但每每想到自己的亲人,和成为像大哥一般的大英雄的理想,却又强打起精神,向山上爬去。

  都天魔域之中亦有繁星,明月,夜幕降临,繁星点缀星空,元昊天趴在山路之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力竭,又饿又累,累的自己尽然不自觉的趴在山路之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感觉似乎有人抱起自己,只是自己实在太累了。

  “公子,起来了,公子……”不知何时,感觉自己好累好困,元昊天的耳边响起来紫绮的叫唤声。

  挣扎的睁开眼,入眼是紫绮俏丽的脸蛋儿,高兴地看着自己。

  “公子,你终于醒来了,严师傅在院里等你好久了。”紫绮边说边扶起元昊天。

  “啊。”元昊天突然痛苦的叫了声。

  “啊,公子,你怎么了?”紫绮顿感惊慌失措,自己也没做什么啊?

  “我浑身上下好疼啊,动一下都疼得要命。”元昊天痛苦的说道。

  紫绮怔怔的看着元昊天那痛苦的模样。

  “咦,紫绮,我这是在哪里?”元昊天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石床之上,还有古朴的木屋,自己不是在山路之上睡着了嘛?难道……

  “哦,严师傅昨晚看你久久都没上来,不放心,就下去把你带回来了,其实,公子当时离这里已经很近了。”紫绮解释道。

  元昊天突然挣扎的爬起来,拖着浑身疼痛的身躯走到门前,看到正坐在院中独自喝茶的颜渊。

  这里其实只能算是半山一个数百平米小小的地方,仅仅有一座而建靠山的木屋和一个还算过得去得的子,院子一旁竟然有山上的泉水流经,旁边开了个不大不小的池子,不知道是不是蓄水之用,不过想来也没那必要。

  “师父。”元昊天忐忑的看着颜渊,担忧着自己并没有走下全程。

  “嗯,来这里。”

  看着师父似乎并没有生气的模样,元昊天心中略微放心了一点,忍着疼痛走到颜渊面前。

  颜渊看着自己这个徒弟,心中还算满意,虽说是好友的弟弟,但是竟然做了自己的徒弟,就必须要做到师父该做的一切,只是想到自己这个徒弟竟然和自己一样终其一生只能停滞在魔身之境,心中不禁有点悲凉之感。

  “昨日那般,只是为了考研你的毅力,修炼之路漫长,如若没有坚定地意志力,迷恋于世俗的虚渺之物,那终将会腐朽与世间。”颜渊看着眼前乖乖站在自己面前听自己说话的元昊天,点点头又继续道。

  “以你的体质,竟然有毅力,忍着饥饿能爬到接近这里,已经算是超出我的预料了,所以你虽然没有成功走到这里,但是也算通过了毅力这关考验。”

  听到这里元昊天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了,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颜渊也忍不住笑笑道:“先去吃点东西,吃完了去那边的泉水之中浸泡,此泉水乃天河之水,有万般功效,今日你便在这池中浸泡,明日再继续修炼。

  元昊天好奇大打量着那泉水,似乎也没看出啥不同之处。

  于是,打发了自己的肚子,元昊天立马走到池边,脱下上衣,将自己全身泡入水中。

  冰凉,刺骨的冰凉,这是元昊天心中的第一反应,这冰凉刺入身体之中连着疼痛一起都麻木了,元昊天在水中打了个哆嗦,渐渐的去适应水温。这寒意彷佛无孔不入一般,刺入身体之中,却并没有真的麻木了身体,而是有着如同泡在温泉之中一般,渐渐生出了一种舒缓的感觉,到了最后,元昊天尽然舒服的闭上眼睛,躺下来享受起来。

  一旁院中的颜渊看到这幕,也是哭笑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