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异界之游方小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鲍斯的过去

异界之游方小道 辞家三百里 2281 2019.06.14 13:27

  鲍斯一脸气愤的关上了门,一边走还一边骂骂咧咧,都是写诸如:白眼狼,没良心,小安德拉蛋之类的。加恩斯捂着自己被打肿的屁股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坐到了壁炉旁边,又拿出那块石头琢磨了起来“藏的那么隐蔽,一定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好东西,就这么卖了万一没人识货说不定连10个铜板都卖不到。”想着想着他又敲了敲,还挺硬,而且这也不应该叫石头,四四方方的,虽然挺厚实,但是也应该叫石牌。

  加恩斯摸了摸上面的花纹,“摸着像是人工雕琢的,可又不是字又不是画,难不成是大灾难之前人类使用的古文字?”想着加恩斯就跑到了书架上找了起来,鲍斯一个粗人当然没有看书的习惯,可是梅丽阿姨以前是一名歌剧演员,经常会搜集各类书籍。

  据说曾经梅丽阿姨在演出完回家的时候被几个小混混抢劫,路过的巡逻队员鲍斯救了他,就这样他们两便相识相爱了。两个人婚后也十分恩爱,直到他们的孩子因病去世,梅丽就仿佛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每天醒来都哭着到处找孩子,就算这样鲍斯也从来没放弃过他,一直就这样陪着她,防止她做什么傻事。直到去年,梅丽阿姨去世。据巡逻队的人说,那是一个清晨,鲍斯早早起来做好了早餐叫梅丽起床的时候发现没有回应,他还以为梅丽只是睡得太香了,最近她都不怎么闹了,只是一直在叠床单。鲍斯走到卧室,轻轻推开门,梅丽就静静躺在床上,安静的样子让鲍斯想到她的第一面,那个被小混混拿刀吓到不敢说一句话,睁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他的小可怜。

  “梅丽,起来了,别睡懒觉了。”鲍斯亲吻了梅丽的额头,梳理着她的秀发一边说道。梅丽没有任何回应,鲍斯皱了皱眉轻轻摇了摇梅丽。“起来了梅丽,早饭已经做好了,我还特意给你热了杯牛奶,要不然吃了再睡好吧!”梅丽还是紧紧的闭着双眼,好像听不见任何声音。鲍斯紧张了起来,一把掀开了被子,只看见被子里面的梅丽双手紧紧的抱着用床单叠的宝宝,早已没有了呼吸......

  葬礼是在三天后举行,鲍斯安静的张罗完了梅丽的葬礼,他把那个床单宝宝放进了梅丽的棺椁里,听着牧师的祷告,送走了亲友,请了几天假,然后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整整三天。

  加恩斯关心鲍斯,怕他做傻事,偷偷地翻进了鲍斯家里,却发现他一个人傻傻的坐在早已熄灭的壁炉边上,怀里放着梅丽穿过的衣服,眼泪早已干涸,凝固在脸上。转头看见了加恩斯后他勉强笑了一笑,然后就从椅子上滑下来倒在了地板上。

  医倌说鲍斯只是长时间没有进食,照顾几天就可以了。加恩斯便承担起了这份责任,看见醒了后的鲍斯,加恩斯走过来对鲍斯说道:“真的很羡慕你和梅丽阿姨啊。”鲍斯呆滞的眼神转向加恩斯,仿佛是在等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无论是你还是梅丽阿姨,在有限的人生里便已早早地遇上了自己真心爱着的人,这是世间大多数人穷其一生也不可求的事,我相信就算是死亡也带不走她留在你心里的那张笑脸吧。”

  等鲍斯身体复原后加恩斯就离开了鲍斯家,虽然鲍斯再三挽留,就差拿绳子绑住,可是加恩斯还是离开了,用他的话说就是“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其实还是干起了了扒手的老本行,不过他从来不偷穷人,因为良心过意不去,也不偷富人,被抓住了不死也要脱层皮,所以他只盯着那些有点小钱的外乡人,也不多拿,够自己吃几天就足够了,甚至有时候还会把多余的钱偷偷给别人放回去。

  加恩斯想到过段时间就是梅丽阿姨一周年的祭日,鲍斯大叔好像也已经走了出来,除了白头发多了很多,其他看不出任何变化,只有加恩斯知道鲍斯其实每晚都要喝醉酒才能睡得着。

  想到这些加恩斯就只能摇头叹叹气,忽然,他发现了有一本关于古代戏剧的书,上面有几个字符和石牌上的花纹很像。加恩斯迫不及待的把书拿了出来开始翻找。

  新历...25年4....白夜....为证。因为只是戏剧小说,能参考的字符不多,只是解读了这么几个字。“前面应该是日期新历1225年,可惜不知道到底是几月几日,白夜应该是说的白夜港,全大陆最繁忙的海港,来往的船只昼夜不停,所以取名白夜港,至于后面的‘为证’很有可能是持有这个石牌才能做证明”

  “也就是说这个石牌是个凭证,可以拿着去做什么交易一类的。”这么一想加恩斯瞬间没了兴致,把牌子丢到了一边,他知道这东西自己拿着也没什么用,总不可能自己拿着石牌去别人就给自己钱吧。

  加恩斯倒在床上拿被子蒙住头嘀咕着说道:“看来只有哪天看见他们了给他们送回去了,希望他们没离开礁石堡吧,不过礁石堡怎么有人来跑商?要知道礁石堡沿海都是悬崖和暗礁,没有商船敢来这里经商,而本地特产也只有生长在暗礁里的南湾虾,捕捉难度还特别大,因而产量极低,看他们也没带任何驮兽,不像是来进购货物的。”

  加恩斯想着想着便又睡着了,梦里他梦见自己的血侵满了石牌,石牌隐隐发出了暗红色的光芒,过了一会儿光芒散去后石牌印上了他的名字“.......加恩斯.罗格”

  加恩斯瞬间清醒过来,几乎是滚的下了床找到了被他丢在壁炉旁的石牌,他仔细的翻找终于在石牌的背面右下角找到了他的名字,和其他古文字不一样,他的名字是用新圣文写的,而且是凸出来的花纹,而不是刻进去的。

  “这东西有古怪,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石牌,能拿着这种东西出门的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商人,自己这下闯祸了。”加恩斯没心情考虑为什么会出现自己的名字,只知道如果不把这东西处理掉自己甚至鲍斯大叔都有可能大祸临头。

  “怎么办,怎么办,我就想偷几个铜板换个面包吃,怎么会让我遇见这种事。”加恩斯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自己大不了逃走,他担心的是会牵扯到不知情的鲍斯大叔。

  “走,先离开鲍斯大叔家再说,不能连累到他。”想到这里他就收拾好东西,包好石牌,就准备这么不告而别了。可是刚走到门口门就从外面打开了,鲍斯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抓住加恩斯的肩膀急切的问道:“你是不是闯什么祸或者得罪什么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