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异界之游方小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出 卖

异界之游方小道 辞家三百里 2228 2019.06.14 13:28

  傍晚的鲍斯家已经空空如也,鲍斯巡逻还未归,加恩斯就已经背上了行囊,悄悄离开了鲍斯家。鲍斯肯定会掉眼泪,他可是特别怕这个,所以留了封信没等鲍斯回来就先走了。

  “现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一个小时赶过去足够了,既然要走那就再看看这个自己长大的地方吧。”加恩斯想到这里就戴上兜帽向孤儿院走去。

  加恩斯看了看自己长大的孤儿院,自己诞生的鱼市和绞刑架、经常露宿的那条小巷,全程一言不发,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又回到鲍斯家附近,加恩斯望了望街角的鲍斯家小声说了一句:“等我回来。”然后转头就走,再也没回过一次头。

  来到了城门附近加恩斯发现守城的关卡依然排满了要出城进城的人,而且检查的也更仔细了。看来那几个商人买通了城主捉拿自己,走城门是行不通了。

  想到这里加恩斯转身就回到了巷子里。加恩斯蹲在墙角思索道:“看来要出城只能报出鲍斯的名字了,只是这样风险太大,如果自己被认出来了还有可能会连累鲍斯。”

  “哟!这谁啊,大晚上不回家,难道是给我送酒钱的嘛?哈哈哈哈!”加恩斯正在苦恼呢,突然听到这个声音灵机一动,然后抬起头看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几个小混混堆笑道:“鲨皮哥呀,是我,加恩斯,您别来无恙啊。”

  鲨皮本来以为今晚能遇见个有钱的主弄点钱花,结果看到是加恩斯瞬间没了兴致。“妈的,怎么是你这个穷光蛋,我不是说了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了嘛?”

  加恩斯闻言也不害怕,只是笑笑的说:“鲨皮大哥,我这是有好事找你啊,你听我说完就知道了。”鲨皮翻了翻白眼说道:“你个穷光蛋能有什么好事?难道又想找我借钱?上次你欠我那10个铜币还没还呢,再敢跟我提借钱的事我牙给你打掉。”

  加恩斯笑道:“哪能啊,我这次是有个生意想找鲨皮大哥帮个忙。”说完拿出石牌道:“上次这个东西,是个商人托我帮他送出城去的,事成后有一个金币的酬劳,只是最近城门查的太严,我怕东西还没送出去就被守卫扣了,您要是帮忙把我送出去,这一个金币,我两对半分。”

  鲨皮听完眼睛一亮:“这好事能找到你?你可别骗我。”加恩斯一听就知道他感兴趣了,赶紧趁热打铁的说道:“我这不是年龄小看着老实嘛,而且是本地人,也熟悉本地的情况。”

  鲨皮满脑子都是一个金币的事,听到他的解释也就信以为真了,然后思考了一下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钱到手我要分7成,难道你要我背后的这些兄弟白给你帮忙?”鲨皮说完他身后的小混混一脸凶狠的一下子都围了上来。

  加恩斯后退几步,然后故作沉吟的想了想说道:“好,我可以同意,不过钱要等货送到了才能拿到,所以出城的事就拜托你们了。”

  鲨皮几人商量了一下,想出一个办法,他们不知道从哪找了一个破旧的棺材对加恩斯说道:“躺在这个棺材里,别出声,我会说你是得病死的,送你去海葬,出了城就放你出来。”鲨皮对加恩斯嘱咐完就把加恩斯塞了进去然后盖上了盖板,加恩斯都没来得及反驳一句。

  加恩斯躺在棺材里,被几个小混混抬了起来,他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走了一段时间后停了下来,鲨皮几人和守卫说了几句什么,他在棺材里面也听不清,突然棺材被踢了一脚后又被抬了起来,然后又摇晃了起来。

  “你确定嘛?可别弄错了,像那种大商人我可得罪不起。”鲨皮悄悄的对身边的小混混问道。那个小混混一脸谄媚的回道:“放心吧大哥,绝对没问题,我看见那悬赏令上的画像了,虽然没有脸,但是身形打扮和这小子一模一样,而且这小子刚偷了东西第二天就发了悬赏令,一定没错的。”

  鲨皮听了也觉得很有道理不禁笑道:“得亏你小子机灵,不然让我放跑了这小子再想赚这钱可就没招了,等领到赏金,给你小子分个金币花花,哈哈哈。”小混混闻言也激动地回答道:“谢谢鲨皮哥,狗牙已经去通知悬赏令的雇主了,再抬着这小子转一会儿,等我们领到赏金他的死活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刚在城外转了没几步,一个瘦弱矮小的小混混飞奔着跑了过来:“鲨皮哥,他们收到消息了,让我们到城门外等一会儿他们马上就来。”鲨皮闻言放下心来,在城门附近交接悬赏目标人多眼杂也不怕他们抵赖。“好,大家都听到了,回城门。”

  加恩斯正在疑惑,出城也有这么久了,难道还没走出城墙上守卫的视野嘛?这破棺材里闷热无比,而且不知道是从哪偷来的,散发出一股酸臭味。正想着呢,突然棺材一震,盖子被打了开来,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鲨皮等人,而是一个月前的那个大汉...

  加恩斯如坠冰窖,脸色发白,他知道自己被鲨皮他们出卖了,他们不知道怎么认出了自己,然后通知了这几个商人。

  大汉只是看了看加恩斯,然后把他像抓鸡仔一样一把抓了出来用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嘴里塞上了布团,就开始搜索加恩斯的行囊。

  哐当一声,黑色的石牌被抖落出来掉在了地上,大汉捡了起来看见石牌完好,就走向坐在椅子上的中年人,全程没有多看加恩斯一眼,也没有问一句话,在加恩斯眼里这恐怕是已经把自己当成死人了。

  “巴依老爷,人找到了,东西也追回来了。”扎克把石牌递给了巴依,然后退回来站到一边。巴依拿起石牌仔细检查,当发现石牌上加恩斯的名字后叹了一口气,抬起头对扎克说:“扎克,把他嘴里的布团取了,我要问他点事。”

  扎克走了过来,将横躺在地上的加恩斯提了起来,让他站起来,然后取走了他嘴里的布团。加恩斯这才发现这个叫扎克的大汉袖子上袖了有一个徽章,剑和斧之间的盾牌上一个硕大的金色竖线和一条银色竖线。加恩斯看到更加害怕了起来,腿甚至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这是武者协会的证明,一根金线代表三级,一根银线代表一级,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个四级锻体者,据说礁石堡也只有领主的卫队长才达到这个等级。看来这次自己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