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从萌新走向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居然得到了世界的帮助???

从萌新走向大佬 病人一个 2500 2020.04.05 22:59

  4:00pm,谢家别墅客厅。

  吸入了含有催眠作用的气体后,施玲玲与谢苍天两人被分别搬到了两个由五块木板拼合而成,前宽后窄的‘箱子’里面。

  这箱子,两侧的木板又带有弧度,其上画着两条黄龙追逐着宝珠。迎人的那头,刻有碑厅鹤鹿,松柏琉璃。背人的那头,则有诸如福寿这一类的字样。

  箱子里面,林芝非常贴心地铺好了‘锦缎绫罗’,还为他们摆放了心头所爱之物。

  外边,则装点了鲜花,其上还有对联。施玲玲这边的是‘音容宛在,懿德长存’,谢苍天的是‘音容宛在,浩气长存’。

  “搭档,我觉得他们醒来一定会找你拼命的……”

  极乐鸟看着林芝似乎还想将房间里的装潢变成一片素缟的样子,不得不出言阻止。

  “嘁……我这是警醒他们两个,不好好休息就是这样的下场。”

  话虽如此说了,但林芝还是遗憾地把手上的白绸之类的东西塞回了空间里面。

  “你这都是从哪来的?”

  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作何表情,极乐鸟只能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林芝掏出手机,连续换了几个角度拍照,然后给童安和洛萤发了过去。

  “学员芯片里面有个内置商城哒~”

  满意地收到表示震惊的消息,林芝没有将棺材里面的两人捞出来,而是坐在被自己移到一旁的沙发上。

  “所以你的补贴就用来买这些东西?还不如你去买零食呢!”

  有些无语地飘到林芝身边,极乐鸟突然有些无力吐槽。

  “嘛~不说这个了,我让你调查的信息出来没有?”

  其实这些东西是免费提供的,但是这一点林芝表示绝对不会告诉蠢助手,就让它以为自己没有余钱买东西好了。

  “关于你们之前做实验的那些器材……”

  很想对对方压榨自己一事表示谴责,但到底还是没有胆子说出来,极乐鸟只好乖乖地汇报自己接收到的消息。

  “有一台被改变成生物工程方向的器械,里面储存的信息属于基因改造的。而剩下的那些……全部变成了全息虚拟的相关仪器……”

  极乐鸟总觉得这种变化过于巧合了些,碎流产生的改变明明都是无序的,这一次却偏偏像是含有什么规律的样子。

  “这还真是有利的局面呐~”

  因为不清楚玛纳对于碎流的定义,林芝只知道塑型重组是可以定向的,倒也没有觉得奇怪。现在她唯一想要弄清楚的事情,是关于做这件事的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存在。

  “确实,关于这一点来讲,对于你们现在是非常有利的。”

  小翅膀挠了挠脑袋,极乐鸟选择相信这是一个巧合。

  “这样的话洗地的事情可以等到明天再说,让谣言在飞一会的,到时候洗白可以更让人印象深刻。”

  林芝伸了个懒腰,斜靠在沙发上,调出一些数据,比对着。

  “对了,洛萤小天使那边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分出一份心神,林芝想起来之前指派给洛萤的任务,好像现在都没有完成。

  “公关团队觉得现在就发有些刻意,所以把时间押后了。”

  一边说着,极乐鸟一边观察林芝的表情,然后颓然地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出来什么。

  “这样啊……”

  听到不是发生意外情况之后,林芝就不再关心这一点。她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之前让极乐鸟投放到世界范围内的探测器上边,尽管有芯片的辅助,但是它们传回来的数据还是有些庞大,只是用凡胎肉眼来接收的话,非常耗费精力。

  “呼……”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窗外的天空已经暗了下来。林芝这才长吐一口气,关掉面前悬浮的几块光屏,站了起来。

  “情况还是不错的吗。”

  除掉自己这里的数据不谈,世界范围内的冲突值都还在安全范围里面呆着,不用担心发生世界性灾难的情况了。

  林芝一边想一边向着楼上走去。

  不过,与其说,是其他地方的冲突小,倒不如说是因为这个所谓的梦幻界的规则覆盖不到那边去吧……

  “搭档!你就这么放任他们睡在这里?”

  发现林芝不管客厅这两具棺材就直接上楼,极乐鸟不得不提醒对方,这里还有两个人呢。

  “啊……他们啊。”

  也确实是忘记这件事情了,林芝站在楼梯口疑惑地眨眨眼,回忆自己刚刚路过这俩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都说了这是警醒了,所以当然要让他们知道这一点才可以啊!”

  失去折腾的激情,林芝不想再般这么重的东西,于是开始毫不负责地推脱。说完之后,也不管自家助手的反应,直接转身上楼。

  进了自己的房间,洗澡,上床,盖好被子。

  “晚安,小小鸟~”

  关掉灯后,林芝在一片漆黑中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立马进入了睡眠状态。

  “……晚安,搭档。”

  尽管知道这是没有丝毫诚意的问候语,但是极乐鸟还是默默地回了一句。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晨七点整。

  “秦佳!”

  一声足以震碎玻璃的尖叫声穿透了整个小区。

  不需要有疑问,这正是昨天被放进棺材里面的人醒了过来,因为发现自己躺在这种东西里面,而发出的怒吼声。

  施玲玲不用想也知道,这种事情只有那个自称自己是秦佳的女人可以做的出来。所以她从棺材里面出来之后,怒气冲冲地推到了围在周围的花圈,冲上楼找对方算账去了。

  至于谢苍天……鉴于要维持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所以他没有第一时间开口,结果就被近在咫尺的女高音震撼到了。

  而当他刚刚坐起身来,甚至耳鸣还没有减轻的时候,又有一个花圈正好倒在了他头上。倒是没有受什么伤,就是行动有些受阻,样子也委实狼狈了一些而已。

  等到谢苍天好不容易从花圈中挣脱出来之后,施玲玲已经把林芝从楼上拖了下来。

  这个拖是真拖。也许是愤怒中的女人真的可以徒手拧开人的天灵盖吧,反正林芝连人带被子,都被从床上拖了下来,经过一段颠簸的楼梯,到了楼下。

  “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指着客厅中摆放着的两具棺材,施玲玲愤怒地质问着林芝。

  “我觉得我也需要一个解释。”

  勉强冷静下来,谢苍天从他躺的那个棺材之中出来,看了一眼时间,问到。

  “而且我记得,之前我们只是同意小憩一会,为什么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个嘛……”

  还在睡梦中就被强行拖下来的林芝,感觉着身上有好几处地方出现了钝钝地痛感,心里有些感慨对方这是真的生气了啊。

  “这是给你们的警醒~”

  将之前忽悠极乐鸟的话再次拿来忽悠对方,林芝丝毫不脸红地继续编着。

  “你看你们之前的身体状况真的到了非常糟糕的地步了,再不休息这个客厅里面的场景就会变成真的哦~我这样做是给你们的警告啦~”

  “你!”

  听着对方语尾那可疑上扬的声调,施玲玲一时气结,一个‘你’字说了大半天,再接不下去之后的话,只好深呼吸,把舞台让给谢苍天。

  “那为什么又浪费这么长的时间?”

  扫了一眼坐在地上不打算起来的人,谢苍天觉得再在棺材上面纠结也没有用,所以选择询问一些更为重要的事情。

  “关于这个嘛~因为不用着急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