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从萌新走向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你来的有些不是时候所以我们要杀人灭口了

从萌新走向大佬 病人一个 2207 2020.04.06 23:38

  “来来来,资料先传给你们,你们先看着,看完再说,我再睡一会的哦~”

  看着想要说话的两人,林芝抬手将昨天的资料发了过去。然后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了还没有收拾起来的棺材那里,躺了进去,还顺手摸出盖子盖了上来。

  “……”

  “……”

  在目睹林芝这一系列的动作后,两人现在有些接受不能。

  “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忌讳?”

  无心浏览资料,施玲玲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所有的怒火都没有了意义。

  “……那个棺材盖……”

  可能是最近一段时间之内被林芝的思考方式刺激到了,谢苍天此时倒是没有纠结对方躺进棺材里这一行为,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凭空出现的棺材盖上面。

  “算了……”

  不约而同的,两人又都叹了口气,放弃探究和林芝有关的事情,转而去看了资料。

  一时之间,客厅里面只剩下手指划过屏幕的声音……等等,为什么手指划过屏幕会有声音?

  嘛~不管这一点了,反正伴随着手指划过屏幕的声音,天上的太阳也渐渐向高处升起。四月初的阳光,还不会刺眼,就这样斜斜地从窗户照在沙发……沙……

  对不起沙发还没有移到原本的位置上去,现在可以享受舒爽日光的,是摆在那里的两具棺材。

  虽然现在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沉浸在那份资料带给自己的震惊中,现在并没有在意阳光浴这件事情就是了。

  啊,说一句题外话,黑色是非常吸热的一个颜色。

  那么,随着日头不断地抬高,再抬高,就要到达顶点的时候,时间也来到了一个,不那么适合拜访的点上。

  “叮咚……”

  只是一份资料而已,谢苍天与施玲玲真正用来阅读它的时间其实并没有很长,只不过是读完之后两人相互探讨了一下要怎么利用这份资料里面的东西,运作一番洗白自己而已。

  因为资料一出,事情就已经非常简洁明了了,对于两个好歹也是精英的人来讲,只不过是选用哪种方案更好而已,完全不需要把林芝叫起来进行‘场外指导’了。

  嗯,绝对不是因为不想面对对方诡异的脑回路,绝对不是。

  “叮咚……”

  再次就里面的细节问题,进行了详细的探讨。

  施玲玲更想要让这一次的利益达到最大化,但是不可避免的,这样做会导致一些动荡产生。

  所以不知道何时,悄然觉醒了一点圣父属性的谢苍天,反对这样的做法。他认为还是选择一些更加稳妥的方式,虽然见效会慢一点,收益也没有那么大,但是不会对人的生活工作有直接的冲击。

  “叮咚叮咚……”

  关于这一点,双方都有一些互不相让。

  施玲玲觉得你们已经是全球第一了,当然可以有余力去充当好人了。我们还是小企业,自然应该保持冲劲才对。

  谢苍天表示这和是不是全球第一没有关系,人类都应该是命运的共同体,不能不管别人的死活。顺便对施玲玲的冷心冷血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叮咚叮咚叮咚……”

  “啪嗒……”

  施姓选手认为正方辩友这是在无理取闹,同时她列举出对方家庭过去的所作所为,以此来证明对方现在的行为不过是装模作样的慷他人之慨。

  谢姓选手认为反方辩友才是在无理取闹,并且表示正是因为过去做了错事,现在才更应该去改正。更何况更改方案只是没有那么赚而已,又不是没有盈利的能力。

  “咣咣咣……”

  “咚咚……”

  按着门铃的人实在是忍无可忍地改为了砸门,这才将屋内沉迷于辩论的两人惊醒。

  “可能是我之前让人送过来的新的眼镜吧。”

  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尽管有些奇怪这一次自己的手下为什么动作这么慢,但想到刚刚自己可以算是被砸门声惊醒的,施玲玲也就把这一点归功到刚刚讨论过于沉溺的份上了。

  话说为什么没有打电话?带着这样的疑问,施玲玲没有一丝防备地开了门。

  “谢哥哥……你这个贱人这么在这里?”

  “咚咚……”

  同样没有防备的秦梦,本来摆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就等着谢苍天或者是自己的好妹妹过来开门,结果出现了计划外的人,导致一时口快,将自己心里面想的称呼说了出来。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咚咚……”

  阴森森的语气,施玲玲此时有一些想要学某人,直接动手的冲动。

  “怎么了?”

  “咚咚……”

  在不知道是什么的意志之下,谢苍天没有听到秦梦说的话,但是他听到施玲玲现在的语气不对,于是走过来询问。

  “谢哥哥你没有看到网上的信息吗?”

  “咚咚……”

  冲到谢苍天身前,秦梦面向着施玲玲,双手张开,呈现出一种守护的姿态。

  “谢哥哥你不要怪我说脏话,实在是她做的事情太丧心病狂了!”

  “咚咚……”

  根本不知道对方其实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秦梦带着满脸的正气,义正言辞地谴责着,好像自己真的是为了在地震中无辜死亡的百姓,这才口不择言一般。

  “……网上的消息都是谣言。”

  “咚咚……”

  诡异地沉默了一会,谢苍天开口说道。

  “那么多的证据,而且这场地震明摆着就不是自然形成的!谢哥哥你不要被她骗了!”

  “咚咚……”

  将对方的沉默理解为他心中也有疑惑,秦梦更加不遗余力地抹黑着。

  “……先进来再说吧。”

  “咚咚……”

  还是企图将秦梦抓进监狱,谢苍天忘记了自己的客厅现在的惨状,想要把人稳住再套一波话。

  “啊!”

  这一声女高音,来自于本来窃喜地跟随谢苍天进门的秦梦。刚刚在路过施玲玲的时候她还故意过去挤了一下对方,却没有防备转身看见这样的场景。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没有站稳,秦梦直接被客厅里面的这两具棺材吓的坐到了地上。

  “如你所见,你妹妹去世了。”

  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个讨人厌的女人被吓到,施玲玲在其身后凉凉地说着。

  “那为什么要准备两口?”

  看见另一口空的棺材,秦梦已经不止是害怕了。

  “你说呢?”

  故意关上门,施玲玲阴恻恻地笑了起来。

  谢苍天觉得这样也许可以吓出一些话来,不光没有阻止,反而配合地坐到了沙发上,面带迷之微笑看着对方。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两人合伙吓人的时候,棺材里面突然传出来一阵沉闷地敲击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