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再往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大侠梁秋生到访(四)

再往人间 天山者 4352 2020.10.03 17:54

  “哗,哗哗――!”

  梁秋生站在一旁,双手环胸,看着罗刹打拳,罗刹则在他面前打着那套拳法。

  梁秋生心中暗自称好,不过半个时辰,竟已打的有模有样,如此娴熟,又有此等气势。

  他果真没看错人。

  “哼!”罗刹最后一爪打出,这套拳也打完了。立即站立,勾唇道:“梁叔叔,还行吗?”

  “那当然,你做的很好!”

  “谢谢您,”罗刹笑道,“将这套爪法传授于我。”

  “先别急着谢,因为我要传授给你的,不仅仅是这套爪法。”

  “梁叔叔此话怎讲?”

  “你知道什么是赐字吗?”

  “知道,是上古时期的刑罚,在犯人的脸上刺字,以示屈辱。这是一种……”

  “不不不!不是那个赐字。”

  “难道……是给名字赐字?”罗刹说着,语气当中带着一丝自己也不消说的疑虑。

  给名字赐字,那是什么?是模仿上古时代的古人。据说,那时候德高望重的人,名字都会有一个字。叫他的时候,可以连着姓加他的字。

  而现在这赐字就是推崇上古时期。现在,是由别人给自己赐字,而且要看别人愿不愿意。这种赐字多半只用于位高权重之人给比自己低层之人。

  而实话实说,赐字这种事情不光是表达对其爱慕,更表示可以让他借着自己的威风,有一份安全的保障。

  但是赐字这种东西不能重合,一旦被别人赐字,就不能冒充着接受第二个人的赐字,不然会被视为不仁不义。

  “没错,正是。”梁秋生钩了钩唇角。

  “这……恐怕不合适。我本就有些不成体统的接受了您这套‘鬼煞鹰爪’,现在又无条件地接受您的赐字,岂不是有失常理?”

  “哎!别这么说,我说过,只将‘鬼煞鹰爪’传给自己认可之人,”梁秋生道,“这就代表我认可了你,又有何理由不能赐字于你?还是说,你看不上我给你赐字?”

  “嗯,这……”罗刹顿时哑口无言。呃,也算得上是半个激将法吧……此话一出,他又有何理由不接受?

  “……好吧,谢谢梁叔叔!”罗刹敬江湖手礼,道,“今日受梁叔叔此等恩惠,他日有求,必竭尽全力!”

  “哈哈哈!你这小娃子有趣的很,都说了,我给你赐字纯属是因为欣赏你,又何谈报恩?”

  “爹说过,受人恩惠,必当永记恩情。”

  “……”梁秋生呆滞的望着罗刹,如此年纪,便有如此心德,当真是可塑之才,目光当中又透出一分满意,“那好吧!梁叔叔以后要是有事,可指望着你哦!”

  罗刹自是知道梁秋生是在开玩笑,毕竟像他这种级别的高手,就会有什么麻烦?

  “那个……小罗儿啊,”梁秋生笑道,但这个笑,是尬笑,“你想要什么字?”

  “……嗯?不是您给我赐字吗?怎么又要我自己来想?”罗刹可是头回听说这样的,也是很无语。

  “自是我来赐字,但我一时想不到给什么字。这样,你想要什么字?”

  “……那好吧,我自己来想……”不过话说这样,真的还是赐字吗……

  罗刹脑中极力思考,却突然冒出一个片段――一个……他与一个女子当年的对话:

  ――“你叫什么?”

  ――“我叫……忘忧。”

  是啊,忘忧……罗刹忽的想起很多事情,仿佛被尘封的记忆破开了枷锁,被浓雾笼罩着的时光于阳光驱散。

  忘忧,忘忧……罗刹在心中默念着。

  “有了!梁叔叔,我想要的字是――‘无忧’!”

  “无忧?罗无忧?好个无忧!好!就这个!”梁秋生拍手称绝。

  于是,就是这天晚上,皓月当空,秋风萧瑟,悬崖边上,梧桐树旁,罗刹有了他的字——无忧。

  罗刹,字无忧。美哉,妙哉。

  ……

  皓月依旧当空,秋风依然萧瑟。仍是那悬崖边上,梧桐树旁。却只有一个身影,双手环胸,立于悬崖旁,抬头望着那轮皓月。

  便是梁秋生。罗刹已经进屋歇息,徒留他一人在这悬崖之上卧听秋的悲鸣,月的孤独。

  但他的神情显得那么凌厉而严肃。

  “嘤——!”

  突然,他遥望的那轮皓月当中出现了一个黑点,并随着一声嗯苍鹰的低吟,回荡众山之间。只见那个黑点越来越大,原来是向梁秋生飞袭而来。

  但后者未有一丝慌神,似乎很习惯了这幅场景。

  “嘤——!”

  果不其然,那只苍鹰距离梁秋生二十步有余之时,便立即拉升,经过其头顶上空,抛下一样东西来,随即又立即掉头飞走,消失在深秋的萧瑟之中。

  而梁秋生也特别自然的伸手接住了那样东西。

  这是一封信。而且从包装的款式来看,不是一般的信件。这是由一个长条的信盒子装着,两边配的是黄金,中间则镶嵌着翡翠。

  梁秋生拿到这封信件,立即打开,倒出里面的信,双眼扫过,眉宇略有升高,又立即将其对折,塞回信盒子当中。

  ……

  翌日,晨。

  三个人的身影站在屋门口,还有一个人的身影在院门口。

  是的,院门口那人就是将要离去的梁秋生。本来是说住上几日,可是,因为突发原因,今早便要走了。

  “哎,梁兄弟,不再住上几日?何故这么匆匆的就要走啊?”李若清问道。

  “不了,突然有事,所以得走了。昨天还谢谢款待。”

  “老梁,什么事啊?这么急。”罗刑问道。

  “‘他们’给我送信来了。”梁秋生特意中读了“他们”二字。

  “……知道了。”罗刑的神情骤然改变,十分严肃,似乎知道“他们”是谁。

  “那,先走了!”梁秋生敬了一个江湖手礼,便转身要离去,却突然止步,转回身来,亲切地对罗刹道,“对了,我有样东西要送给小罗儿。”

  梁秋生说罢,手掌摊开,手中的空间戒指便闪了一下,顿时,一个精密的器械并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个给你,勿推辞。”梁秋生将这个器械将罗刹递去,罗刹将双手摊开,接过这个器械,望上两眼,又抬头向梁秋生笑道,“谢谢梁叔叔!”

  梁秋生冲罗刹笑了两下,又向罗刑与李若清敬了个江湖手礼,道,“那这次就真的走了。”

  说罢,三步一回头的走出了他们的视线。而这一家三口也站在院门口,目送着他消失在山路之中。

  “嗯?”罗刹又低头望着手中这个器械,琢磨不出是干什么用的。

  “爹,梁叔叔去干什么了?”罗刹抬头问罗刑,但他没有回答,而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便没再追问下去。

  ……

  而这一天,就像平常一样平淡的过去了。

  ……

  没错,一天就这么很快的过去了。那明日又从西边落下,取而代之的,还是那一轮带来寒凉的皓月。

  虽已经月至当头,但他们这小屋子的烛火还没有熄灭。

  罗刑和李若清话于屋内。

  “什么事儿啊?还要单独聊。”

  “嘘,小声点。”

  “到底什么事儿啊?”李若清也放轻了声,同样心中的疑惑也更加深了一层。

  罗刑没有回答,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李若清。

  “……”李若清也没问什么,接过那封书信,但却愣了一下子才将它打开。因为他看见罗刑的表情很是不自然。

  她打开书信,看上一番。顿时,也是一番惊讶。

  “啊?这,这是……”李若清望着罗刑。

  “是的,昨晚……

  ……

  昨天晚上,也就是罗刑与梁秋生一醉方休的那晚。

  “呵,呵呵,呵呵呵呵!”他自嘲地狂笑几声,茅塞顿开的样子,“你说的对,我不能把他在这个小山沟子里困一辈子。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得让他去看看外面的山河世界。”

  “……哈哈哈哈哈!你能想明白就好!来,满上!”梁秋生大笑道,又举起那坛酒,往自己和罗刑的酒杯当中掺上一点。

  两者各敬一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毕,两人各抬头往那轮皓月,满心欢喜惬意。

  “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把话说开了吧。”梁秋生笑道。

  “嗯?”罗刑不解间,梁秋生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

  “他现在也到了可以去城里上专业学院的年岁吧?”梁秋生说着,正当罗刑要问个不解时,他将那封书信递给罗刑,道,“离你们这最近的城叫做至善城吗?听说城中有一恒颢学院,培养修炼者的,教学水平还不错。这是我给他们写的介绍信,他们那儿学费什么我都处理好了。准备准备,让小罗儿进去就读吧!”

  “啊!?这……”罗刑边听着梁秋生的话,边看着那张书信上的内容。

  “老梁,这……不太合适吧……”罗刑自然是推辞,不过这次可不是客套推辞,而是完完整整真真正正的不接受。

  “有什么不合适的!都是兄弟,应该!应该!就别做推辞了。”

  “可这真的不妥吧……我家罗儿本就答应受你一套鬼煞鹰爪,这可是你的独门功法啊……现在又这样,这真的是……”

  “都说了,别做推辞了。学费我那边都搞好了,只要拿着介绍信直接入学就行。反正你也知道,我在那个地方担任议员,就是每天不干事,也能拿不少钱。这一点不过是举手之劳。再说,咱们两个十年兄弟情议,难道还不值这一些吗?”

  “嗯呃……我不是那个意思。可这……”

  “就这样!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你那份什么规矩。讲究那么多干嘛?更别说那么多年兄弟时,还不是你帮我,我帮你,什么时候要求还过?这点应该的。”梁秋生道,“还是说,你不屑于我这般粗人交流咯?”

  “不不不!当然不是,当然不是……”罗刑不禁眉宇甚高,低了低头,心中思索一番。看老梁的架势,怕是不收不行的呀……

  “好,好吧……在此再谢过梁兄了。”罗成无奈的以手礼谢道。

  “痛快!来,再来它个一杯!”

  ……

  “这,可这……”李若清十分焦虑,双眉皱起。

  “也是该让他到正经城里修炼去了,总不至于让他一直在这山沟里吧,就像我们一样……”

  “可,可他还那么小……这么快就到这一天了吗……”李若清说着说着,甚是伤感,一手捂住双唇,小声抽泣起来。

  “别难过,该来的终究要来。总不能把他留在我们身边一辈子,就为了陪我们过这看似安稳的日子,把他的年华浪费掉,那就是拖累他了……”罗刑搂着李若清安慰道,但自己也是眉宇甚高,语气无奈不舍。

  “呜呜呜……”李若清就这般在罗刑的怀抱中抽噎着。

  “清儿,要不这样,我们先把他留在身边三年,待他十岁,是个大孩子时再让他去学就读,可好?”

  “……呜,呜呜,真,真的?”李若清闻言,勉强止住抽泣,声音颤抖的问道。

  “当然……”

  而此时,屋外罗刹。

  罗刹没有去偷听罗刑与李若清在谈些什么,而是独自一人拿着那个精密的小仪器,坐在院内独自研究。

  罗刹来回翻看着这样小仪器,其外形似一把小手里剑,一个金属小圆,外有十个刃相绕,大约一扎宽。小圆中间还有一个突出的小圆儿,小圆之上雕刻着一个龙卷风的纹样。绕着这个圆一圈和十个齿刃上都雕刻着精美的龙纹图样。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小手里剑吗?

  罗刹就光看着那个突出的小圆,按上一按,倒真按了下去,像个按钮一般。

  罗刹将两只按在小圆上的手抬起来时,那个手里剑突然发生了变化——那十个齿刃散开来,中间那个小圆也分成数百块,向罗刹的两只手上覆盖而去。

  刹那之间,那个小手里剑便像一个手上盔甲一般附着在罗刹的手上,铁爪之尖锐,闪着寒光,破着寒流。

  好一件兵器!

  “豁!”罗刹来回看着手上这样兵器,满心欢喜。

  “想不到,这竟是见玄妙的兵器!”罗刹惊叹不已,“而且看做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宗门议堂研究院所制造的一样兵器?!”

  罗刹自是惊叹,宗门议堂的很多兵器都是不外传的,都专门只给那些上得了名次的人物和门派所装备。这梁秋生……果真不是等闲之辈。

  最主要的是,宗门议堂这些兵器是完全不用动用自身力量便可以驱动的。简单来说,他们的兵器相当于一个自带能量的武器。

  罗刹自是迫不及待的想试验一下这样武器的威力,快步奔跑出院,无所顾忌的跑向竹林深处。

  转眼之间,罗刹便来到这竹林的深处,此处十分幽静,唯有竹叶婆娑。

  罗刹站在其中,打起了一套鬼煞鹰爪。

  霎时间,只见得:

  寒风阴月鬼爪现,竹林之中游龙练。

  鬼煞鹰爪配神爪,风来叶颤身法幻。

  神似鬼魔临人世,神佛仙圣莫相提。

  指爪堪比游龙利,孤林展翅鬼鹰鸣!

  竹林深大皆乱断,唯有魔鹰借月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