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绝色太子与宫女两三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证明

绝色太子与宫女两三事 浅璃妖妖 2067 2020.05.23 14:10

  就在这个时候,寿安宫门外传来小太监的唱喝声:“扶风长公主、永和县主驾到。”

  “儿臣给母后请安。”扶风长公主说道。

  跟在她身后的永和县主朱嘉玉也赶紧行礼道:“玉儿给外祖母请安。”

  然后,她们母女二人又与高皇后和诸位妃嫔相互见了礼。

  周若默默打量着这对母女。

  扶风长公主已过了而立之年,玉颜依旧艳春红。

  永和县主朱嘉玉正是及笄之年,容貌有七分肖似其母,秀靥艳比花娇。

  “你们娘俩今儿个来的倒是早。”郭太后笑道。

  “这不是好久没见母后,特地早点赶来,好和母后都呆一会儿。”扶风长公主撒娇地道。

  “你若是真惦记母后,怎么不日日来看望。”郭太后故作嗔怪道。

  “这不玉儿年纪不小了,儿臣正在为她的婚事发愁。母后,您看儿臣都消瘦了许多。”扶风长公主说道。

  “那可由满意的人家?”太后这简直是明知故问。

  谁不知道扶风长公主也想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太子妃。

  “倒是看中了一位少年郎,只是不知道玉儿配得上不。”扶风长公主面露难色。

  “还有什么人是我宝贝外孙女配不上的?”太后惊讶。

  “这个……自然要问皇嫂了。”扶风长公主说道。

  “长公主真会说笑,本宫连自己儿子的婚事都不能做主,哪还敢插手永和县主的婚事。”高皇后装聋作哑地道。

  “皇嫂怎么做不得主。”扶风长公主也不恼,笑吟吟地道,“我家玉儿倾慕她的太子表哥已久,若是皇嫂同意,我们一起去求皇兄,想必皇兄也乐见其成。”

  高皇后被扶风长公主将了一军,心中暗自生怒,碍于郭太后在场,只硬生生地忍着,道:“既然长公主如此笃定皇上会答应这门亲事,那不如长公主先去皇上面前请旨,有皇上的旨意,任谁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听皇嫂这语气,是不愿意让玉儿嫁给太子了?”扶风长公主质问道。

  高皇后还没有开口,就被崔贵妃抢了先,说道:“长公主,您又为难皇后姐姐。谁不知道和静县主才是皇后姐姐内定的太子妃。除了娴静端庄的和静县主,怕是谁也入不了皇后姐姐的眼。”

  看到崔贵妃,高皇后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时,高皇后想起方才替自己打败崔贵妃的周若,于是说道:“贵妃妹妹怕是误会了。本宫这个皇后不过就是个摆设,别说太子妃的人选,就是连太子的妾室也由不得本宫做主。凝香,你在皇上身边服侍过,又是皇上亲封的良娣,你替本宫证明一下。”

  周若好像晕过去。

  这种场合,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有她置喙的地方吗?有她能得罪得起的吗?

  就知道高皇后对她心存利用,可也不能做得这么绝情吧?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直安安静静地躲在高皇后身后的周若,只好硬着头皮站出来。

  扶风长公主这才注意到殿内多了这么一个人。

  周若给扶风长公主见了礼,谦卑地道:“长公主殿下,你莫要误会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素来温柔敦厚,对妾身都疼爱有加,亲自教诲。永和县主金枝玉叶,皇后娘娘喜欢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不愿意让永和县主做太子妃呢?”

  “你哪只眼睛看到皇后喜欢玉儿了?”扶风长公主说道。

  “回长公主殿下的话,皇后娘娘私下教导妾身时,都让妾身以永和县主和华亭县主为榜样。皇后娘娘说,永和县主和华亭县主都得到过太后的悉心教导,若是妾身能够学得一二,都是妾身的造化。只可惜妾身资质愚笨,对二位县主只能望尘莫及。”

  “皇嫂真是这样说的?”扶风长公主似信非信。

  “千真万确,妾身愿意以性命担保。”周若说道。

  “既然如此,为何本宫要和皇嫂一同去请皇兄赐婚,她不愿意?”扶风长公主问道。

  “回长公主殿下的话,并非长公主不愿,而是不敢。”周若说道。

  “此话怎讲?”扶风长公主问道。

  “在皇上将妾身赐给太子之前,皇后娘娘曾私下向皇上提起过太子的婚事。皇后娘娘恳请皇上为太子选妃,无论是永和县主、华亭县主还是和静县主,都是清心玉映的闺阁之秀,皇后娘娘也无法抉择选哪一位为太子妃才好,所以请皇上定夺。皇上担心太子殿下的安危,等太子殿下行了冠礼后在商议此事。《女戒》有云:‘敬顺之道,妇人之大礼也’。皇后娘娘身为六宫之主,天下女子的表率,又怎么能违背敬顺之道呢?太后娘娘,您也不希望看到皇后娘娘忤逆皇上吧?”

  太后点了点头,她最恨的就是高皇后仗着家世显赫,与隆兴帝作对。

  “你是如何知道的?”崔贵妃被周若这副假惺惺的模样气得咬牙切齿,又无法发作,只能挑拨是非。

  “当时妾身还是皇上的奉茶宫女,侍奉在福宁殿。”周若说道。

  “既然那时候你还是个宫女,可知偷听主子谈话,可是大逆不道。”崔贵妃说道。

  周若心里暗自窃喜,崔贵妃果然上钩了。

  她只是说自己在福宁殿侍奉,可没有说偷听。

  当然,即使隆兴帝和高皇后没有摒退她,那么她听到主子间的谈话,也要装作听不到,更不能对外人道也。

  “妾身自是知道。”周若说道。

  “那你还敢偷听,明知故犯,可是罪加一等。”崔贵妃说道。

  “所以,妾身并没有偷听。”周若泰然自若地说道。

  “你既然没有偷听,又是如何知道的?”崔贵妃冷笑道,她仿佛已经看到周若被治个大不敬之罪。

  “回贵妃娘娘的话,是皇上亲口对妾身说的。”周若从容不迫地道。

  “皇上会对你说这些?”崔贵妃嗤之以鼻。

  “皇上担心太子殿下身边无人侍奉,就将妾身赐给太子殿下,并叮嘱妾身,一定要侍奉尽心竭力侍奉殿下。皇上一视同仁,给每位皇子都赐了宫女。赐给秦王殿下的兰子欣,和妾身交情匪浅,不知亲身能否到秦王府探望昔日的姐妹?”周若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