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无限 全民修炼:我能看到怪物隐藏掉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5 古鲛人语石板

  “呼,差点就栽在这里了……没想到洞穴里还有这等高人……”

  季小凡呼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珠。

  “不过二品养气境的鲛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这种程度的修为,放在鲛人族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再加上他的年纪,他在鲛人岛的地位绝对不低,很可能是类似‘供奉’之类的人物……”

  季小凡很容易就想到两种可能。

  一种可能,是老人是被囚禁在这里。

  另一种可能,老人待在这里是为了守护某样东西。

  仔细想想,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些。

  毕竟如此强大的鲛人,还能使用精神系的武技,就是神父在这里也八成不是他的对手。鲛人岛上可以说无人能奈何得了他,更甭提将他囚禁。

  “我还真是幸运啊……如果不是穿越者的身份,今天就得命丧于此了。”季小凡暗暗庆幸。

  他毕竟不姓萧,也不姓唐,以他目前的实力,想要越级挑战如此可怕的敌人,除非趁着对方重伤或者状态出了问题。

  而老人在阅读穿越者记忆时的癫狂状态就给了自己很好的机会。

  那个时候,老人发现了他来自另一个未知世界的秘密,心中的惊恐大概类似于蓝星人发现外星人竟在自己身边、考古学家探索古迹时遇见了克神的召唤……

  可以说,老人是被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秘力量击败了。

  而自己不过是趁他的精神受到强烈冲击时捡了个便宜,补了一刀。

  捡起老鲛人死后的掉落,季小凡掸了掸上面的灰尘。

  那是一本书卷,上面写着《心灵投影》,看来正是老者所掌握的某种精神类武技,或者说心法。

  回想起自己当时所面临的危险,季小凡心中就有些唏嘘,同时对这部心法充满了狂热。

  若是自己也能练成这部心法,即便不能像老人那样直接触摸他人的思想,也能在战斗时进行干扰,起到扭转战局的作用。

  镇定了一下情绪,季小凡掩饰住内心的狂喜,将心法扔入储物法宝中,等这次回去之后再行修炼。

  他拿着手电,向着洞穴更深处走去。

  因为先前遇到了危险,此刻的他变得更加谨慎,放轻了脚步,并且将博学之眼催动到极致。若是前方稍有敌人,他就能第一时间发现,并做出应对。

  然而数分钟过后,洞穴就在前方收窄,最后终止于一面墙壁。

  季小凡皱了下眉头,这次探索除了老人掉落的心法,他并没有多少别的收货,也没有找到另一个隐秘出口。

  他想了想,决定等会回去暂时不要跟守林人二人提及老鲛人的事情,但可以旁敲侧击问问他们这个老人的身份。除此之外,他还在老人身边发现了数棵面包树,即便在黑暗潮湿的环境中也长得极好,树枝上结出的面包果能作为很好的淀粉食物,提供大量的碳水。

  “咦,这是什么?”

  季小凡正准备离去,手电的光却是晃到了底部的墙壁上,照亮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看上去像是文字。

  “这是……古鲛人语?”

  季小凡愣了下。

  那年迈鲛人待在这里,难道是为了守护这个东西?

  季小凡的目光立刻就灼热了起来,但没过多久,又充满了无奈。

  古鲛人语这玩意,别说他一个人类,就是鲛人岛土生土长的鲛人,也难有几个熟练掌握的。真正精通此道的只有古语言研究中心的那群学者。

  今天的鲛人都是接受着舶来教育,从小学习的是人类的文化和人类的语言,唯一特殊化的是会多一门鲛人族历史课。

  古鲛人语在今天可是相当冷门的语言,整个鲛人岛上恐怕只有年老一辈,比如老酋长那种前辈,也许才略通一二。

  但这一时半会,去哪里找老酋长?

  这会儿外面伊甸园的暴徒们正拿着冲锋枪等他冒头呢,等他一现身,第一时间在他头上暴射。

  离开此地,是万万不能的。

  不过眼前的情况还难不倒季小凡。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从储物法宝里掏出了……一本字典。

  是的,为了以防万一,他从松州城出发前,咬着牙从自己为数不多的积蓄里掏出一部分,买了一本《古鲛人语字典》,怕的就是任务过程中遇到类似的情况。

  真有你的,季小凡……季小凡为自己的万全准备点了个赞。

  这一次任务过程中,充分的准备已经不知道帮他解决了多少次困境。

  季小凡因此愈发觉得,凡事还是稳一手好。

  言归正传。

  季小凡翻开字典,对着墙壁上的文字一一翻译,并将译文记录在提前准备的笔记本上。

  做好这些,他想了想,又用手机将墙壁上的原文拍摄了下来,作为原本的证据——比较可惜的是,由于鲛人岛上没有覆盖通话信号,所以他不能把这玩意丢到社交平台上涨点流量。

  目前要想跟外界取得联系,唯一的办法是通过北部海羊牧场和南部明月石矿场的卫星电话。

  “话说这玩意能不能赚钱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考古了吧?”季小凡望着眼前的古鲛人语石板,不忍就这样离去。

  没办法,穷惯了,而且后面提升修为还不知道要砸进去多少灵药呢。

  眼前的这块石板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若是上交给国家,不但能获取一定的奖励,还能让它更好地发挥作用,让它在最懂它的考古专家手里发挥价值,最后说不定还能在考古界引发什么影响……

  季小凡想到这里心中一沉。说起来,如果这块石板真的事关重大,能在考古界引发地震,说不定能对鲛人岛的现况起到某种改变,比如能引起大夏帝国重视,在当地建设考古中心,进而引起整个社会的关注。

  伊甸园能走到今天的地步,除了神父本人对于鲛人族的影响力之外,鲛人族本身的生存环境恐怕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这段日子以来,季小凡也算踏遍了鲛人岛上不少地方,岛上的情况他也算是亲眼见识了。

  很难想象,隔着一片海的第一贸易区,商业繁盛,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灯火辉煌夜夜不息,富人阶层更是雪茄香槟游艇嫩模,金钱遍地……

  而这里,鲛人岛,作为沧海境原本的主人鲛人族的保留地,却如同某个偏远山村。基建设施基本没有;居民生活水平相当落后,哪怕是老酋长家的条件,也比不上松州城的平均水准,更甭提经济发达的第一贸易区;整个鲛人岛的学校加起来就零星几所,还是破破烂烂的那种。

  至于修行?更是别想了。

  岛上稍微有钱的人家都把孩子送出岛外,即便老酋长作为鲛人族名义上的领袖,都把自己的儿子送出去学习。

  留在岛上的鲛人们,等到成年那天基本上能看见自己剩下的一辈子:打工,打工,打工。而且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打工,一辈子看不见上升的渠道,没有任何前途……能去北部海羊牧场当薅羊毛工,都算家里有门路的。大部分年轻人,甚至只有去南部明月石矿场挖矿的份,出卖体力和健康,等到年老后被辞退……

  季小凡虽然不觉得伊甸园的那群暴徒值得同情、有什么可洗的,但仔细想想,如果日子能过得和平安康,每餐都能吃饱喝足,谁特么脑子抽了跟着神父一起杀人,一起跟大夏帝国叫板?

  人类和鲛人之间的力量悬殊,用脚趾头都能想清楚!

  现在的大夏帝国,是外有灰土上的高阶怪物,内有混元教等隐秘组织,可以说大半精力都拿去对付别的事了。

  但等哪天腾出手,现在的伊甸园跳得有多欢,到时候死的就有多惨!

  那些暴徒不是没想明白。

  只是,跟着神父,至少眼前能吃香的喝辣的,快活在当下。即便没有未来,但能快活一时,那也值了……

  季小凡深深觉得,即便神父最终死了,鲛人岛的状况也不会有多少改变。

  死了神父,后面还会有教父、天父……

  因为神父并不是造成问题的那个人。事情的矛盾根源压根就不在这里。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帝国高层那些智囊人物该考虑的。

  他季小凡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小人物。

  尽管如此,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出一点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想到这里,季小凡将手指按在墙壁上,头疼道:“所以说,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在不损坏石板的情况下,将其抠下来?”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