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能控制情绪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狮公虎婆(求收藏,求推荐)

我能控制情绪值 捷疾 2095 2020.06.30 08:30

  朝阳升起,又是新的一天,新的一天却不一定带来新的气象。

  他们出发不过才半柱香的功夫,便看到了令人惊骇的一幕。不远处的树上,悬挂着一具尸体。

  尸体身上穿着破烂的黑衫,身形魁梧披头散发挡住了脸,鞋袜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裸露在外的手脚上遍布着青灰的斑点。

  “这是……唐山么?”章杰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两步惊叫出声,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似乎是。”江铃的声音中同样惊惧万分,还有些不确定。唐山昨晚趁夜离开,为何却被人杀害,尸体还被悬挂在树上?

  顾小月咽了口口水,脸上除了骇然之外还有一丝兔死狗烹的哀色,身不由己的上前一步想要拨开那尸体的头发看看真容。

  一只手拉住了她,是苏扶。

  “不要过去,你看他手上。”

  手上?

  几人的眼睛都落在了唐山遍布青斑的手上,数息之后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想要拨开他头发的顾小月更是后退了两步,一阵后怕。

  唐山的手上根本不是青斑,而是聚集在一起的蛊虫。似乎感受到了人的生气,蛊虫如同潮水一般的从唐山的衣领、袖口处爬了出来,让人毛骨悚然。

  苏扶后退两步,一脚踢烂附近的一棵枯树,将断裂的枯树举过头顶丢到了那具尸体下。

  紧接着他借来江铃的弯刀,一个纵跃飞上半空,一刀割断了捆缚着唐山尸首的绳子。

  “点火吧!”

  尸首头发散落到一边,露出唐山死不瞑目的面孔,他双目圆睁,脸上的肌肉因为恐惧而变形,仿佛地狱中爬出的厉鬼。

  伴随着熊熊烈火,“哔啵哔啵”的爆裂声中,唐山的尸体很快变成了一个火球,同时死去的还有附着在他身体上的蛊虫。

  “事急从权,若是不处理了唐山的尸体,附着在他身体上的蛊虫极有可能再次伤人,走吧!”

  几人沉默的随着苏扶离开,只是士气更加的低沉。唐山抛弃几人离去,哪怕几人不说出口但心中依然有怨言。可现在,唐山却死了。没有人觉得开心,反而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唐山之死?

  凶手不用说,肯定是隶属正大商行的金钱帮所为。

  这波人连唐山都不放过,那他们就更别提了。

  叮!

  正义值+20

  系统的声音并没有让苏扶得到安慰,他心头反而感觉到了愤怒。

  对金钱帮的愤怒!

  对夏云的愤怒!

  愤怒的同时还有一丝不解。

  只不过是一个知府侵吞三十万两白银的案件,牵扯到海公公等阳朔国的官员也就算了,为何还会牵扯上东土知名的正大商行呢?他又想起了董俊临死前说的庙,这个庙和侵吞赈灾银两的案子又有什么联系么?还是说这两件事并不相干,只是风云际会凑到了一起呢?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沉默机械的向前走。

  “退!”

  走在最前面的苏扶忽然停了下来,口中低呼一声向后爆退。几个大网从天而降,幸好得苏扶提醒,几人同时后掠,大网罩了个空。

  几十个官军从附近树上跳了下来,将几人的前路挡住,官军前面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人看起来年纪都挺大的,一袭破烂的青色褂子,头发灰白蓬乱,赤着的脚上满是污泥,仿佛是山里走出来的野人。

  “你们是海公公手下的狮公虎婆!”江铃的瞳孔一缩,一口道出了两人的来历。

  虎婆一笑道:“既然知道我们的来历,就交出账本,或许还能留你们一个全尸。”

  虎婆这一笑,露出了两排尖利的牙齿,她的嘴很大,一张开仿佛真的就像是老虎张口,让人不寒而栗。

  142、143……至于其他官军,战力则都是在10—20之间。几人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只是……苏扶瞟了一眼夏云,若他和这狮公虎婆是一伙的,就有点危险了。

  “你们做梦!”

  让苏扶安心的是,夏云怒喝一声之后,竟然第一个冲了上去。

  看着夏云一拳击退一个官军,狮公厉喝一声,连同虎婆同时出手。

  苏扶来不及细想,挺身迎向了狮公。身旁的江铃掠出,抽出弯刀抵住了虎婆。顾小月和章杰同时上前,和夏云并肩和官军战在一处。

  如影随形腿!

  狮公的战力远远超过他,苏扶一交手便已用上了绝学,一腿接一腿,前一腿未至后一腿业已踢出。一时之间,竟将狮公压制住了。

  旁边,江铃双刀挥舞如同圆月滴水不漏,纵然不能像苏扶一般压制住狮公,倒也勉强可以支撑。

  另一边战场上,官军虽然人数众多,但却都只是未曾感气的人,单凭外功又哪敌得过这三个昆仑宫弟子。

  一时之间,竟然让几人占据了上风。

  “老婆子,别留手,迟则生变!”狮公抵挡着苏扶的快腿,向旁边的虎婆喊了一声。

  “哼!看谁先得手。”

  虎婆回了句之后,手上的姿势猛地一变,已是用出了沉浸了十几年的“虎爪手”。原本还能轻松抵挡的江铃立刻险象环生,短短数招已经被击退数步。

  “喝!”

  狮公忽的一声厉啸,无形的声波让苏扶的身形一顿,立刻被狮公一拳破开防御,打在了胸口处。

  砰!

  这一下猝不及防,苏扶只觉得胸口仿佛被千斤重锤击中,止不住向后的飞了出去,猛地撞在了一棵树上。

  “送你归西!”狮公狂笑一声,紧随其后一拳打向了了苏扶的喉结。

  他自认为已是胜券在握,方才交手良久,对方虽然武技娴熟力量强横,但却很明显还没有突破炼肉阶段。迎面中了他一记“狮吼功”,又被他以炼筋阶段的武技打了个正着,相信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然而,就在他认为这一击十拿九稳的时候,苏扶却忽然消失了。人当然不会凭空消失,只不过是躲在了他的视野盲区,树后!

  撞在树上那一刻,苏扶便一把抓住了树枝,借着这一击的力量和树枝的柔韧,猛地荡到了树后,绕了一圈返身时,恰好狮公这一拳来袭。

  狮公的这一拳自然是打空了,腰身粗细的松树愣是被他打出了碗大的一个窟窿。

  然后他就感觉到黑影笼罩在了头上,那是苏扶返身的影子。

  一脚踢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