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能控制情绪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人间有情

我能控制情绪值 捷疾 2219 2020.06.09 08:00

  “我相信昆仑宫的大人。”那个老太婆优先表了态。

  那个壮汉的脸色变了变,手里的刀子一紧,对着苏扶比划了下:“就听你先说说,要是没道理俺自有打算。

  愤怒值:高

  苏扶看着壮汉几乎快达到满值的愤怒值,保险起见,还是使用了“控制情绪值”的能力将他的愤怒值缩小到“极低”,然后他的眼睛又看向了旁边的老太婆。

  畏惧值:极低

  老太婆看到苏扶一直打量着她,畏惧值又从“极低”变成了“低”。

  上涨了?

  苏扶玩味一笑,为什么这老太婆会畏惧他呢?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畏惧他昆仑宫弟子的身份。

  壮汉的脸色一阵变幻,愤怒值被缩小之后心里一阵后怕,赶忙将手里的刀别回腰间道:“俺无意冲撞大人,皆因胸中是激愤难耐,一时难以自制,还请大人给俺做主啊!”

  “无妨无妨……”

  苏扶安慰了下壮汉,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杂役弟子在昆仑宫屁都不算,但在村子里,他这个昆仑宫弟子的名头还是蛮好用的,看来屁股的位置很重要啊!

  将无关事抛到了脑后,苏扶看向了壮汉道:“这位村民随身带着利刃,可是一个屠夫?”

  听到苏扶的话,壮汉点了点头:“大人说的没错,俺就是村里杀猪的,那两贯钱是今天卖了猪肉赚的钱,那老太婆却偏偏说钱是她的。”

  老太婆坐在地上,两只手在地面扒拉了两下,脸上露出悲愤之色:“大人明察啊,这钱分明是老身的,老身闲来帮人补衣服,一针一线殊为不易,这些钱可是老身的救命钱啊!”

  苏扶嘴角一翘,看着老太婆道:“不知道老奶奶今年高寿了,手脚眼神还是这么灵活?”

  苏扶话一出口,旁边立刻有个年轻的村民道:“大人,张奶奶虽然年纪大,但针线活还是做的来的,而且手工精细,我家的被子还是她缝制的呢!”

  “嗯……”

  苏扶摸了摸下巴,看着老太婆手中的钱道:“这样吧,给我弄一盆热水来。”

  众人皆是不解其意,端一盆热水和决定银钱归属又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大人发话了,很快有人便端了盆热水过来,摇摇晃晃的放在了地上。

  “张奶奶,这钱可否交给在下呢?”

  苏扶走到老太婆面前伸出了手。

  老太婆狐疑的看了苏扶一眼,脸上有些犹豫。

  旁边的人连忙催促道:“张奶奶你快把钱给大人,大人出自昆仑宫,又岂会贪图这两贯钱。”

  “就是说……”

  旁人纷纷催促,老太婆这才磨磨蹭蹭的将两贯钱放在了苏扶的手里。

  苏扶接过钱,转手就将钱丢在了那盆沸水中。

  众人皆是不解其意,看了看水盆,又看了看蹲在水盆前的苏扶,满脑子都是问号。

  过了一会儿功夫,苏扶站起了身,看着老太婆道:“张奶奶,这两贯钱应该是这位屠夫掉在地上,被你捡到的吧?”

  老太婆心中一紧,尤自硬着头皮道:“就算你是昆仑宫出来的大人物,也不能胡说,这钱明明是老身的。”

  苏扶指着水盆道:“你过去看看就明白了。”

  老太婆过去一看盆中,一张满是皱纹的脸登时变得煞白。

  围观的村民也纷纷凑了过来,仔细看了看盆中恍然大悟,抬起头看苏扶之时,脸上皆是敬佩之色。

  只见那盆中的沸水上竟然飘满了一层油花,而且隐隐有一股肉香味散出。

  苏扶轻笑了一声道:“这钱都是屠夫卖肉得来的,他经常帮客人剁肉,手上自然满是猪油,再接过铜钱放在手里,长年累月下来,铜钱表面自然变得油腻至极,放在沸水中便知分晓。”

  旁边的壮汉连忙从水中捞出铜钱,对着苏扶连连鞠躬。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啊!这钱可是我准备给孩子上私塾的钱。”

  “啧啧,不愧是昆仑宫出来的的人,真是明察秋毫,机智灵敏。”

  “是啊是啊,就是长的寒碜了点……咳咳……”

  尼玛!

  听到最后一句话,苏扶立刻就有些绷不住了,连忙看向旁边的老太婆道:“张奶奶,我分析的可有道理么?”

  苏扶的话立刻将村民的施视线转移到了面色苍白的老太婆身上。

  “张奶奶,你也一把年纪了,怎能做出这种事,唉!”

  “是呀,大家都是街坊邻居,你怎可贪图这种小财。”

  “……”

  听到村民的数落声,老太婆的头低垂了下去,眼泪“噼啪”的顺着脸颊流下下来,滴落到了水盆里。

  “老身这也是被逼无奈,为了救治我那病痛缠身的孙儿啊!”

  一听到这话,旁边的数落声全都停了下来。张奶奶的儿媳妇早年入了昆仑宫当杂役弟子,没多久就音讯全无了。儿子去昆仑宫闹了几次也没结果,受不了打击上吊自杀了。

  留下个两岁的儿子,偏偏又体弱多病。这样的事放谁身上都遭受不住,也难怪张奶奶见财起意了。

  苏扶叹了口气,摸了摸怀里的两贯钱。算了,反正两贯钱也买不了什么进补的东西。

  哗啦!

  看着水盆里的两贯钱,老太婆愣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苏扶,一时之间没明白苏扶的意思。

  “我身上就这么多了,你拿去给孙儿瞧病吧!”

  老太婆的眼泪又流下来了,跪在苏扶面前连连叩头。

  苏扶苦笑了下,赶紧将老太婆扶了起来:“张奶奶,你这不是折我的寿嘛!”

  哗啦!

  水盆里又多了一贯钱。

  那个壮汉收回了手,看着老太婆道:“张奶奶,大家街坊邻居,你有困难直言便可。我儿子要上私塾,剩下的这贯钱我就留下了。”

  哗啦!

  “我这里还有三十文钱……”

  “我就带了十文,聊表心意……”

  “我……”

  听到水盆里不停的“哗啦”“哗啦”的声音,老太婆老泪纵横:“我……我谢谢……我谢谢大家了……”

  她转过头正想再感谢苏扶的时候,却只看到了一个背影……

  “大人,我谢谢你救了我……”

  苏扶摆了摆手,渐行渐远。

  叮!

  任务超额完成,正义值+30。

  “辣鸡系统,总算有点良心。”

  “检测到宿主恶意辱骂系统,禁言三十分钟。”

  呵呵,当我刚刚没说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