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能控制情绪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门上铜镜

我能控制情绪值 捷疾 2123 2020.06.21 00:05

  或许是自己太过敏感了也说不定,但也不能排除姚天明不怀好意的可能。

  究其原因,还是他实力太过羸弱,只能任人拿捏。

  从初入这个世界之时便是如此,高龙之所以如此嚣张跋扈,靠的不就是远超其他杂役弟子的实力么?若他现在有昆仑宫主柳啸天的实力和地位,又哪会有麻烦找上门来。

  修炼!

  实力为尊!

  苏扶当初虽然打败了高龙,但对于他“实力至上”的想法其实还是颇为认同的,杂役弟子的旧规得以法变,前提不就是他打败了高龙么?

  强者放屁都是道理,弱者讲道理都是放屁,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想让你讲的道理被人听从,那就要从弱者变为强者,这句话毋庸置疑。

  宿主:苏扶(一级)

  战力:25(入门)

  罪恶值:91961490

  正义值:500/790

  武技:【铁线拳】(炉火纯青)

  功法:【固本培元术】修炼进度0/100

  任务找寻次数:0(每天恢复一次)

  正义商城:已开启

  罪恶商城:已封印

  按照一直以来的习惯,苏扶先兑换了一枚蜕凡丹丢进肚子里。他已经吃了十几颗蜕凡丹,现在蜕凡丹的效果已经是微乎其微,体内的麻痒感也越来越弱。

  短短数十息之后,蜕凡丹便已经消化。

  再次兑换了一份行军散,苏扶开始了固本培元术的修炼。

  连续修炼了一个多时辰,苏扶忽然一停,他又感觉到了那股若有若无的窥视感。

  连续服用蜕凡丹,他的身体便如同初生婴儿一般,对于外界的注视极为敏感。

  又是庞贝贝么?

  苏扶只是缓了缓便继续进行修行,可过了一会,他突然感觉到了另一个目光的存在。他疑惑的抬起了头,朝着周围注视了一圈,最后目光定在了门上那面铜镜上。

  门前挂着一面铜镜,是很多人家的习惯。

  苏扶看了一会便垂下了头,继续进行修炼。

  他表面看似若无其事,但心中却已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的记忆力极佳,那面铜镜……在昨天分明还没有!

  昨天……今天,区别只在于,姚天明!

  这面铜镜是姚天明放置在这里的?

  他为何要这么做?

  为何铜镜之中会有窥视感?他只是初入这个世界,充其量只是初识武道的小虾米,对于这世界的高端战力并不了解。这面铜镜,莫非是和前世的监视器一般具有监控的能力?

  若当真如此,这面铜镜的背后,是否就是姚天明那双邪恶的眼睛?

  恐慌逐渐在苏扶心底蔓延……

  该怎么做?离开昆仑宫么?可若是姚天明对他有所图的话,在昆仑城内他或许还有顾忌,若是出了昆仑宫是不是他就毫无忌讳了呢?贸然离开昆仑城并不可取。

  在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昆仑城》上留下的那个“走”字,又想起了疑似庞贝贝的阴魂……莫非,这个阴魂就是出自姚天明的手笔?

  越想下去,苏扶便觉得自己的猜想很正确,也越发感觉自己处境的危险。

  归根到底还是实力,实力越强,才越有自保之力。

  思前想后,苏扶也想不到,姚天明究竟看上了自己哪一点呢?除了最近变帅了一点之外,他似乎就很平凡了……莫非,这个老玻璃真的看上了自己的美貌,安装那个铜镜也只是为了偷窥一解相思之苦?

  这个理由实在太扯淡,扯淡到苏扶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算了,还是抓紧修炼吧!

  危机四伏之下,只有实力的提升才能减弱恐慌感。

  刚要进入修炼状态苏扶又觉得不对,他修炼的可不是昆仑宫下发的制式培元功,而是系统改良的固本培元术,若是真在姚天明眼皮子底下修炼,肯定就要露馅了。

  又偷偷瞅了眼挂在正房的那面镜子,苏扶越来越觉得厌恶。干脆一转身绕到了后花园,这才感觉心头舒畅了些。在院子中,就仿佛有一柄利剑一直悬在他的脖子上。

  继续!

  吞了一份行军散,苏扶再次修炼起了固本培元术,今天一定要做到第五组动作才行。

  夕阳西下之时,苏扶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后花园走到了院子。

  行军散确实能够滋补肉体,补充身体能量,但却不意味着就成了一个永动机,胳膊腿该酸的还得酸。

  厌恶的看了眼那面铜镜,苏扶进入了房间。

  仔细的感受了下,房间内并没有被人窥视的感觉,苏扶这才安心了下来。

  烧了桶热水,看着手中相差不大的两个包裹,苏扶陷入了沉思。

  这九节草还要不要用呢?

  一想到这是姚天明送来的,他就有一种想要将其丢出去的冲动。

  先试一试藏红花的炼体效果吧!

  明天再加上九节草,若真的效用强于藏红花,他自然不会浪费。

  100克一次……

  称好了100克藏红花,苏扶将其丢进了热水中。

  藏红花遇水即融,一桶清水很快变成了红色,冒出的蒸汽都有点辣眼睛。

  脱下了衣服,试了试水温,苏扶迈进了浴桶之中。

  嘶……

  真别说,累了一天泡个澡真心舒服,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小资生活。

  没过一会,苏扶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皮肤表面火辣辣的炙痛,低头一看苏扶才发现,泡入水中的皮肤明显起了变化。汗毛在快速张开,就像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盘踞在丹田中的内气仿佛感受到了威胁一般,在苏扶未曾运转的情况下竟然自行运动了起来。

  内气像是一股凉气从皮肤表面掠过,掠过的地方就会感觉到极为舒爽,皮肤表面也恢复了正常。但过了几息之后,在藏红花的持续作用下,皮肤又被刺激的鼓胀了起来。那一丝内气就像是一个辛勤的救火队员,东跑西颠疲于奔命……

  半个时辰之后,水温已经变凉了,颜色也从鲜红变回了透明状,显然其中藏红花的药力已经在不断的拉锯消耗中被消耗殆尽了。

  苏扶艰难的从浴桶里爬了出来,皮肤表面一片红肿,体内的内气也被消耗的一干二净,疲累感甚至超过了今天的训练。

  刚爬上床头,甚至来不及盖上被子,便昏厥在了床上。

  没过多久,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房间中,看着纹丝未动的九节草,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烛光下,那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

  紧接着,他吹灭了蜡烛,房间内立刻陷入了黑暗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