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琴符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客栈门口大红花

琴符师 顽石痕 3086 2019.06.17 10:00

  柳芸儿准备了两套银针,在桌前看着书,素衣清秀。

  云深感悟无果回来,自是看见桌上的银针,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好奇的问道:“姐姐又要练习御针之法。”伸手还拿起了一枚细细的观看了一番。叶枫由于云深没有丝毫领悟,郁闷的叫了一壶酒,一个人喝了起来。

  柳芸儿放下书,道:“那你想不想看姐姐给你展示一下。”

  云深立马来了精神,眼睛瞪的溜圆,点着头说道:“当然想了!姐姐的御针之法可是秒得很?”

  柳芸儿拿起银针说道:“那你可要看清楚。”

  纤手拿起银针,朝柱子射去,只见一道银白闪过,柱子扎着银针,入木三分。看到柳芸儿出手,云深立马跳起来跑到柱子前查看,心中惊叹,若这是人的肌肤,或者针身喂了药,那杀伤力定是不能小觑。对着柳芸儿竖起大拇指,道:“姐姐这针,真是厉害!以前可是都不见姐姐怎么用过。”

  柳芸儿早就静怡的坐下了,对于云深的赞叹,也不以回应,又拿起一枚银针,盯的认真,道:“这银针可救人,也可杀人。”

  云深还在为刚才柳芸儿没有回应他疑惑,此时又听到柳芸儿的话,实在有些摸不清,走上前道:“姐姐这话是何意?”

  柳芸儿放下手里的银针,将桌上准备的一套银针,递到云深手里,道:“姐姐要教你御针的手法,你不是之前想跟姐姐学吗?现在就教给你,可不能偷懒哦!”云深点头回应。柳芸儿又道:“呐,先拿这本书去看?”将之前自己看的书,递给云深。

  《药典》,详细记录了各类药草,人体经脉分布,以及针灸手法,用阴阳学溶于人体分布。又讲述了人体是顺应自然而生。自然其中也有不少药方,若是其中任何一张流传出去,都能引起不小的轰动。

  对于药草部分,有不少,云深以前都是见过的,但那密密麻麻的人体穴位分布图,却看的云深眼花缭乱。也没心情看后面那些阴阳,自然的部分,合了书,道:“姐姐,这书太繁杂,还是练御针吧!”

  柳芸儿倒了杯茶,手指在云深额头轻轻的敲了一下,道:“你这家伙,基础不学,就知道那些表面的东西。现在就教你练习行了吧!”

  柳芸儿站起来,手里捏着银针,手臂一动,手腕用力,针已出手。云深也如初一辙,同样手腕用力,针也是出手,可到底落在了哪儿,就不清楚了。柳芸儿掩嘴轻笑,道:“云深,这御针用的是巧劲,不是蛮力,你试试用幻阴指的手法,出针。”

  云深听了柳芸儿的建议,按照幻阴指的手法出针,结果虽然差强人意,但是比起上一次要好的不知多少。柳芸儿的出针手法则是药典里的拈花指,柔而有力。

  看到有了效果,云深一口气将手里的银针,依次射出,觉得不满意,又将桌上的另一份银针射尽,看着被扎的像刺猬一样的柱子,云深很满意的一笑,赶忙跑到柱子前,想将那些银针拔下再来一次。柳芸儿连忙制止了云深,道:“像你这样用蛮力去拔,得多少银针让你浪费。”柳芸儿说着,手上动作不停,特殊的手法将射尽柱子的银针拿了出来。云深也不傻,学着也成功取出了一枚,虽然很慢,但孰能生巧。一套银针三十六枚,柳芸儿凑够一套,交给了云深。而后有说道:“现在去看书,没有基础,怎么进步?”

  云深也听话,当即拿起了书,认真的阅读了起来。

  ……

  客栈里三娘红光满面,处处洋溢着幸福,一大早吩咐了所有伙计着急忙慌的去了外面,也不知去干啥了,以至于,客栈只能供酒,其他什么饭菜之类就别奢求了。三娘倒不在意,客人的看法,恐怕整个边城,也只有三娘敢这么凉客人,还能宾朋满座,生意兴隆。在大厅喝酒的叶枫看着三娘眉眼都快笑歪了,如今尝过酒水的叶枫早就知道了其作用,自然有了点酒量,喝了一杯,朝三娘不解的问道:“不知有什么喜事让三娘这般姿态?”

  还让叶枫问了个正着,三娘也不藏掖,对叶枫说道:“还真是喜事呐?”说话时,笑的更开心。

  见三娘这幅面容,叶枫也有些猜测,只不过这时脑袋有些昏沉,想不清楚,便问道:“会是何事?”

  “嫁人为妻!”话一出口,三娘脸上就挂起来一抹红晕。

  叶枫连忙贺喜,随后非要吵嚷着敬三娘一杯,可笑他那末微的酒量,怎么又勇气向三娘敬酒?三娘高兴,也不推脱,上前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午时,那些出去的伙计,一个个手里都拿满了东西,无一不是大红喜庆的物件儿。

  伙计将客栈的灯笼卸了一半,换成了红色的大红花,弄得整个客栈格外喜庆,伙计们也乐的合不拢嘴,他们可是第一次见三娘这样,也不含糊,但凡客栈的窗户,都贴上了喜字。客栈里的那些侠客及普通客人都很好奇,当然这群侠客已不是前一批人,自然不知道客栈发生的事,他们也不会关心,毕竟他们是冲着龙门宴会去的,都不想多耽误时间。但几乎来这儿的人,都会去湖心亭花销一番。

  三娘指挥着伙计架着梯子,将那最大的红花挂在了客栈门口,在街上,这无疑是最显眼的一道风景。街上摆摊的,过街的纷纷朝客栈看来,就连那群近几天,吵嚷着要抓淫贼的公子哥也一样,看着客栈。纷纷在大街上议论不停。

  这一番忙活,都是三娘在操办,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柳尘心出来忙活,属实奇怪。

  三娘还特意去街上卖字的先生手里,重金求了一副喜联。

  花开并蒂、欢歌随凤舞、佳偶百年欣遇;

  缘结同心、笑语伴龙腾、知音千里相逢。

  将对联贴在客栈门口两边的柱子上,配上大红花,就算是傻子都清楚,这是要办喜事,只是他们不知道是谁,会让三娘这样兴师动众。

  酒后,叶枫脑袋昏昏沉沉,起了心思,想回房休息。

  刚推开门,就见一银白精光朝面门而来,赶忙下腰,险些被击中,心里暗道:会是何人下手,还在自己的客房。当看到,还保持着出手姿势的云深,叶枫目光呆滞,心道: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之前,云深从柳芸儿那里得了药典,研读了一会儿,就在自己房间,感悟,每当遇到滞耗,就会停下认真研读药典。这不对百草药材,直接略过,也不看阴阳脉络,单单只看出针手法,拈花指。

  正看的入神,房门被打开,听到了声响,下意识地位手指一动,幻阴指带着银针射出。

  躲过攻击的叶枫,酒也醒的差不多了。量谁遇到这事,也会瞬间提神不少吧!

  云深自是出手后,才后知后觉的说道:“师兄,你没事吧?”

  呆滞的叶枫,晃了晃神,笑道:“你这小子,师兄教你的,你一点都没有记住,也不知道,芸儿是怎么做到的,竟让你这么努力,还有所收获。”

  云深也略有尴尬,道:“师兄,我现在的水平,感悟你的修为,是有困难的。”

  叶枫摇了摇头,手扶着脑袋,有些不满。

  楼下还在热火朝天的忙活着,听到声响的云深,赶忙找了新的话题,道:“楼下在干嘛?”

  叶枫本已有些气愤,为何自己和柳芸儿都是教,可自己所教却丝毫没有收获,随口道:“办喜事。”

  云深听到在办喜事,自他长得这般年纪,还没见过别人婚礼喜事,好奇的紧,也不问是谁再办,就赶忙去看热闹了。

  映入眼帘的是,勾来搭去的红花,配上之前就挂起的大红灯笼,相得益彰!云深眼睛都看直了。

  不停的在客栈走来走去,感受着这喜庆的气息。

  忙活的差不多时,三娘自然察觉到了这个好奇的家伙,面带桃花,莲步轻移,来到云深身旁。

  “三娘!”

  云深回头,看到三娘脸上的笑容,不觉也挂起了微笑。

  三娘像是解惑般的说道:“是不是有些疑惑?想知道是谁结婚?”

  云深点了点头,迫切的看着三娘,似乎他马上就要知晓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样。

  “呵呵呵,你这小家伙,那人可就在你眼前哦!”三娘道。

  云深则朝三娘身后看了看,发现没有,才突然惊醒,笑着看着三娘,仿佛有说不尽的话,想要问。但又不知道挑那个先问。

  这时一个伙计对三娘说道:“老板娘,厨房要不要购置些新鲜食材?”

  三娘直接豪气回道:“既然自己都觉得该购置食材,还需问我吗?”

  伙计赶忙从门口冲出,一想就是去购置新鲜食材了。

  ……

  衙门口,还和昨天一样,报案的人多如牛毛。钦差,饶是耐心的一件一件的处理。丝毫没有半点官架子。闲时,眼睛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夜色降临,边城广流传说三娘明日要完婚,邀边城有头有脸的人前去参加。此事,就连城墙边的戍卒,流浪街头的乞丐,无一不知,一时间,成了边城最负盛名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