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琴符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开始修行

琴符师 顽石痕 3260 2019.05.18 23:17

  柳芸儿情绪缓解之后,才发现云深已经在自己怀里睡着了。她纤手用手娟擦掉了云深眼角的泪痕,轻轻的将他放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和之前紫涵的眼神一样。

  此刻,叶枫却在庄老跟前受着批评,可庄老却没有一丝着急。只是不慌不忙的训斥着叶枫。叶枫见庄老并未在意,有些着急了。

  “师傅,您一会儿再来训责弟子吧,先把小师弟找回来吧!”叶枫眼中渴求道。

  “为师是怎么交代你的,你不但让他受了委屈,还把他弄丢了。这件事,你去好好反省一下,不然以后你这师弟被人杀害,你这师兄还是这样吗?你师弟的事不用你操心了,我会处理。”庄老眼中不满的说道。

  “是,师傅。”叶枫还是沮丧着脸。

  庄老其实早就感觉到云深回来了,只不过为了教训叶枫,也没有去看他,心中越来越多的事浮起,就连他也看不清这个小妖孽。抚着胡须,眼中越来越深沉。

  ……

  一夜熟睡,第二天早上,阳光正好,云深伸展着身体,揉了揉眼睛,跳下床。就看到柳芸儿端着一碗粥进来了。

  “你这小家伙终于醒了啊,我也不知道你昨天吃了什么,身体上的伤好了很多,今天师姐也给你熬了粥,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柳芸儿亲切的说着把粥喂给云深吃。

  吃了几口,云深轻声的说:“师姐,我现在都长大了,能自己吃饭的。你,你,其实可以,不用,喂我吃饭的。”

  “小东西,长大了,就嫌弃师姐了是吧?还是昨天有人给你喂,所以你看不上师姐。”柳芸儿质问道。

  “没有,我没有嫌弃师姐,我说过要保护师姐的,总不能一直让师姐照顾我吧!其实昨天的那个姐姐也挺好的,和师姐一样漂亮。”云深认真的说着。

  听到云深前半句,柳芸儿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可到后半句,之前所有的好情绪都失去了,心里小气的计较着那个姑娘和自己。毕竟和云深在一起那么多年,却和一个外人差不多。有些不乐意的说:“你居然叫她姐姐,不行,以后你只能叫我姐姐,她顶多只能叫师姐。照顾你这么多年,居然还没个外人叫的亲密。”

  “哦,师姐。”云深小心的回答。

  “还叫师姐?”柳芸儿有些不乐意的说。

  “姐姐…”

  “这就对了,要是有人在欺负你,师姐就替你教训他。”柳芸儿抱着云深轻轻的说着。

  “师姐,你学的不是医术吗?还能打人吗?”云深疑惑的问。

  “傻,医术又不止救人,还有毒药也是医术一种啊,姐姐我打不过他们,还不能毒他们吗?”柳芸儿笑着说道。

  “那师姐,我能学吗?”云深好奇的问。

  柳芸儿先是微微一愣,然后笑了,轻声说道:“只要你想学,姐姐教你就是了。这样遇到危险,也有一定的保命能力。”

  “哪我现在就要学。”云深兴奋的说道。抱住柳芸儿的胳膊,期待的看着。

  “好吧,我们去给师傅说一声,然后姐姐给你一本书,带你去认那些草药。”柳芸儿还是妥协了,轻声说道。“现在先把粥喝完。”

  ……

  柳芸儿带着云深去见了庄老,并说了云深的想法。

  “不行,必须先感应符道,这小子答应我老头子,到现在都没什么动静,现在又想学习药草。我符师宗的弟子都是在符师的基础上学习其他能力的,怎么能毁掉这传承下来的老规矩。”庄老有些恼怒的说。

  “师傅,难得云深想学,你就答应吧。何况你的标准本来就不低,大师兄足足废了六年才达到了你的要求。”柳芸儿有些哀求的说。

  “这小子怎么能和叶枫放一起对比,难道你忘了,这小子幼儿时就画出了一道符吗?这样的天赋感应符道用不了多久。”庄老好不退让的说。

  柳芸儿被庄老说的有些无语,无奈的看了云深一眼,刚想在和庄老说点什么?

  “好吧,姐姐,我就先和师傅学习符道。”云深突然开口,柳芸儿将刚要说出口的话收了回去。转头看着云深。轻轻的摸了摸他的额头。

  “既然这样,芸儿你先回去吧。”庄老也很诧异,但很快反应过来。

  柳芸儿朝庄老鞠了一躬,然后缓缓的退了出去。

  “云深,你先坐下,为师教你符师的基础,如何练习玄冥功。”庄老双手报园环于胸前。

  云深跟着庄老做同样的动作。

  “呼气呐息,抱元守一。”

  庄老动作再变化,周身气息盈盈。云深依旧跟着模仿,同时也默记这口诀。

  “气行四海,意守丹田。”

  “凝息练气,沉浮有力。”

  “内旋九天,归灵太虚。”

  运行一边内功,庄老双手一解,长舒一口浊气。双目随即落在云深身上,他周身没有任何气息流动,感觉体内各处经络都有堵塞,气息难以运行畅通。云深脸色越来越难看,隐隐有走火入魔的征兆。庄老随即出手,将内力强行打入云深体内进行引导。最终,云深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才有些缓和,庄老将他抱到自己床榻上休息。自己则在心中计较:“这小子真是妖孽,当初襁褓之时就能画出符文,现在却连符道内功都无法修行,莫不是老天在和我这老头子开玩笑。还是他本就不适合符道。看来还是让他跟芸儿学习药理吧。”

  ……

  云深醒来后发现自己浑身乏力。但还是能看出来,自己在柳芸儿的房间,脑袋混混沉沉的。挣扎着爬起来,走出了房间。就看到叶枫在院里练着拳。

  自昨日被庄老训斥后,叶枫便反省了自己,此刻身上也多了一丝稳重。呐息,收拳。随后走到云深跟前搀扶着他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接着说道:“师傅和芸儿一起出去了,让我告诉你好好休息。”

  “知道了,师兄,你刚才打的那个是什么拳。”云深看叶枫的态度也有了改变。

  “涌动拳。怎么你也想练吗?”叶枫好奇的问着。

  云深点了点头,好奇的问着:“师兄,你能教我吗?”

  “当然可以,只不过这拳法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所以师兄会带你进行体能训练。你可要撑住。”叶枫说着,同时想起了早晨庄老的叮嘱:“枫儿,你这小师弟虽然符道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周身筋脉尽堵,难修内功。你先带他修炼,为师在想想别的办法。”想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怜惜。

  云深眼中露出喜色,期待的看着叶枫,希望叶枫带他去练武。

  “别这么看着我,除非你休息好了,不然我是不会教你的。”叶枫无奈的说着。

  ……

  “师傅,我们来这里干嘛?”柳芸儿不解的问道。

  庄老看着远处,口里说着:“来这里寻找答案。”

  “这里有什么,到处都是树,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而且这里看起来也不像有人住啊。”柳芸儿还是很疑惑。

  四周树木丛生,猿跳鸟飞。一派人迹罕至的景象。总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

  云深心中盼着师兄教他武功,所以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就这样等着,晚霞染红了天空。这时的云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能跑能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虚弱状态。很快就跑到叶枫房间,脸上笑着说:“师兄,我现在休息好了,可以开始教我练武了吧!”

  “哦,先过来把饭吃了,吃完了再说,这事又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练成的。听话先吃饭。”叶枫平淡的说道。

  云深心里虽然不愿意,但还是乖乖的吃了晚饭。

  吃完之后又说:“现在我可以练习了吧?”

  “好吧,好吧。就依你,先教你呼吸纳气。”叶枫妥协的说道。

  叶枫示范着呼吸纳气,让自己的气息停留在一个平稳的状态。

  云深也跟着呼吸纳气,但总是不能让气息平稳。

  “平稳内息,秉持本心。不要乱。”叶枫指点道。

  渐渐的云深进入了状态,气息也有规律的呼吸。

  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云深心中也很兴奋,一口气不顺,猛的睁开眼睛,拍着胸口顺气,很快脸上又挂上了微笑。傻傻的看着叶枫。

  “今天很好,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开始训练,这会非常辛苦。”叶枫欣慰的说道。

  “嗯!”云深回应了一声,就跑出去。刚出门口,并没有直接回住处,而是在院里别捏的学着叶枫之前打的拳,不时的为自己鼓励。把自己折腾的满头大汗,才回屋子。进屋习惯性的叫了一句:“姐姐。”发现没人回应,云深才想起今天师兄说的话,“师傅和姐姐出去了。”

  云深有些心情低落,但一想到自己终于可以保护姐姐了,就不由的有些兴奋。又将叶枫教的呼吸纳气练习一番,直到感受的自己的气息越来越平稳才安稳的躺了下来。

  此时一直看着云深的叶枫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很快就尽了,由于昨天的折腾,云深感到很困,但还是咬牙起来了,穿好衣服,简单的梳洗后就出了房门。而此时叶枫已经在院里了。

  云深快步跑到叶枫跟前。兴奋的问:“师兄,今天我们练什么?”

  “练体力,以后不论打斗还是逃跑,体力都至关重要。”叶枫认真的说着。“接下来,我就带你去训练的地方。”

  天色还未完全透开,远处还是蒙蒙的看不清。

  ……

  叶枫走到宗门牌坊前停了下来,对云深说:“这就是今天训练的起点,终点就是山顶的宗门前的庭院。今天,你要来回跑五次哦。能不能完成。”

  “能。”云深肯定的说道。

  “那师兄在山顶等你。”说着叶枫身形一动,朝山顶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