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琴符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庄老的书信

琴符师 顽石痕 2711 2019.06.01 10:00

  一众人有不少被流影所伤,看着段风行逃走,心里愤懑不已。

  “真是可恶,让这厮逃了。”

  “这段风行不仅有些武功诡异,内功也不弱。能像现在这样不知是不是我们幸运?”

  “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吗?”

  “你跟的住他的步伐吗?”

  “还是看看这破庙有没有那些东西。”

  一众人找了一圈,最后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

  “三娘,那些人回来了。”老奴在门外弓着腰老生老气的说道。

  “哦,看来那些人到还是有些本事?”三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妩媚多姿的说道,从桌上拿起珠钗插入发髻,起身缓缓走出。站在门口,抚着栏杆看向众人说道,还不停玩弄发梢,笑盈盈说道:“诸位可是找到了那段风行?”

  此行中武功较强的武者说道:“不负所望。”

  “哦,那东西想必诸位已经拿回,不知现在何处?”三娘玩味的说道。众人一脸黑线。

  “东西,东西找到了,只是……”

  “只是什么?不必吞吞吐吐,大家都是江湖中人,自是不必介怀。”三娘说道。

  众人相互瞧了一眼,脸上满是失落之色。“咳,既三娘如此言说,我等也不必隐瞒。”那人抬手一个响指。只见几人将一大推打包好的东西抬了进来。

  “打开!”里面全是各种废铁弃铜。

  “几位这是什么意思,将这些废物抬入店内,还让我怎么做生意?”三娘生气的说道,一旁的老奴浑身气息流转,随时就要出手,众人也感觉到一股气势锁定了他们。连忙说道:“三娘勿怪,这些都是客栈仁人义士所丢之物。不然我等岂敢造次!”

  “哦,但愿你们没有说谎。”三娘说着,转身又对老奴说道:“你去请那些丢失物品的人,前来认领。”

  “是!”老奴应到后,只见双腿发力,快速的游走于各个房门口,不多时,便已回到三娘身边站着,丝毫看不出气息紊乱。

  只见众人焦急的下了楼,各自喊道:

  “我那家传的宝刀在哪里?”

  “我的八宝夜郎壶找到了?”

  “我的武功秘籍找到了,太好了,老子终于可以修炼了。哈哈。”

  ……

  “东西在哪里?快让我们看看。

  三娘对一旁的老奴使了个眼色,老奴气息攀升,一股傲世天下的姿态对众人说道:“诸位别急,先听老板娘说。”

  这时三娘才不慌不忙地说道:“诸位的物品已由几位同道千辛万苦帮你们找到,只是物件还得你们自己认领。”三娘莫能两可的话语,既给了丢失物件众人希望,又保住了找东西几位的名声。

  众人听后,连忙说道:“好好,还是快让我们看看东西吧!”

  三娘给那些人一个指示,将那一大堆的包裹打开,众人看到后,几乎都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还是上前去认领,毕竟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东西,有些地方还是很好辨认的,当看到自己贵重的物件,真的成了废品,一时难以接受。颤抖的双手拿着东西,眼中全是痛苦之色,对于习武之人,自己所用兵刃,比女人还要重要。如今一个个拿着废弃的碎片,呆呆看着。本以为,会是好消息,可结果还不如丢了,至少自己还能认为它是完好的。

  这时一个人狠狠的说道:“段风行,我朱某人与你不死不休。”

  此话音刚落,又有不少人也持同样的态度说道。

  这时云深才从楼上下来,没有发现琴,也没有发现琴的残骸。有些失落,但同时也有些幸运。刚开始,云深也想和众人一起去认领东西,但被叶枫拦住,让他先观察一下,所以云深在二楼,目睹了众人的表现,心里也有些忐忑。

  “师兄,没有找到。”云深对着走来的叶枫说道。

  “这也算是个好消息,至少,你不会看到它的残骸,或者它还完好。”叶枫说道。

  柳芸儿走到云深跟前,拿出早晨包点心的手绢说道:“别想那么多,吶,这手绢也不错啊,好生留着。女孩的手绢可是不会随意送出的?”

  “呃,哪我下次见到她,就还她。”云深说着又觉得有些不对,接着又说:“可是我连她的样子都没看清。”

  “呵呵!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柳芸儿笑着说道,随后也不理云深径自回了客房。

  “师兄,姐姐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云深疑惑的看着叶枫说道。

  叶枫叹息,无奈的说道:“师兄和你一样,也不懂啊?”

  “啊!”

  这时众人眼露惊恐之色,二楼的三娘看的也是眉头紧皱。那些废弃的物品突然燃气黑色火焰,将毫无防备的众人打伤。

  云深和叶枫看到后,冷静异常。心里早已飘出答案。

  “云深,我们回房。”叶枫平淡的说道。云深心领神会,两人随后快速回到了房间。

  “咦,那两个小家伙,也不简单啊?”三娘说着脸上露出笑意。一旁的老奴看到也不茫然的低下头。目光看着众人。

  那黑色火焰只是攻击了一次,便消失不见。众人也都开始疗伤,之前那些追段风行的人一脸黑线,原来这一切都在别人的算计中,心里不觉得有了寒气,三娘这时,转身进了房间,这两天没有开门,所以一直没有去柜台。

  “下去查一下那两个小家伙。”说着三娘关上了门,那老奴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房间内,叶枫说道:“看来那段风行就是邪符师。那么那老者就很有可能是我符师宗长者。”

  柳芸儿不知何时也在叶枫房内,这时轻声说道:“也不知这次下山的弟子都怎么样了?会不会也遇到了邪符师。”

  “哦,对了,师父下山的时候交给我们每人一份书信。”叶枫手拍在脑袋上说道。随后从怀中拿出书信,以符文扯开信封,展开:

  枫儿,为师相信你,不会在十天内打开书信。以下的事必须谨记,从此你们便不再是符师宗弟子。

  (看到这里,三人如雷霆灌顶,呆住了,心里不停的问为什么?)

  这是宗门的决定,也是为师的决定。你们可以自行参加门派,但不得轻易展露符术,否则必会引来杀身之祸。同时你们也不能回来,宗门从此封山,只出不进,等待那毁灭性灾难的来临,但凡回山者,毁去符之本源。就算这时你们回来,也已经没有符师宗了?这也是为师一直斥责你对为师宗门事物的关心,那样你必然是长老殿成员,难逃一死,为师也算是私心吧?

  (几人已经被书信的内容打击的垂头丧气。)

  江湖已经不是从前的江湖了,到处充满了阴谋,你们要小心应付。邪符师已经蠢蠢欲动,这江湖动乱已经开始,小心应对。

  信完了,几人内心万般不是滋味。云深也想打开书信,却被信封上的符文封印了本源,也就意味着修炼比常人难数倍不止。

  云深小声的说道:“师兄,要不我们回去吧!”

  “不行,师父是不会开玩笑的,如果回去,本源被毁,那么就只是普通人,回去又有什么用?”叶枫冷静的说道,冷静的让人觉得无情。

  “可就这样明知道要师父被人杀害,宗门要被毁,无动于衷吗?”云深有些眼红的说道,泪水已经流了出来。

  “已经玩了,宗门没了?如今已经过去半月。晚了?”叶枫无力的说道。

  柳芸儿眼角的泪水已经模糊。不断的摇头,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但却又是庄老亲自说的。

  泪眼朦胧的从怀里拿出庄老给她的书信。她的书信很平常,信封是开着的,打开书信:

  芸儿,为师知道你本性善良,云深还需要你照顾。对于宗门的事,你们也不必介意,这一切都是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

  你们要好好的活下去,这也是为师的心愿。

  信很简短,但众人却始终难以释怀,一夜无眠。

  月色依旧,晨色未起。

  云深泪目,在房顶感受着气息流动。叶枫和柳芸儿比云深要好一点,毕竟云深才十二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