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华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开始发难

莲华似锦 花白露 2023 2019.09.25 22:00

  韶华心中很是纳闷,太后此举倒底是为何,明明不待见逍遥王,为何还破了先前的规矩招逍遥王回宫呢。

  难道是……

  陆续又有人献上寿礼,偶尔太后还难得地露出几丝笑意。

  待歌舞快到尾声之时,太后站起身向众人道:“老了,老了,哀家有些累了,后面还有很多新奇的歌舞鼓乐,你们年轻人精力甚多,权且继续玩乐吧,哀家先去休息去了。”

  太后话音一落自然有丫鬟过来搀扶。

  “母后,儿子送您回寿康宫吧。”皇上道。

  “是啊,母后,儿媳和皇上一起送您回去吧。”

  太后摆了摆手,难得语气温和地道:“难得家宴一回,这次算是聚齐了人,你们二人若随我老婆子走了,这些孩子怕是也跟着散了。留下吧,哀家有春花和秋月服侍就够了。”

  帝后二人只得领命留下了,果然后面的歌舞充满了异域风情,得了很多的赞许声。

  太后虽然已经离宴,但是有皇上和皇后坐镇,韶华和逍遥王也不好就这么离席,只好耐心做着等候,一般宫宴上,皇上溜得都很快,不知这次是怎么了,有如泰山的坐在那。

  过了许久,坐在上面的皇后道:“先前听闻逍遥王妃的身子有恙,不知现下可好些了?”

  皇后的这一句话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众人齐刷刷地看向韶华,那目光里有同情,有鄙夷,还有一些人明显是想要看笑话。

  韶华起身作了一揖,道“谢皇后娘娘关怀,臣妾现下已经好了。”

  皇后点了点头,似乎很是欣慰的样子,又关切地问道:“既然已经大好了,那还要抓紧时间赶紧为逍遥王府开枝散叶才好。”

  向来与皇后交好的几位妃子也随声附和着。

  韶华做出一副害羞的样子,“臣妾谨记皇后娘娘的教诲。”

  韶华心中有些不安,想必是要兴师问罪了。

  皇后娘娘满意地点点头,端起琉璃酒壶为身边的皇上斟了一杯酒,又为自己满上,帝后互敬,相继一饮而尽。

  好似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韶华刚松了一口气,便听珍妃阴阳怪气地道:“皇上和皇后娘娘怕是不知呢,听闻逍遥王府里有一处园子,里面关着很多位美人,都是各位娘娘们和一些大人们献给逍遥王的姬妾。好端端的美人却被关了起来,真是可怜兮兮的,据说连王爷的面都没见过,这叫什么事啊?不知此举是逍遥王的意思,还是咱们这位王妃的意思。”

  这位好事的珍妃说完便拍着胸脯,似乎此事关乎了她的命一样,很是不平。

  逍遥王眼中的厉色一闪而过,语气淡淡地道:“我逍遥王府离京都甚远,不知这位……”

  逍遥王说道此处停了下来,很明显是不知道这位爱管闲事的妃嫔是哪位。

  皇宫里自然不缺爱解围的,一位面慈的老太监忙解释道:“回逍遥王,老奴多嘴,这位是珍妃娘娘。”

  逍遥王向这位老太监点了点头,“哦,原来是珍妃娘娘,不知珍妃娘娘身居深宫,是如何得知我王府后院里的私事的?”

  逍遥王目光犀利地看向这位珍妃娘娘,珍妃的目光有些闪躲,皇后见此暗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而一旁的皇上好似没看到一般,喝着美酒,赏着歌舞,对此事完全不理会。

  “王爷不必追问本妃是如何知道的,您就说是不是有这事吧?”珍妃娘娘拿出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强词夺理地问道。

  逍遥王冷笑了一声,“众位将这些女人送入我府中的时候,王府还没建成,挑了最好的位置让她们住着,是有侍卫在园子外把手,那是因为王府在建,有很多外男,此举是为保护她们,想不到珍妃娘娘却拿此事做文章。”

  一旁的祥嫔为珍妃开解道:“珍妃娘娘虽说是远在宫中,但如此说也是有凭据的,早先娘娘将自己的表妹香雪送入逍遥王府,没想到竟被害死在逍遥王府。”

  皇后眉头微皱,训斥道:“什么死不死的,今儿个可是太后她老人家的寿诞,你竟如此大逆不道,还不跪下。”

  这祥嫔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娓娓跪下,确实不怕死的继续道:“嫔妾言语不当,请皇后娘娘处置,但是珍妃娘娘的表妹总归是一条人命啊,皇后娘娘您不能不管啊。”

  珍妃娘娘也跪了下来,一副强忍着不哭的样子,声音很是委屈地道:“皇上,皇后娘娘您二位要为嫔妾做主啊!”

  皇后看了一眼皇上,皇上将手中的酒盏重重地摔在桌子上,怒道:“真是扫兴,真应该把你们拉出去通通斩了。”

  下面的歌舞瞬间停了下来,刚刚她们只专心跳舞来着,且所有舞姬的目光都飞在皇上身上,根本没留意先前发生了什么,所以当皇上如此叱喝的时候,这些个舞姬吓得瑟瑟发抖,接连跪下来,浮在地上。

  珍妃娘娘和祥嫔连忙跪在那把头磕在地上。

  皇上站起身,看也未看皇后一眼,“你这皇后是怎么当的,没来由的让朕跟着烦心,这里就交给你了,不要来烦朕。”

  皇上说完从龙椅上走了下去,走到祥嫔身边时,还朝着她的身子踢了一脚,祥嫔“哎呦”一声,就歪在那,一动不敢动。

  皇上见刚刚的那些舞姬各个跪伏在地上,有些不快地道:“咦,你们跟着跪下来做甚,跟着朕回宫,我们继续喝酒跳舞。”

  众位妃嫔见皇上如此孟浪,纷纷向这些舞姬投去了怨怼的目光,这些舞姬感觉有如芒刺在背,各个缩着身子,埋着头,倒着小碎步跟在皇上身后。

  皇上离去后,大殿里瞬间静谧下来,一时之间竟有些尴尬,毕竟刚刚皇上并未给皇后好脸色,这倒这是少见,帝后之间到底是否像传言那般恩爱,怎的皇上突然冲着皇后发了脾气。

  跪在下面的珍妃和祥嫔都是皇后一党,平日里做惯了溜须拍马的事。此时这台阶一定由她们俩个亲自垫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