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华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幽花谷

莲华似锦 花白露 2047 2019.10.22 23:00

  “楼主,真要让那姑娘和禽兽不如的父亲相见吗?”唐俭继续问道。

  姜锦还是不语。

  唐俭忽地捂住嘴,楼主身上的戾气未消,自己这般追问不是故意往刀尖儿上撞吗?

  正在此时,袭花袅袅娜娜地从前面的楼梯口里转出来,眼睛红肿得像两颗桃子似的,瞥见姜锦连忙又转了回去。

  “袭花,你过来。”姜锦喊道,随后回头给了唐俭一记眼刀。

  袭花只得乖乖挪过来,很是羞愧地捂着眼睛。

  “别遮了,你为何要在脸上顶两颗桃子?”姜锦问道。

  桃子?袭花有瞬间的怔愣,随后立即明白这“桃子”意有所指,一脸的委屈,怯懦地回道:“今日,夫君他毫无缘由地凶妾身八回了。”说完气愤地瞪着唐俭,红肿得只剩一条线的眼睛看起来很是滑稽。

  姜锦正颜厉色地对唐俭道:“你还真是长本事了,她嫁你为妇,不是让你凶的。终于明白为何小小的寻人差事都会被你办砸了。你这般治家无方,又怎能管好楼中事务。”

  唐俭心知大事不妙,急切地道:“楼主,那是因为……”

  “闭嘴。”姜锦又对袭花道:“袭花,今夜起你便罚他跪黄豆思过,不跪满两个时辰不得起来,连跪十天。你若对他有半分心软,我便命人将你那些胭脂膏粉、簪钗花钿通通丢掉。”姜锦说完转身离去,独留这对冤家夫妻一脸呆愣地彼此对望。

  姜锦从密室离开缥缈楼,世人只知缥缈楼的大总管唐俭是个厉害人物,却不知楼主是何方神圣,就连坊间传说都很少,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

  姜锦站在幽花谷醉芳亭时,天边的暮霞与烂漫花海连城一片,原本素雪的锦衣上裹了层瑰丽的画卷。

  2

  一名小花侍见醉芳亭里立着一位戴着面具的男子,便知这一定是楼主了。

  这是她第一次见楼主,声音里有些细微的颤抖。“奴婢参见楼主。”

  姜锦见她鬓边簪了一朵芍药花,问道:“可知你们芳使现在何处?”

  小花侍歪着头想了片刻道:“回楼主,这会儿芳使应该在玄机阁。”

  她很想趁此机会侍奉在楼主身侧,可楼主似乎要去玄机阁,那里可是她这等花侍的禁地,据说阁中藏的尽是苍梧乃至东洲十二国的秘闻。

  微风卷着飘舞在空中的花瓣,铺满醉芳亭的青石板和台阶,姜锦拾级而下,又穿过百花簇拥的长廊,来到玄机阁。

  一名长相娇媚的女子连忙上前行礼道:“芳使芍药参见花主。”

  姜锦上前扶起芍药,“早先便说过,莫要叫我花主,只有你记不住。”

  “是,楼主,属下这便记住了。”芍药笑着引姜锦坐在阁前的花廊下。

  姜锦叹息了一声,“琼璧花主的女儿还是没寻到半点线索吗?”

  芍药摇了摇头,“都是我等办事不利,查了这么多年,竟连是生是死都不知。”

  姜锦的目光落在花廊外的一株海棠上。“继续查,定要完成她老人家的遗愿。”

  芍药有些犹豫不定,最终还是道:“楼主,琼璧花主玉殒前,已言明将花主之位传给您,您真的不必如此推辞。再说,就算能找到琼璧花主的女儿,她是否能胜任花主之位还两说呢。”

  “不能胜任又如何,有你我和众位芳使在,尽心辅佐一年半载,想必不会有差错。寻到女儿并辅佐她继承花主之位是琼璧花主毕生所望,她老人家生前待我如亲生女儿,我定要完成她的心愿,此事以后莫要再提。”姜锦道。

  有小花侍上前为二人奉上花茶,姜锦端起琉璃茶杯,顿觉清香沁脾,忍不住一饮而尽,先前的复杂情绪瞬间无影无踪。

  “此茶世间难寻,对得起它花灵的称号。”姜锦赞道。

  芍药笑道:“世人确实是难寻此茶,但楼主您却无此等烦忧,这整个幽花谷都是您的,您想喝多少便喝多少。”

  姜锦有些无奈,想必芍药等芳使早已把她视为花主了,忙转移了话题道:“近来的苍梧暗流涌动,谷中可安好?”

  “谷中一切正常,有芍药在,楼主无需挂心。”芍药道。

  “近来我常出去奔波,幽花谷这边就有劳你们几位芳使了。”姜锦道。

  “楼主为何这般客气,如果不是您,我们几位怕是早就哀骨遍野了。”芍药的眼眸里有些落寞。

  姜锦觉得自己这话题转得有些失败,“往事便不必再提了,我这次回谷有事要你办?”姜锦正色道。

  芍药眼里的落寞顿时消散,很是兴奋地道:“何事?”

  姜锦凑到芍药耳旁轻语了几句,芍药立即起身道:“楼主在这里稍坐片刻,我这便为您取来。”

  芍药进了玄机阁,一名头簪芍药的花侍正从一只白鸽腿上解下细小的竹管,又顺手放了白鸽。另有数名头簪海棠的花侍正伏案抄阅,在她们的身后是一排又一排的紫木架子,每个架子上的格子都大小高低各不相同,上面塞满了竹简和各式书卷。

  芍药从那名刚放飞白鸽的花侍手中接过一本厚厚的书簿,查阅了片刻后,向角落里的一个架子处走去,从格子里端出两个紫檀木匣。

  芍药回到姜锦身边时,姜锦看到第五只白鸽从玄机阁里飞出来,落在木笼上休憩。

  姜锦依次打开紫檀木匣,仔细地翻看了一阵儿后,只收起一个木匣。“以后有关他和卫虚国皇宫里的消息要及时向我禀报。”

  芍药点头称是。

  姜锦又向芍药要了纸墨,清秀而又铿锵有力的墨字跃然于纸上……

  春夜微寒,月华如水。

  姜锦拒绝了丫鬟淳心安寝的提议,怀里抱着桃花醉,身子几个跳跃后落到屋顶。她将身影藏在枝繁叶茂下的琉璃瓦上,清冷的月光透过枝叶点缀着她的锦衣。

  淳心担心主子染上风寒,手里捧着湖蓝色斗篷站在矮墙旁,犹豫着要不要从这爬上去。

  “交给我吧!”姜府大公子姜墨不知何时站在淳心的身后。

  淳心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心说这大公子走路从来没有声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