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华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重新开始

莲华似锦 花白露 2111 2019.10.19 22:00

  天下人皆知苍梧是个钟灵毓秀,物华天宝的福地,更有传闻说:得苍梧者得天下!然而千百年来,苍梧一直是块无主之地,甚是神秘。

  苍梧云安长街的尽头,有一座终日云雾缭绕的缥缈山,山上有一处山崖,雾霭重重,宛若仙境。

  崖边有一座雕有“薄命崖”的石碑,传说曾有痴情怨女在这里殉情,故此得名。

  石碑周围缠绕着青色粗壮的藤蔓,像绿色的瀑布顺着崖壁流淌而下。

  突然石碑之后的藤蔓有些异动,原来那藤蔓之下藏着一个木制机关,一名少女请推石板,左右张望见四下无人,身子敏捷地跳了出来。

  少女身着一条樱粉广袖留仙裙,绾着灵蛇鬓,髻上没有太多装饰,只簪着几朵碧玉珠花,流苏面纱美轮美奂,整个人越发的婉约而灵动。

  她名叫姜锦,常来这里散心,这会儿时间尚早,便站在崖边欣赏了一阵儿云雾,突觉有些困倦,忍不住张开手臂,伸了个懒腰。

  这对姜锦来说再寻常不过了,可如若此时有人站在她背后,一眼望去,她这举止未免也太诡异了些。

  果然,姜锦听身后有人道:“姑娘三思,莫要想不开啊!”声音温润如玉。

  姜锦疑惑地转头,见不远处一位风朗俊逸的蓝衣公子向她奔来,他是误会自己要跳崖吗?

  就在此时,她看见一只羽箭擦过那蓝衣公子的鬓边,直直地向她射来。

  躲闪间,她的脚下一滑,身子向悬崖下跌去。她很是熟悉这悬崖,心想只要能抓住崖壁上的藤蔓,便有生机。

  就在她的视线和崖面快要平行时,手腕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握住,她的袖口微微下滑,如雪的肌肤上盛开着一朵娇艳的红莲。

  姜锦来不及多想,连忙用另一只手抓住崖壁上一根粗壮的藤蔓,双脚也分别蹬在两根藤蔓之上,这才松了口气。抬头向上看,竟发现那蓝衣公子正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裸露在外的一截小臂,自己这是遭遇登徒子了吗?

  这时又有两只羽箭从二人头顶飞过,后面的刺客大概是被这位登徒子引来的吧。姜锦觉得自己此时还是挂在崖壁上比较安全,等他们都打完了,人散了,自己再悄悄地爬上去。

  于是对那位公子道:“公子,男女授受不亲,还请松开我!”

  那公子方才回过神来,似乎没太听清姜锦的话,猛地一用力,想将她拉上去。

  姜锦却使劲儿地抓着崖壁上的藤蔓,死活不上去。

  蓝衣公子不知这崖壁上的玄机,有些疑惑地望着姜锦,心中大概是想,他身后经常追着刺客,能活着实属不易,这里竟还有人这般不珍惜性命。

  “这位姑娘,天无绝人之路,先上来再计较。”说着又是向上一拎,自然是拎不动。

  “你误会了,本姑娘才不会寻死,你先让我在这挂一会儿,你身后有人上来了?”姜锦最后还好心地提醒着。

  时间紧迫,蓝衣公子微蹙眉头,想起刚刚看到的那朵红莲,他是绝不会让她寻思的,心生一计:“好,我这就松开姑娘。”

  姜锦道:“嗯,你让我自生自灭即可。”

  就在姜锦狐疑这登徒子怎么还不松手时,那蓝衣公子突然发力,这次他用了全力,终究是将姜锦拉了上去。

  姜锦的手指一痛,大概是被藤蔓擦伤了吧,可她来不及发怒,因为崖上的情形实在是不容乐观,近十个黑衣人手持冰刃,向二人飞扑过来。

  蓝衣公子轻揽着她,纵身一跃,闪开崖边。至于男女授受不亲,姜锦已经管不了那许多了,只要自己能平安无事就好。

  蓝衣公子一手将她护在身后,另一手持剑和那些黑衣人拼杀,虽然这蓝衣公子的功夫很是不错,也打翻几个黑衣人,但无奈寡不敌众,还要分心护着她,有些稍显吃力。

  尽管姜锦的功夫很是不济,但此时她实在不好意思拖后腿。

  身上是新换的留仙裙,自然没藏着暗器,无奈之下踢起地上的一把染血的大刀,趁那些黑衣人对她没有任何防备,一刀拍向一名黑衣人的脸颊,那黑衣人怕是没有想到这天底下还有这种招式,眼冒金星,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姜锦不是不能将其一刀致命,只是她不想杀人,也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她怕封不住前世的记忆。

  她这一招只能用一次,却成功地吸引了几名黑衣人的注意,也成功地减缓了蓝衣公子的压力。

  姜锦的速度很快,如一条泥鳅般周旋在几名黑衣人之间。她虽是打不出漂亮的攻击人的招式,但是却和师父学了一身打不过就跑的好本事。

  黑衣人见奈何不了她,又看出她似乎不敢伤人,便不再与她周旋,又重新杀向蓝衣公子,好在此时几名青衣小帽打扮的人冲将上来,各个身手了得。

  姜锦觉得这崖上太过拥挤,便纵身一跃,端坐在石碑上看热闹。

  眼前局势已很是明显,黑衣人似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下了。

  蓝衣公子不再理会正做垂死挣扎的黑衣人,收剑入鞘,转头望向粉衣少女。

  少女裙裾飘曳,流苏遮面,那双眸子澄澈如秋水,顾盼神飞间,似乎又从骨子里生出一股淡淡的疏离之感。

  蓝衣公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她……,她似乎太过冷静了,从始至终竟从未生出一丝恐惧。

  最后一名黑衣人倒下后,姜锦收回目光,见蓝衣公子向自己缓缓走来,便多打量了几眼,她原以为唐俭已然是美男子了,眼前这位公子却比唐俭俊朗了许多。

  再一细看,心中突地一跳,为何这男子的眼神里满是探究之色,自己有何处是值得他疑惑的呢?但愿他只是猜测自己为何要轻生吧。轻生?一个想要轻生的寻常女子,又被卷进追杀之中,是否表现得太过于淡定了。

  看来她要格外小心了,自己的身份不能透漏出半分,面上淡定自若,藏在衣袖中的玉手紧握,这一握牵扯了手上的伤口,姜锦轻叫出声,连忙展开左手,这才记起这手在坠崖时受了伤。

  这一幕自然落在蓝衣公子的眸中,蓝衣公子眉头紧蹙,那石碑之上只能容一人,他不及多想,双脚踮地,飞身向上,竟将姜锦抱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