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华似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她本姓苏

莲华似锦 花白露 2061 2019.07.31 22:00

  听竹苑里,风尘仆仆的医女忍冬推开宓夫人的房门。

  宓夫人见是忍冬,摆了摆手,正伺候在一旁的丫鬟便退了出去。

  忍冬向宓夫人行了礼。“夫人,我回来了。”

  “瞧你这满头汗,快过来坐。”宓夫人说着为她倒了一杯茶水

  “谢夫人。”

  “不必和我这么客气,这次如若不是你在听竹苑,韶儿恐怕会……”宓夫人很是忧愁的说。

  “夫人快别这么说,如果不是您先前冒死救我,恐怕我现在已经身处乱葬岗了。”

  “我那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宓夫人想了一想又道:“幸好被我赶上了,否则,我怕是要愧对你的母亲了。听朦胧说你去采药了。”

  “嗯,这些天,我去了趟云山谷,想看看那的云深前辈是否回来了。可惜我在那等了半个月,却还不见他的身影。担心小姐的身体,便连忙赶了回来。”

  “云深前辈,他是谁?”宓夫人问道。

  “他是我师父的好友,我曾听师父说过,他对噬心花有些了解,所以我想看看他那是否有解毒的办法。”

  “哎,韶儿的病让你费心了。”

  “可惜,我的医术还不够精湛,只能暂且压制住小姐体内的毒。但只要她不再大量消耗内力,不像之前那般操心劳碌,就不会有事。”

  宓夫人无奈地笑道:“这方面你不必担心,那臭丫头的功夫很差的,之前给她请了那么多师父她都不正经学。再说,自从她醒后,没人和她说,她先前还会点功夫。”

  忍冬又提醒道:“最好不要告诉她,她之前是……”

  宓夫人笑着打断道:“这个就更不用担心了,再过一阵她就要离开苍梧,嫁到卫虚国了。”

  “逍遥王平安归来了?”

  宓夫人笑着点了点头。

  “忍冬这里先恭喜夫人和小姐了。”

  “你先等一下。”宓夫人说完,进了内室,不一会儿,拿着一封信从里面走出来。

  “这封信你先收好。”

  忍冬不解的问道:“夫人,这是什么?”

  “等韶儿出嫁后,这听竹苑恐怕没法再呆下去了!我为你写了一封推荐信,对你来说,她那儿是个好去处。”

  忍冬摇头道:“不,夫人,您的恩情我还没报完。”

  宓夫人笑道:“恩情,你的母亲当年也曾帮过我,我们这样报来报去的,哪还有完呢?傻孩子,我那位朋友,她一生苦研医理,治病救人。你若去了,她一定会很开心吧。”

  忍冬站起身,向宓夫人行礼。“夫人,您的恩情,忍冬没齿难忘。不如,我先随小姐去卫虚国,等小姐的病情稳定了,我再离开。”

  宓夫人想了一想,回道:“我把信交给你了,你自己做决定。不过,无论怎样,我先替韶儿谢谢你。”

  随后又道,“你这一路赶回来,怕是累了吧!赶快回去休息吧,先不用看韶儿去,她怕是还没回来。”

  忍冬辞了夫人,回房休息去了。

  折腾了一天,韶华有些累了,和哥哥一起去给娘亲请了安,便回房休息了。

  宓夫人房中,不知母子二人正谈论着什么,只见私下里一向很是淡定的宓夫人,脸上现出了惊惧之色。

  “那人真的能帮韶儿解毒吗?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宓夫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朦胧扶着宓夫人坐下来,回道:“逍遥王说,如果能快些到达卫虚国,便有九成的把握。时间晚一些,便多一些风险。”

  “迎亲队伍还有多久能到苍梧?”

  “五日。”

  “卫虚国那里可安排妥当了?”

  “娘,您放心,都已安排好了。”

  宓夫人长长地舒出一口气。“这次,你也跟着去吧!否则我实在是不放心。”

  朦胧听后有些为难的道:“这不行,我若离开了,谁来保护您的安全?再说这听竹苑里还有……”

  “你不必替娘担心,这些年,风风雨雨的,什么阵势娘没见过?不过,这两天你多带些人回来,就借着韶儿大婚需要人手的名头吧。没准娘还要陪着别人演一出戏。”

  这是韶华自从苏醒后第一次失眠。

  回想起白天和逍遥王见面的情形,感觉这个人除了偶尔有些唐突,倒是也没有给她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不过,她今天似乎也有些“唐突”了。

  她想起话本里那些女子在出嫁前,对自己的未来夫君,或是爱慕已久,或是各种幻想和期待,而她却毫无想法,越是想要找出点感觉,便越能感受到内心的荒芜。

  现在,她倒是很想知道,过去的那个自己会如何面对今天的局面。

  她又思量了很久,决定还是要按着她先前想出的那个办法,做一些准备,以保她在危机时刻能够全身而退。

  第二日,韶华像往常一样,去给娘亲请安。

  她一进门,便被楚婆婆和几个丫鬟簇拥进娘亲的内室。

  娘亲正整理着衣架上的一件喜服,见她进来,连忙把她拉到喜服前。

  “韶儿,快看看,喜不喜欢?”

  韶华用手轻轻抚摸着喜服,听一旁的楚婆婆道:“小姐还不知道吧,这是夫人熬了几个通宵,亲手缝制的喜服。哎呦,老奴这一辈子,常见夫人手拿刀剑,显少见夫人拿针线哩。”

  韶华不禁在心里叹息,可惜她不会笑,也不会哭,否则像话本中的那些要出阁的女子,扑到娘亲怀里哭一会,笑一会,才算不罔了此时的气氛吧。

  无奈只得也扑到娘亲的怀里,因不能哭笑,只能用手轻轻地拍着娘亲的背。

  宓夫人见韶华如此,心中又是欣慰,又是心酸,眼泪不停地在眼圈里打着转。又想起这丫头不喜欢她哭,便又将眼泪生生的憋了回去。

  楚婆婆见母女二人如此,在一旁劝说了几句后,扶着二人做到一旁的塌上,又引着众丫鬟退出去了。

  宓夫人用钥匙打开一个银制匣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金黄色的卷轴。

  “韶儿,你打开看看,这是什么?”

  韶华打开那卷轴。

  “这是那道金口玉言的圣旨。”韶华说完,用探寻的目光去看娘亲。

  “你再看看。”

  韶华细细一看,上面“苏韶华”三个字很是显眼,她原来姓苏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