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华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不速之客

莲华似锦 花白露 2116 2019.09.16 22:00

  “你来做什么?”逍遥王没好气的问道。

  恒王觉得自己还是小心说话为好,似乎已经惹恼了三哥。“三哥,嫂嫂送给我的棋子实在是太好了,手痒难耐,所以想找三哥你陪我下下棋。”

  恒王边说边观察着逍遥王的表情,见自己的三哥脸上越发的阴暗,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心道看来今夜只能自己陪着自己下棋了。

  “就你那臭棋篓子,白瞎了你三嫂送你这副棋子。”逍遥王的言语有些犀利,恒王心中越发的委屈,不下就不下呗,戳人家痛处干什么呢。

  韶华见恒王一脸失望的样子,又觉得自家王爷的脾气发得太没道理,于是稍稍热情地引着恒王坐到一个张八仙桌前坐下,轻声道:“我的棋艺也不精,不如三嫂陪你下如何。”

  恒王知道三嫂此举是有意安慰于他,他若真和三嫂下棋,怕是三哥杀了他的心都有,三哥原是一颗铁树,先前从未见其开花,如今开了花占有欲很是强烈,自己先前提过很多次想见三嫂,都被自己这位三哥拒绝了。在三哥心里,三嫂是个无价之宝,别人连瞧上一眼都不可以,更何况和自己下盘棋了。

  但是恒王是一个不怕事的且还是一个爱挑事的,从来不记后果。“太好了,三嫂,弟弟在这里先谢过了。”恒王说完作了一揖。

  恒王打开棋盘,在上面摆着棋子,还未待韶华在恒王的对面做好,逍遥王便抢先坐了下来。

  韶华瞧了一眼气呼呼的逍遥王,心中不禁有些无奈。而对面的恒王却苦着脸,心道,三哥怕是要把他杀得片甲不留了。

  果不其然,二人一开场恒王便连连败退,棋盘上的白玉棋子越来越少。儿逍遥王却满面春风,气度悠闲地喝着茶,似乎主要是在品茶,顺道和他下盘棋。

  “听说惠妃娘娘正想为你寻一门亲事,我看刘阁老的孙女不错,且在京中美名非凡。等回宫见了惠妃娘娘,本王便为你推举此女。”逍遥王不咸不淡地道。

  恒王听了,心中一惊,刘阁老的孙女,那个名响京都的母夜叉吗?恒王急忙摇摇头,“三哥,你可饶了弟弟吧,万万不可。”声音里满是求饶的味道。

  “相信惠妃娘娘对此女会很是满意,正好帮你收收性子,没准还能磨上一磨。”逍遥王似乎是没听懂恒王的话,自顾自地道。

  恒王心中一横,想和三哥来个硬碰硬,豪情万丈。

  “三哥。”

  恒王唤了一声,见逍遥王头都没抬,并不理会他,于是又连唤了两声。

  逍遥王终于抬起了头,恒王将目光望向软塌上的一床被子。恒王此举可算是往刀口上撞,但是他不怕啊,觉得气一气三哥心里爽啊,如不是三嫂在,恐怕他现在早已哼起青楼里的小调了。

  逍遥王用手用力地捏住恒王正捡棋子的手腕,力道越来越大,捏得恒王冷汗直流,却抽不回手。

  “说你是臭棋篓子,一点都没委屈了你,这步棋不该这么下,三哥教你。”逍遥王说完,越发用力地捏着恒王的手腕,在棋盘上左绕右绕的,在饶了好几圈后,终于松开了恒王的手腕。随后自己捏起一只棋子,很是利落地放在了棋盘上。

  恒王连忙缩回手,揉着手腕,不好意思叫痛,生生忍者,冷汗直流,无论如何都不能在三嫂面前丢丑啊。

  这时又传来逍遥王温润的声音,可听在恒王耳里却是冰冷的。“该轮到你了,想好了再下,否则本王不吝惜赐教。”

  拿着棋子的手一抖,心道,三哥不会故技重施吧,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看书的三嫂,觉得还是要搬救兵的好,否则这盘棋还没下完,自己的手腕先废了。可要找一个什么理由才好呢?

  突然灵机一动,对韶华道:“三嫂为何还送我两盒首饰啊,难道是要宋给我母妃的吗?”

  正在津津有味看着话本的韶华,正看到关键处时被恒王打断了,无奈地回道:“是送给你的。你三哥说你平日里的爱好除了下棋外,还爱送小姑娘们首饰,于是我就为你准备了两盒首饰,如果以后用完了,和三嫂说一声,三嫂这里多着呢。”韶华说完低头继续看书,不再理会恒王。

  恒王心里这个苦啊,怎么三嫂和三哥如此像,都喜欢拿话噎人。再说,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送小姑娘首饰了,他自己怎么不知道。“三哥,你坑我?”

  逍遥王挑了挑眉,很是开心地道:“我有吗?上次明明看你送个一个丫鬟一只朱钗。”

  恒王在心中哀叹,知道自己不该惹了这对夫妻,又瞧了瞧自己通红的手腕,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开始收拾棋子决定卷棋子走人。

  韶华望了一眼兄弟二人,见恒王这么快就走,于是对逍遥王道:“你杀得他太狠了吗,怎么不给他留点余地。”又见恒王一脸的失落和委屈,面如土灰,继续道:“你瞧他面上就快要挂不住了,还不哄哄吗?”

  恒王听了韶华的话,心中的哀怨更甚,三嫂这是在安慰我吗,怎么听怎么像是挖苦。又见韶华一脸的诚挚之色,心中叹道,权当三嫂是在安慰本王吧。

  可当他听到接下来逍遥王的话,心中一阵恶寒,“他需要安慰吗?嗯,似乎是的。王妃是夫君错了,来四弟,三哥再陪你下一盘,不介意手把手地教你。”

  恒王抱起装好棋子的木盒,挤出一脸笑容,道:“弟弟惊觉夜已深,便不打扰三哥和三嫂了,这就回房。”

  恒王说完一溜烟儿地出了屋子逃命去了。

  恒王走后,逍遥王的嘴角方浮出笑意,心道,小样,不信本王制不了你,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在本王的王妃面前聒噪。

  逍遥王走到韶华面前,“王妃看的是什么书。”

  韶华抬起头道:“寻常话本罢了。”

  “夜已深,王妃早些安寝吧!”逍遥王道。

  “莲生先入睡吧,我将这段看完就去睡。”韶华头也不抬地道。

  逍遥王又向韶华靠近了些,“王妃是想本王伺候你安寝吗?”

  韶华握着书的手一抖,连忙扔下话本,飞快地跑到床上,钻进了被子里。闭上眼,似乎立即睡着了。

  逍遥王看完韶华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到塌上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