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华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传说

莲华似锦 花白露 2028 2019.10.10 22:09

  天下人皆知苍梧是个钟灵毓秀,物华天宝的福地,更有传闻说:得苍梧者得天下,然而千百年来,苍梧一直是块无主之地,甚是神秘。

  在苍梧云安长街的尽头,有一座终日云雾缭绕的缥缈山,山下便是声名赫赫的缥缈楼。

  缥缈楼的大总管唐俭依旧是副书生打扮,一向淡定从容的他,此时似乎有些不同,手中的玉骨折扇不断开合,扇面上的水光山色若隐若现。

  忽闻一阵犹如高山流水般的琴音,唐俭紧皱着的眉心瞬间舒展开来,拔腿向楼上奔去。幸好楼主回来了,否则缥缈楼的威望怕是要毁在他手里。

  琴声越来越近,唐俭的脚步越来越快,将要行至一处门前时,脚步忽又缓了下来,紧接着是三声“咚咚咚”的敲门声。

  “楼主,属下有急事禀报。”唐俭道。

  屋内的琴音戛然而止。

  “进来。”声音温润如玉。

  唐俭推门而入,一名头戴翠玉冠,身着白色锦衣的俊秀“少年”端坐在琴前。

  “你刚刚的脚步声快而凌乱,直到门前才刻意缓了下来,不知何事竟能让唐大总管这般着急?”楼主姜锦问道。

  唐俭作了一揖,道:“回楼主,月前,楼里接了寻人的生意。按约定,明日客人便要上门了,可现下人还未寻到……”

  姜锦眉毛微蹙。“缥缈楼从不接无把握的生意,你身为大总管想必并非藐视楼规,到底是因何而为?”

  姜锦的语气虽然依旧温润,唐俭却心慌得很,担心楼主会怪罪,楼主惩罚人的法子向来与众不同,想起过往种种,不禁偷偷在心里打了个寒颤。

  “回楼主,底下有一个新来的,阴差阳错间才接了这生意。起初,属下并不觉得有多大不妥,对缥缈楼来说,寻一个人简直是轻而易举,可不曾想,这次倒是十分的意外。据客人说,所寻之人来苍梧已十年有余,可幽花谷那对此人竟没有任何记载,楼里的弟兄们都快将苍梧翻个底朝天了,也没寻到半点蛛丝马迹。”

  “哦?是何人?竟让你们如此大费周折。”姜锦问道。

  “客人是卫虚国的宰相苏文昭,来寻其女苏韶华。”唐俭回道。

  姜锦的身子微微一震,眼眸里尽是复杂之色,“苏韶华”这个名字实在是既熟悉又陌生,藏在袖中的玉手紧握成拳,指甲险些掐进肉里。“可知其突然寻女,所为何事?”

  唐俭回道:“这个属下倒是查清楚了,这位宰相在卫虚国皇帝面前越发失宠,便想趋附皇后和东宫。眼下正是逍遥王选妃之时,遂想将女儿嫁进逍遥王府,名为王妃,实为皇后的细作罢了。”

  姜锦的嘴角微勾,眸中尽是讥讽。

  像有炎炎烈火在她心中爆裂,血色和冰刃交织的画面不断地在脑海中闪现,她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冷剑刺进胸膛时的切肤之痛和无尽的绝望。

  姜锦以为世间再无苏韶华,甚至连她自己都忘了这个名字。

  如今,那人竟到了如此禽兽的地步,姜锦第一次起了杀念,但想起母亲的告诫,很快又被她压制下去。

  唐俭惊觉楼主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连忙为其倒了杯茶。他这个大总管是有些监管不力,但是也不至于惹得楼主这般愤怒吧。

  他觉得此时应该说些什么,来缓解屋内冰冷的气氛,但不知怎的,一不小心竟说了心中的实话。“楼主,其实属下倒是希望永远也找不到此女,只是怕影响了缥缈楼的名声。”

  “此话怎讲?”姜锦问道。

  “坊间传闻,苏文昭曾有一个女儿,想必就是这个苏韶华了。苏文昭迎娶第二任夫人之前,此女就被父亲撵出家门,如今又要被父亲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哎,这细作可不是谁人都能做的。”唐俭摇着头,语气很是慨叹。

  “明日你尽管安排,我会让苏韶华出现在缥缈楼。不要将她的任何消息透漏给外界,否则……,你知道会如何?”姜锦拿起一旁的银色镂空面具戴好,起身离开。

  唐俭被楼主的话惊到了,愣了稍许,连忙跟上,追问道:“楼主,您与那位姑娘相熟吗?”缥缈楼寻不到的人,竟与楼主相识,这事闹的。

  姜锦不语。

  “楼主,真要让那姑娘和禽兽不如的父亲相见吗?”唐俭继续问道。

  姜锦还是不语。

  唐俭忽地捂住嘴,楼主身上的戾气未退,自己这是想要进那戒律堂吗?

  正在此时,袭花袅袅娜娜地从前面的楼梯口里转出来,眼睛红肿得像两颗桃子似的,瞥见姜锦连忙又转了回去。

  “袭花,你过来。”姜锦喊道,随后回头给了唐俭一记眼刀。

  袭花只得乖乖挪过来,很是羞愧地捂着眼睛。

  “别遮了,你为何要在脸上顶两颗桃子?”姜锦问道。

  桃子?袭花有瞬间的怔愣,随后立即明白这“桃子”意有所指,一脸的委屈,怯懦地回道:“今日,夫君他毫无缘由地凶妾身八回了。”说完气愤地瞪着唐俭,红肿得只剩一条线的眼睛看起来很是滑稽。

  姜锦正颜厉色地对唐俭道:“你还真是长本事了,她嫁你为妇,不是让你凶的。终于明白为何小小的寻人差事都会被你办砸了。你治家无方,又怎能管好楼中事务。”

  唐俭心知大事不妙,急切地道:“楼主,那是因为……”

  “闭嘴。”姜锦又对袭花道:“袭花,今夜起你便罚他跪黄豆思过,不跪满两个时辰不得起来,连跪十天。你若对他有半分心软,我便命人将你那些胭脂膏粉、簪钗花钿通通丢掉。”姜锦说完转身离去,独留这对冤家夫妻一脸呆愣地彼此对望。

  姜锦从密室离开缥缈楼,世人只知缥缈楼的大总管唐俭是个厉害人物,却不知楼主是何人,很是神秘,坊间虽对这位楼主有各种传说,但也都只是传说罢了。

  姜锦站在幽花谷醉芳亭时,天边的暮霞与烂漫花海连城一片,原本素雪的锦衣上像是被裹了层瑰丽的画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