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华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屋顶上的兄妹

莲华似锦 花白露 2040 2019.10.23 22:36

  将斗篷搭在大公子伸出的手臂上,又听大公子问道:“二公子上去多久了?”

  淳心回道:“大概有一盏茶的功夫。”主子烦心的时候总爱爬屋顶,可自己却爬不上去,今日大公子回来得刚刚好。

  姜墨身形一闪便跃上屋顶,在一颗古树的枝叶下寻到姜锦,扯开斗篷将她裹得严严实实。

  姜锦勉强将桃花醉从斗篷里挪蹭出来,还未送到嘴边,便被哥哥抢了去。

  姜墨晃了晃壶中酒,一饮而尽,随后很是洒脱地将酒壶丢在一旁。“小锦儿,哥哥已经许久未看到你爬屋顶时的风姿了。”

  姜锦拍了拍额头,无奈地道:“哥,我乃缥缈楼楼主,以后莫要再叫我‘小锦儿’啦。若被楼里的弟兄们听见,我这苦心经营的楼主风范便被你给毁了。”

  姜墨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在哥哥心中,你永远都是那个需要我保护的女娃娃。”

  “嘘……”姜锦连忙瞅了瞅四周,一眼望去皆是琉璃瓦,半个人影也无,心下稍安,向哥哥抱怨道:“哥,小心被人听了去,我可是姜府二公子,你这般拆台子,还说要保护我。”

  姜墨回道:“放心,周围若是有人,早被我打翻在地了。”

  姜锦倒是忘了,哥哥是古隐宗的弟子,功夫在苍梧更是榜上有名,有他在,自己确实无需担忧。

  “今日为何爬上来?”姜墨摆出哥哥的架子问道。

  “我无事啊,只因这里月色正美,上来思量一些楼中琐事。”姜锦淡淡地道。

  “楼中何事?”姜墨追问道。

  “也无甚大事,苏文昭想要缥缈楼帮其寻找十多年前丢失的女儿苏韶华。”姜锦对自己甚是满意,这会儿再提及此事,她竟能心如止水,泛不起半点涟漪。

  3

  姜墨的冷眸里掠过一丝怒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可知他为何这时寻你?难不成依然存着灭口的心思吗?”

  姜锦摇摇头,沉默了片刻后道:“他大概是以为,一个应该嫁人的女儿可以助其在仕途上扭转乾坤吧。”

  “简直是痴心妄想。”姜墨额上的青筋暴起,“咔嚓”一声脆响,手中正把玩着的琉璃瓦一分为二。

  “哥哥,你就放过琉璃瓦吧,咱家虽富贵,但也经不起你这般糟蹋啊!”姜锦说得很是痛心疾首。

  “你自己都快成棋子了,还管琉璃瓦做甚?”姜墨说完,轻点了下姜锦的额头。

  姜锦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纤纤玉手轻轻地摇曳着头顶的枝叶。

  姜墨虽有些怒妹不争,但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斥责自家妹妹,于是他脚下的琉璃瓦又碎了一块,很是气愤地道:“如果不是母亲拦着,我早就送他去见列祖列宗了。”

  姜锦有些心疼地瞄了一眼哥哥脚下的琉璃瓦碎片,“哥哥,你处事就不能平和些吗?你就是碎了这一屋顶的琉璃瓦,那个人肚子里的坏水可会少流出来半点?”

  “大丈夫何拘此等小节!看你那不着急的样子,难道你已有了打算?不过我倒是觉得,他既然能找上缥缈楼,就说明他实在是找不到你,不如你只做姜锦。”姜墨道。

  “那个人不达目的,岂会罢休?他找不见我,便会找母亲,难不成还想让母亲隐姓埋名一辈子吗?哥哥你莫忘了,我的血液里还流淌着武神君的血脉,早晚我要让姜家重复往昔的门楣。”姜锦坚定地回道。

  姜墨心道,即便你现在是缥缈楼楼主又如何,终归是个女子,此等大任,你如何担得起!

  “你还是先解了眼前的危机吧。”姜墨的话音刚落,便又是一声脆响。

  “此事我已有了缜密的打算,但有件事还需哥哥助我,不知会不会耽误哥哥回宗门。”

  “我这次不急着回去。说吧,何事?”姜墨问道。

  “我是有些担心在外游历的母亲,她的功夫虽是不弱,又易了容,但仍让我放心不下。只要母亲一直安好,那人便无奈我何?”姜锦道。

  姜墨点头,“好,我明日便启程寻母亲,你在苍梧也小心些,你不知这世上的恶人会有多恶,哪怕他是……,哎!”又是一声琉璃瓦的碎响。

  姜锦摇摇头,心说这屋顶是待不下去了。

  “我自是清楚的,先去睡了。”姜锦说完便跳下屋顶,落地时脚下刚好有块小石子,打了个滑,再抬头看向屋顶时,哥哥已笑弯了腰。

  回到内室,喝了淳心为她备好的姜汤,由着淳心伺候着沐浴安寝,许是那晚姜汤的作用,她很快便进入梦乡。

  梦里,似乎又回到七岁那年。

  那一天风急雨骤,母亲拖着幼小的苏韶华,艰难地逃出了卫虚国,身边的侍从们早已死在黑衣刺客们的刀下。

  苏韶华的鞋子早已丢在身后的泥泞里,每次当她把脚从泥水里拔出来之时,留在脚印上的血迹便会被大雨冲刷得干干净净,厚重的雨帘阻碍了她的视线,只能听见母亲那惊恐至极的喘息声,小小的她感受到深深的绝望。

  雨中的母女跑得很慢,最终还是被追上了,一名黑衣刺客砍向母女二人紧握着的双手,母亲使劲地将她推了出去,她摔在泥泞里,眼睁睁地看着一身血衣的母亲和刺客们拼杀着。

  刺客们从不会把刀指向她,似乎他们的目标只有母亲。

  忽然,她发现一个背影很是熟悉,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她向那名刺客跑过去。

  母亲向她嘶喊着“不要啊”,可惜已经晚了,她一把扯下那名刺客的面巾,眼前的一幕让她难以置信,怎会是那个经常偷偷给她买糖葫芦的父亲啊。

  那时候的她实在是太小了,读不懂父亲眼里复杂的情绪,呆愣在那一动不动,直到父亲手中的冷剑刺入她的胸膛,彻骨的疼痛侵袭着全身,她才明白父亲是想要杀她灭口。

  她看见父亲决然地闭上双眼,似乎将所有的力气都注入到握剑的那只手,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与母亲长别了,耳边回荡着母亲歇斯底里的嘶喊:“苏文昭你杀妻灭女,天地难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