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无尽时空:星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 言若崩溃

无尽时空:星点 忘尘花海 2288 2021.04.08 14:26

  一阵铃声袭来,刚才的场景瞬间烟消云散,言若猛的坐了起来,又一次做了一个让他惊醒的梦,言若揉了揉太阳穴,随后拿起手机查看,原来是刘宇打来的电话。

  “喂…”

  “你要吓死我啊!你知道这是我给你打的第几个电话了吗!”话筒另一边传来刘宇的咆哮声,震的言若赶忙将手机与自己的耳朵拉出一段距离。

  “我刚才不也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么…这不是你没接我就睡着了…”言若小心翼翼的说道,他好久都没见刘宇这么着急过。

  “这不是开会呢吗,手机都静音,也不知道领导今天抽什么疯,加班就算了,还开会到那么晚,我一看见你的来电就立马回了,手机通着就是没人接!你自己看看我打了多久!多少个!”言若赶紧把屏幕划到未接来电一栏里,竟然足足快20个电话他都没有听到,在他给刘宇打电话半个小时之后刘宇就回电话了,只不过他竟然睡的那么沉以至于什么都没听到。

  “宇哥…我就是睡着了而已…但我手机不是静音呀”

  “你是猪啊,睡那么死,打那么多电话再给你打没人接,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刘宇急得都开车出门去言若宿舍找他,结果周末晚上人特别多,把他堵在了路上,言若的电话接通以后他便放心了下来。“我在这堵了一个小时了,你没事的话那我就回家了,就这堵车情况,到你家都要11点了。”

  言若心里一阵感动:“还是宇哥最好了,我人没事,就是下午去展览看画的时候遇见了一副奇怪的画,感觉很害怕,就给你打电话了。”

  “我的天,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我本来还想让你去放松放松,怎么又遇到什么奇怪的画了?”

  “嗯……那幅画给我的那种奇怪又害怕的感觉很熟悉,明天下午你有空吗,见面和你说。”

  “下午恐怕不行,晚上吧,学校附近的咖啡厅见。”

  “行,那就这样定了,你先回家,开车我就不打扰你了。”

  周日晚上,刘宇准时来到了咖啡厅,一推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等待已久的言若,当他抬起头来,那双有着大大黑眼圈,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把刘宇吓了一跳,站在言若旁边就开始喊:“天呐…天呐…我的若啊!”

  “停————打住,别那么夸张。”言若翻了个白眼:“不就是一晚上没睡,你至于跟见鬼似的么,坐下说正事。”

  刘宇一秒恢复正常,从包里掏出了日记本递给言若:“那你找说下昨天给我打电话要说的事情吧,待会再跟你说日记本的事。”

  “服务员,再来一杯咖啡。”言若招了招手,给刘宇点好咖啡后,便开始叙述昨天他遇到的事情。

  “那这么说,这副画就是不同的人会看见不同的颜色喽?”刘宇半挑着眉毛,若有所思。

  “准确的说,它的背景色是纯黑,上面的点会让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颜色,可是当时我碰见的一个老者,根本看不到那些点。”

  “那他是只能看到一片黑?”

  “没错。”

  “哈?…有意思。”刘宇的瞳孔微微放大,嘴角半边翘起,似笑非笑,表明他对言若的话还是感觉不可置信。

  “那也不至于害怕吧,一幅画而已,说不定作者用了什么特殊的颜料。”

  “这就是我给你打电话的原因,不只是害怕,更多的是诡异,而且那种恐惧感和奇怪感很熟悉,就好像我曾经见过这副画,又好像只是曾经有过这种感觉。”

  “额…我觉得你需不需要去看下心理医生,是不是转到这所学校教书不太适应,压力太大了。”

  听到刘宇的话,言若挠了挠头:“工作上能有什么压力呀,除了老是做些噩梦,有点影响精神,我其他都挺正常啊。你要是不信,搜索作者名字,既然是上世纪百年作家的画,肯定能搜到那副作品。”

  刘宇在手腕上点击了几下:“叫什么名字,我查查。“

  “陈星。”

  “那么多叫陈星的,怎么找的出来。”

  “那就搜索画家陈星。”

  “搜不出来,只有个叫王星的画家,但他是超写实主义画派的,没有抽象画。”

  “不可能,那么神奇的画怎么会没在百科里。”言若也打开了搜索引擎,换了好几个关键词但都没有搜索到所谓的画家陈星。

  “你会不会把你做的梦跟现实搞混了。”

  言若还在疯狂的搜索,边搜边回答刘宇的话:“不可能啊,我又没疯,也没出现什么幻觉,怎么会没有这个人。”

  “这样吧,你可以查下展览的画家名单,这么大型的展网上肯定有。”

  于是言若输入:百年画意参展人员名单。从活动发起人策划人到参展人员和工作人员名单,他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都没有看到陈星和他那副抽象作品存在的痕迹,令言若整个人有些抓狂。

  刘宇拍了拍他:“好了好了,别搜了,展览还有一段时间,大不了我买票再陪你去一次找找看。”

  言若停止了搜索,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刘宇:“老天是在玩我吗?”

  刘宇无奈的笑笑,打开了桌子上言若的日记本,指着那几行在他看来是自问自答的字迹,说道:“这几行字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我朋友说是为同一人所写,我想可能是你梦游的时候写的,你也知道你大学有一次梦游差点没吓死我。”

  言若睁大了眼睛,从刘宇那拿回笔记本,举在眼前左看右看,反驳道:“这不可能,我梦游的毛病早就治好了,而且从小到大也没梦游过几回,而且我睡着觉字怎么可能写那么工整。”

  言若继续翻着笔记本,在最后一页他竟然看到了类似于陈星那幅画的密密麻麻的点,只不过这次是白底黑点,他吓得合上了笔记本,瞅着刘宇,有些慌张的说:“我的笔记本上怎么会有这副画。”

  刘宇一脸茫然:“什么画。”

  言若又打开笔记本,把它举到刘宇面前:“就是这些黑点——没—没错,只不过那幅画是白的点,你看看,你看看。”

  言若语无伦次的话以及此时的神色,令刘宇感到有些不对劲,那笔记本上在他看来明明是一片空白。

  “言若,你冷静冷静。”

  但是言若仿佛丝毫没有听到刘宇的话,反而目不转睛对盯着日记本,好像那里有什么魔力:“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你写的,你画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我果然还是来了!!你说啊!你说啊!”言若声嘶力竭的吼叫,神志也越来越模糊不清,处在崩溃的边缘,渐渐的,那些日记本上的黑点在他眼中不断扩散成全部的黑暗,他的意识仿佛逐步抽离了身体一般,所有感知的一切都归于虚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