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怎么可能被打断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问题不大

我怎么可能被打断腿 煮茶看番 2004 2020.09.19 10:24

  “到里面,坐坐?”

  宋无为诧异,我与其再进去坐坐,不如到旁边添香楼喝杯茶,看会儿戏,里面的小姐姐,她们不香吗?

  是我浪里小白狼提不动枪?

  是它初识三境不能开光!

  但凡不考虑修炼问题,宋无为都能让添香楼变成他永远的家。

  “系统希望宿主能成为一名高级的,脱离低级趣味的术士,心胸放开阔些,强者眼中所见,不应局限于一隅,要放眼天下,从更加宏观的角度,探索未知之处。”

  宋无为惭愧地低下头。

  为自己执着美色而感到不耻。

  哪知系统补充道:“除了添香楼,天下还有明月招、袖添香、花间坊、春风阁,哪个不是充满未知,哪个不需要奋勇探索?

  宿主眼光太狭隘了。”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隅。

  系统眼界,端是不凡!

  前世,宋无为常跟领导讲,董事长算他偶像,一夜招来七八个,一场良宵春一刻,花意枝头听好梦,声声慢慢声声重,这些不用多说,居然还反过来,要求我们守住底线,陶冶情操。

  这股人前绅士人后狼的做派,宋无为自问不敌。

  如今,系统算他第二个偶像,凡事都能说出一股浩然大气之感,端是牛批。

  系统道:“我们将目光从天下间收回,放在当下,众妙坊中,有一阵法,名曰大玄大化阵,宿主仔细感受感受,胸膛中那股玄气,与走进众妙坊前,有何不同?”

  它变大了!

  为何?

  “灵气吸纳,依赖妙果,玄气吸纳,则全凭灵感,感觉上来了,天下玄气大可吸得,没有感觉,无论如何努力,也不过无用之功。”

  系统解释道:“但这大玄大化阵,却能聚集玄气,提炼精华,身处其中,只要能感应到玄气,便可吸纳。

  方才洗脚之间,宿主不知不觉,喝道一点阵法的汤汤水水,此番进去,要多加感应,强化玄气。

  玄气愈浓,续命效果愈佳,治疗伤势愈快。”

  再次踏进众妙坊,宋无为潜心感应,神识尽数外放,期望捕捉丝丝缕缕的玄气。

  “公子,您又来啦,洗脚还是按摩?”

  “我坐一会儿,等人。”宋无为敷衍道。

  “公子打算枯坐?要不让小茶茶再给公子按按?不要小茶茶,女技师都不要?实在不行,男技师,我们也有,细皮嫩肉,保证公子喜欢的紧。”

  小姑娘手里攥着言情画本,画本之上,两位男性战友笑得邪魅,如猛虎般扑向对方。

  战斗,一触即发!

  “你把嘴闭上,听我说,我,在这个凳子上,端坐一会儿,等我一个朋友,男的,不,我不爱他,对,他也不爱我,你能不能闭嘴!”

  ……

  ……

  宋无为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枯燥之余,收获颇丰,玄气本源周围,开始有丝丝触手伸出,与附近脉络、脏器相联结。

  勤加吸纳,这些触手,将会遍布他身体每个角落!

  光是想想,就不禁浑身战栗!

  玄气越多,治疗伤势便愈快,转眼间接续断腿,也并非难事,不用再等到最后时刻,躺在火葬场里续命。

  “以后,要天天来行云镇,关日日来众妙坊,关键不在洗脚,而在玄气,对,我是高级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术士,洗脚只是幌子,玄气才是核心!

  我实在是太正直了!”

  宋无为念头急闪,不禁觉得自己高大起来,颇有前世董事长几分风范。

  “你洗个脚,怎么洗两个时辰?那张券可没这么长免费时间。”宋无为一边把玩着五彩石,一边问道。

  五彩石盘起来,就是顺手。

  荀欢意犹未尽道:“我是见小荷姑娘实在可怜,年纪轻轻就出来练习手艺,于心不忍,办了张会员卡,加了一个钟的穴位按摩和踩背按摩。

  你不知道,她纤纤玉脚,踩在我背上,踩过去,踩过来,感觉浑身经脉通畅,死了都值!

  也不知她家里遭了什么灾,今年才八岁,就出来干伺候人的活,老天无眼啊!”

  宋无为转头看了眼小荷姑娘,目测道:“三围大概是88、62、91,身长168,腰臀比0.68,D cup,这特么是八岁?”

  “难道小荷姑娘会骗我不成?”

  荀欢结账走人,道:“你刚才说的,什么三围,什么卡布,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懂的都懂,无需解释。”

  宋无为打起哈哈,手中五彩石,盘得越发顺手,道:“咱以后得常来行云镇逛逛,宗门里的师姐师妹,一个个都穿着道袍,跟寡妇似的,不得劲儿。”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你怎么带着一条妹妹的五彩石!”

  话到一半,荀欢忽然双眼瞪直,哭道:“无为,为何要害我!”

  你在说什么啊?

  请你洗个脚,怎么反过来责备我,死鬼,还有没有一点良心的?

  “这块传音五彩石,你从哪儿弄的?快说!”荀欢说话囫囵起来。

  宋无为完全摸不着头脑,道:“飞身崖边捡到的,我见它形状正好,盘在手里很是舒服,就一直带着,有问题吗?没问题啊!”

  谢谢兄弟,我已经死了。

  荀欢浑身乏力,好像身体被掏空。

  他认得,这是一条师妹的传音五彩石!

  “从你捡到开始,石头底下,不起眼的青色光点,是否一直在闪烁?”荀欢强自问道,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不清楚,反正我捡到就是这样。”

  “无为啊无为,你怎么能带着一条师妹的传音五彩石,来众妙坊洗脚,还是在传音状态!”

  “传音五彩石?”

  跟手机差不多那种?

  一边打电话,一边跟老公说我吃辣条崴到脚,没事儿亲爱的别担心,我先挂了那种?

  宋无为愣在当场,乖乖,那我调戏小茶茶,岂不是……

  “荀欢,咱俩是正经洗脚,有什么好怕的?”宋无为挺直腰板儿,道:“说句良心话,我们问心无愧!”

  宋无为心道,我与一条师妹无甚交集,她即使听到,又当如何?小问题,洒洒水,问题不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