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咸鱼角色培养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兔子开会

咸鱼角色培养师 好闲人 2156 2019.08.18 17:30

  月兔小月进来的时候刘安正忙着给月兔打补丁,黑绝这一声叫让屋里所有智慧生命都看向了辉夜。

  黑绝这造型把刘安逗笑了:“这是黑绝……这造型还真是随了你了。”

  “算是吧。”

  辉夜回答的非常随便,然后动作也很随便,抓着耳朵就给拎起来了。

  天见可怜,同时被拎起来的小月是被抓着后颈拎起来的,然后还抱住了,黑绝就这么被拎上了桌子。

  “不是,好歹也是你意志的延伸?会哭的吧?”

  “应该不会,作为我上辈子最后的意志产物理应坚强。”

  “是这个理。”

  说是这么说,但是刘安又忍不住仔细看了看桌子上的黑白兔子——怎么看这玩意也不像幕后黑手那么坚强的样子啊,都从人形退化成兔子了,就怕智商也跟着一起退。

  抬头,对面把月兔小月送到了面前,意思很明显。

  “啊,来,小月月,我给你加个buff。”

  结果兔子一脸嫌弃:“今天我又是小月月了,昨天还小兔兔,你真是够了啊。”

  刘安沉默了一下,改抓兔子耳朵,然后伸手弹了个脑瓜崩,顺便借此把插件装上。

  小月兔倒是也不在乎,被放下后这兔子高兴地蹦到了黑绝身边。

  “来吧,小子,跟咱说说你他娘是什么来头。”

  黑白绝直勾勾的盯着喝茶的辉夜,看都不看小月:“我现在不想……”

  小月一拳就把他放倒了,然后抓着黑绝命运的黑白耳朵给提了起来:“不,你想交代,给老子老实点,坦白才能从宽,要不今晚就下锅。”

  黑绝挣扎了一下,看样子是想来点什么忍术。

  小月见状手一抖,绝身上的查克拉波动瞬间乱成一团消散了。

  “小样,还反了你了,瞅我,说话。”

  黑绝感觉到一阵委屈,并自己竟然被一只兔子欺负了,而且母亲对待一只兔子比对自己还好,要不是生理结构不存在眼泪这种东西的话绝对要哭给大家看。

  悲从心来的黑绝只能看向大筒木辉夜:“母亲大人,救我。”

  倒是小月一愣:“啥?”

  辉夜伸手抱过了小月,轻抚两下兔头。

  “没关系,这是绝,我以前的意志延伸产物。”

  小月眯着眼开始享受被撸,一副现在不想思考太多的样子。

  “母亲大人,您是怎么摆脱封印的?”

  这个问题令辉夜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口:“因为一次挖掘事故。”

  上辈子睡觉睡得好好结果地,让人一铁锹给挖死了,然后被一条酒精上头的老咸鱼给复活了……

  完全不了解内情的黑绝顿时松了口气,并坐了下来。

  看看辉夜,再看看黑绝,刘安来了兴致。

  “黑绝,辉夜都活了,你现在有什么想法不?”

  “你是?”

  黑绝早就好奇这个能和母亲说笑喝茶的家伙到底是谁了,毕竟除了那两个不孝哥哥外黑绝是真没想过还有人能和自己母亲同桌闲聊。

  “那是你姥爷。”小月百忙中抽空提醒了一句。

  黑绝换上了震惊脸,望向刘安的目光瞬间变得很惊讶,然后转头看向辉夜。

  “母亲大人?”

  对于这个问题辉夜也很纠结,毕竟当时自己从理论上来开是死透了,用普通人比喻的话也就是尸体还没彻底被分解成基础物质的水平,但紧接着又让这两个给复活了。

  从一团原始辉夜姬,到一团死透了还没凉的辉夜姬,再到用这团玩意重塑出来看过上辈子全部经历的自己……再想想上辈子因为万民愿力诞生的俩儿子,还有最后用不甘意志中诞生的绝……大筒木辉夜,忍界最终boss,知道了答案。

  看着在黑绝背后双手胸前交叉成X的咸鱼精,辉夜微微一笑。

  “是,也不是。”

  黑绝沉默,并且开始进入混乱状态。

  “总之你称呼他刘安大人就对了。”

  “是。”黑绝决定放弃思考。

  此时被摸了一会的小月蹦了下来,挥手招过了两只侍立的月兔。

  “你俩,给他入下兔籍。”

  “马上就去办,月总。”

  见此刘安喝了口茶水,现在连这帮兔子都比自己过得严肃。

  看看杯子,拿过一朵皇菊放进杯子,小月给续上茶壶里的清茶。

  嘛,反正自己也不是没有严肃的时候,跟一帮兔子较什么劲呢。

  “所以现在有什么计划不?斑那边要怎么办?”

  刘安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斑……”黑绝沉默了一下

  现在情况很明了了,最终目的已经达成了,斑好像已经没什么用了,但就目前这个情况来说,黑绝察觉到现在好像几个大佬的意见更有用……说不定那只兔子都比自己说的话有用。

  “您觉得应该怎么办?”

  望着黑绝满是真诚的兔脸刘安笑着摇了摇手:“你说就行了,最好有点创意,惊喜。”

  黑绝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并凭借自己这些年的见识从对方睿智的目光中察觉到了真相……这位看起来是喜欢看戏的人物。

  也就是说完全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搞事情喽。

  甚至会乐意看。

  “我打算交给斑自行考虑,并且在必要的时候做一下幕后推动。”

  “不错哦,继续努力。”

  “母亲大人,那您原本的十尾躯壳和神树怎么办?”

  辉夜表现的毫不在意,甚至再次抱起小月撸兔子。

  “那已经没用了,你拿着玩吧。”

  刘安在一边自顾自的点头,辉夜本来底子就好,再加上自己喝高了后超常发挥,虽然可能有什么不靠谱的地方,但现在的辉夜确实是一个无限接近于真神的半神。

  等什么时候她能自己拿资料造物质宇宙玩了,那就是真神了。

  不过就现在辉夜对自身新能力的掌控程度来说,慢的话可能还得有个几十亿年。

  就在场面一时陷入沉默时候白走了过来,将开水倒入茶壶,然后给在场的兔子一人一根胡萝卜,此外还有兔粮和水。

  在刘安看来,现在这只黑绝应该是废了,被给了兔粮毫不拒绝,一手胡萝卜一手兔粮,吃的还挺香。

  可怜的斑呦,被骗了半辈子,现在又要和这只黑白兔子斗智斗勇,太惨了。

  “呀,这什么玩意。”

  听声音刘安就知道进来人是自家死党,扭头看过之后发现还有带着三小只的猿飞日斩,以及领着族里小朋友的日向烁辉和宇智波镜。

  “黑绝啊。”

  白绮眼睛一瞪:“唉呀妈耶,别说,小东西长得还挺别致,不说这个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