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元杰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高人”

元杰传 陈乞儿 6730 2019.07.12 04:28

  翌日,天界某一座山。

  墓中照明珠(低品兽晶)一样通明,几十位士兵抬着一具金丝楠木棺椁,一步步地走入皇陵,来到墓主室,把棺椁安置后就离开了。

  随后。

  王太微来到皇陵的入口,启动硬化凝聚,一拳打通了入口,然后就走了进去。

  ……

  王太微在墓中,一拳又打通了一道门。

  ……

  如此这般,王太微拳打通了好几道墓门,终于来到了主墓室。

  在主墓室里,王太微推开棺椁,翻开棺椁中的棺材板盖,只见墓主人面目全非躺在棺材里。

  王太微往尸体的脖子一摸后,便道:“智轩,能遇见我.算你赚大了,要不是因为想要赢裕仁,我懒得救你。”

  话音一落,王太微从身上掏出一小葫芦瓶,再从小葫芦中倒出一颗红色的小果子在手上。

  然后,王太微五根手指头一动,只见尸体坐了起来。

  然而,王太微五根手指头再一动,只见尸体的嘴巴张开了,而红色的果子飞到了尸体的嘴中,并且溜下肚子。

  最后,王太微把葫芦放回身上,看着尸体感叹道:“‘还命果’能不能救下你的命就看你的造化了。”

  “还命果”,只有王太微那个世界才有的一种果子,数量稀少,简直屈指可数。它是一种疗伤用的果子,其药效有起死回生的美誉之名,当然不是真的能够起死回生,只是夸大其词罢了,只要人尚有一口气在,救活就有希望。然而,它还是一种能够助气丹升级的果子,其功效堪比百颗极品兽晶。

  ……

  ……

  天界的某一村——林美村,村中树林——林美树林。

  林美树林中有一木屋。

  随后,王太微将智轩带到这里。此时,如同死尸的智轩正躺在床上养伤,而床前的王太微看向智轩的同时,脸色似乎很绝望,但语气中还带着一丝期望,他叹道:“希望你会让我等得太久。”

  然后,王太微离开了木屋。

  ……

  ……

  随后。

  一位少妇一同王太微走进木屋,来到床前,双双看向少智轩。

  首先王太微淡淡地道:“就是他了,日后你伺候着,钱我会一次性付给你。”

  少妇开心点了头,并没有说话。

  王太微继续道:“如果两年之内,他还没醒过来的话,你就自行离开,想去哪就去哪。但,他一旦醒过来,你就告诉他,是王太微救的他,随后你就自由了。”

  少妇开心道:“好,我记住了,请您放心。”

  “嗯。”王太微满意点了头,道:“有劳了。”

  话音一落,王太微一转身就离开了屋内。然而少妇手中提着药箱,他将药箱打开,从里边拿出白布和药粉,先是给少智轩伤口撒药粉,再是用白布包扎伤口,一处又一处的伤口,最终把少智轩包扎成“白布人”。

  ……

  ……

  翌日。

  天庭早朝。

  天帝坐在龙椅上,一脸苦涩向众臣说道:“吾孙智轩之死,本座万分痛心,奈何天庭法则,无奈痛下杀手,呜呼哀哉。”

  话音一落,外外面传来阵阵身动,“站住!有人擅闯天宫!……”

  众臣和天后一脸疑惑,然而天帝怒道:“何人这麽大胆!活腻了不成?”

  话音一落,王太微飞到了朝堂中,一脸淡定地看向天帝。

  然而,同时几十位士兵和几位将领纷纷追到了进来,但被王太微手势随便一挥,只见他们一下子被甩出了外面。

  此时,众君臣以及天后都惊呆了。

  很快,又有另一批的士兵与将领冲了进来,但一样的是,王太微手势随便一挥,他们一下子也被甩出了外面。

  即时,天帝忽地站起,不禁脸色惊慌,指着王太微,吞吞吐吐地道:“你到底是何方高人!?”

  王太微答非所问,淡淡地道:“你最好叫你的士兵们退下,免得惹我生气起来。”

  此时,从外面又跑进了一批士兵与将领,然而天帝一见之,紧张喊道:“快退去!这儿没你们的事!”

  于是那些兵将退了出去。

  不时,天帝与天后看着王太微觉得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于是天帝向王太微轻声道:“本座好像在哪儿见过了,你来此作甚?”

  王太微淡淡地回道:“你不必紧张,我来此,自然有事找你。”

  听这麽一说,天帝突然意识到自己脸色的不堪,于是他瞬间淡定了起来,轻声道:“本座不紧张,你何事找我?”

  王太微并没有直接说,首先淡淡地问道:“我且问你,我的实力怎么样?”

  天帝迟疑了一会儿,便回道:“高人的实力可敌整个世界。”

  王太微点了头,淡淡地道:“有我这样实力的人可不只我一人。”

  话音一落,天帝也些迫不及待地问道:“何人?”

  王太微回道:“王裕仁,我二弟,他在不久的将来,伐你等天人。”

  听到这,天帝忽然间有些神慌地坐回龙椅,问道:“你兄弟俩到底是何人?本座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跟本座过不去了?”

  王太微回道:“你错了,我是来助你的。”

  “助我?”天帝脸色疑惑又吃惊,问道:“你二弟要伐我,而你要助我,为何要这麽做?”

  王太微回道:“这个你无需知道,以后你也不要再问,我说助你就一定助你。”

  天帝犹豫了一会儿,诚恳道:“那本座先谢了。”

  王太微道:“谢倒不用了。”

  天帝忽然纳闷了,低语自道:“两界之人,论实力最强者,也不过气丹二十级之人,但也不能像此人手势轻轻一挥,便能隔空操纵他人。”

  王太微告诉天帝:“你错了,气丹最高等级并不只是二十级,二十级以上有一元境界、二元境界、三元境界,甚至还有一种境界,那就是传说中的境界。”

  “然而,在你方世界,目前还没有人能够达到一元境,也因此,一致认为气丹二十级就是巅峰。”

  听到“一元境界”这几字后,天帝脸色又惊讶了,等到王太微第二句话音一落,天帝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那高人你是哪个境界的?”

  王太微回道:“三元境,最高境界。”

  天帝奇问道:“最高境界不是传说中的境界麽?”

  王太微回道:“传说中的境界只不过是一种传说,至今尚无人达到,甚至永远也没有人能够达到那种境界。”

  “然而,一旦达到那种境界,速度如影如梭,眼见千里,而听千里,而且能感知方圆百里之内的一切,就如同本人亲到所处。”

  此时,一直脸色惊呆的天后,忽然回想王太微刚才所说“在你方世界”这几字,脸色生起了几分疑惑,于是问王太微,轻声道:“难道你不是我方世界的人?”

  王太微回道:“我来自另方世界,名叫为‘战纪世界’。”

  忽然,天后想到了前段时间,她寝宫前那颗从天降下来的人形石雕像。然而,其模样正与王太微长得极奇相似,于是她请示道:“不知高人能否与我一同去一个地方,我有样东西让见一见。”

  王太微缓一下,便道:“去一下也无妨。”

  忽然,天帝侧脸看向天后,疑问道:“爱后要做什么?”

  “天降人形石像。”天后低语一声,即时天帝恍然大悟,心说:“难怪觉得高人似曾见过,原来因此。”

  ……

  ……

  随后。

  天后寝宫前的广场。

  天后、天帝、王太微一同来到这儿。然而王太微一见石像便向它跪了下去,并且行三叩首大礼。

  天后与天帝在他的一旁,他俩看他那般觉得很奇怪。

  等到王太微礼毕站起来那时,天帝便问王太微,轻声问道:“你何对它行此大礼?它为何跟你那么相似?”

  王太微并没有直接回道,他抬头看向那颗石像,回道:“我跟父帝长相极其相似,其实这石雕所描之人并不是我,而是我父帝。”

  “在我方世界,人形石雕像代表一种权位的象征,具有影响力的人才享有这种象征。”

  “然而,石雕像越高就代表所描那人的权位越高,我父帝身为我方世界权位最高之人,自然眼前这颗石雕像是最高的。”

  天帝与天后听到这,这会儿,心中的疑惑自然全明白了过来,然而王太微忽然看向他俩,问道:“我父帝的石雕像从何而来?”

  天帝一脸淡然,轻声道:“从天而降。”

  王太微一听,脸色生起了几分疑惑并且举头望上天空,道:“从天而降?”

  天帝也跟着举头望上天空,紧接着,天后也举头望上天空,然而天帝轻声道:“那日,石雕像从天而降,随后,天空竟然一下暗了下来,紧接着,天空竟然出现一段影像,真是奇了怪。”

  此时,一脸讶然的王太微降低头,看向天帝,问道:“什么样的影像?”

  天帝与王后也跟着把头降低下来,看向王太微,然而天帝回道:“一座庞大而华丽的宫殿,宫殿前的广场有你父帝的石雕像。忽然,当中一尊石雕像向上飞升不见。”

  王太微忽时一脸淡然,道:“那影像中的宫殿正是我方世界的天宫……”

  说到这,王太微转看向石雕像,道:“我父帝这颗石雕像应该是从战纪世界掉到这儿。”

  天帝忽时一脸讶然,叹道:“人类虽能御气飞行,但还不能飞离世界之境,一尊不能御气飞行的石雕像竟然能从你方世界飞到我方世界,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啊。”

  紧接着,问道:“不知高人是如何来到我方世界?”

  “哎。”王太微摇头叹气一声,脸色生起了几分黯然之色,回道:“我是在海中被一个奇异的黑洞带到这里来的,如今已经回不去了。”

  天帝忽然手持礼制,恭敬道:“高人,请移步书房喝茶。”

  王太微满意点了头,道:“带路吧。”

  话音一落,天后微笑向天帝与王太微说道:“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事。”

  ……

  ……

  随后。

  天帝书房。

  “高人请用茶。”天帝坐在一张方桌之畔刚好冲了两小杯绿茶,看向面前的王太微说道。

  “你客气了。”王太微同样坐在方桌之畔,淡然道,接着端起那杯茶。然而天帝诚恳道:“一些问题,还望高人赐教。”

  王太微点了头,一口喝了那杯茶,把茶杯放回桌上,轻声道:“你问吧。”

  天帝点了头,问道:“一元境者有什么样的能力?”

  王太微回道:“一元境者,可……”

  ……

  ……

  与此同时。

  天后正飞往书院的路上,心中说道:“天庭有高人相助,将来本座想夺天帝之位更是难上加难了……”

  心说到这,天后叹了口气,道:“先把高人这事告知元杰,日后再慢慢做打算。”

  ……

  ……

  与此同时。

  书院已经不像新婚之夜那般热闹腾腾了,但并非冷清,食堂那正有一伙人围在一张方桌正在吃饭。

  有元杰、方百里、方可可、唐世恭、王庭、刘伟明、小舞、王裕仁这八人。

  桌上的食物很丰富,当然,螃蟹和酒是在所难免的,因为这是王裕仁与小舞的爱好。

  忽时,刘伟明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元杰,恭敬道:“元先生,我想加入书院,请您予许。”

  “好。”元杰边吃边道:“什么时候搬来书院住?”

  一听元杰说“好”,刘伟明脸上浮现出笑容,等待元杰话音一落,刘伟明回道:“我已经搬过来住了。”

  元杰还是边吃边道:“不久,我要向六国组建军队伐天,到时候有的忙了。”

  刘伟明严肃点了头后,便吃饭,并没有说话。

  此时,小舞看着桌上那只刚好被她吃得只剩下壳的螃蟹,道:“可可,这只螃蟹被我吃完了,你帮我掰一只。”

  “来,小舞。”坐在她身旁的可可,二话不说就给她掰了一只螃蟹,并且送到她面前。

  小舞迟疑了一会儿,侧脸看向方可可,责道:“你以后不能再管我叫小舞了,我现在是你的师母。”

  话音一落,方可可与方百里、王庭、刘伟明、唐世恭,这五人忽然差点把口中的食物给喷了出来,顿时纷纷饥笑了一阵。

  在他们的眼里,小舞与元杰结婚这事,只当做一个笑话,并没有当真。然而,在小舞的眼里,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可从来没在意她只是一只小鸟。

  忽时,书院一位看门的中年男走了进来,看向元杰恭敬道:“先生,外面有人指名找您。”

  元杰还是边吃道:“对方可有自抱名字?”

  看门人道:“她说她叫丽丽。”

  一听说是丽丽,元杰忽地站起,连忙跑了出去,也不管小舞向他喊道:“相公你给我回来,我不准你找她去,你给我回来。”

  ……

  ……

  与此同时。

  天后望上大门口挂的那两个红灯笼,自道:“也不知什么人成亲了。”

  随后。

  元杰刚跨出大门的门槛,即时将满脸微笑的天后紧紧抱住。他合上双眼,声音有些沙哑,道:“可把你盼来了,我很想你,丽丽。”

  天后忽然脸色一失笑又微笑了起来,抬起双手搂着元杰的腰背,低声道:“被你抱住的感觉真好。我何尝不想你,只是…只是我真的很不方便离开天宫。”

  元杰连声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真的理解。”

  天后低声道:“我有件事要告知你。”

  元杰柔声道:“何事?”

  天后低声道:“天宫今天来了一位高人,那人非常厉害,说是要……”

  元杰抢道:“那人是不是叫做王太微?”

  天后想了一会儿,便道:“他没说,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的二弟叫做王裕仁。”

  元杰柔声道:“那就对了,他就是王太微。”

  天后忽地一脸讶然,问道:“你认识他?”

  元杰回道:“我不仅认识他,还认识王裕仁,其实王裕仁是我养父。”

  此时,天后脸色更加讶然,惊道:“什么!”

  元杰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然而,天后一脸茫然,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王太微会去找天帝?”

  元杰回道:“是的。”

  天后再问:“那他找天帝何事?”

  元杰再回道:“父亲与大伯有个赌约……”

  元杰将王裕仁与王太微的赌约说了起因。

  ……

  ……

  随后。

  眉开眼笑的元杰牵着天后的手来到食堂,然而天后也是眉开眼笑的。

  当食堂众人看向他俩的第一眼时,因为见到天后这个新面孔,所以一脸茫然,不知那人是谁。然而,当中的方可可并不是一脸茫然,此时的她,因为吃天后这位美丽女人的醋,心生嫉妒,脸上有几分黯然之色。

  要说到“吃醋”这二字,小舞更是厉然。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丽丽,她……”首先元杰指着天后向大家说道。

  不料被打住,小舞指着元杰怒道:“元杰你个狗娘养的!当我不存在是不是,我不许你牵着她的手!”

  “……”元杰忽然哑然失笑,正要跟小舞说些什么,不料王裕仁一脸苦涩看向小舞轻声道:“小舞,元杰是我养的,并不什么狗娘养的,说话注意点场合好不好。”

  说话间,天后同样哑然失笑,她看向王裕仁,心中说道:“此人应该是王裕仁了。”

  这时候,其他人忍不住笑了一声。然而小舞飞到王裕仁面前,站在桌上,有些撒娇地说道:“主人,我刚才一时气急说露了嘴,但是……”

  她说到这,指了元杰一下,怒道:“元杰真不是个东西,难道你没有看到吗,刚结婚不久,竟然在我面前牵起别人家女人的手,您得给我做主。”

  没想到的是,王裕仁却是一脸淡然,回道:“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更何况是我的儿子,那更正常不过了。”

  “主人是坏蛋!”小舞话音一落,她如同“旋风球”那般,一下子砸碎了整张桌子,把大家吓了一跳。

  紧接着,王裕仁愤怒一脸,手势一挥的同时,嫌弃道:“在我面前犯什么浑。”

  只见小舞忽地不见,而瓦顶突然破了一个洞。

  此时,其他在场的人一间讶然,特别是天后,她心说:“竟然有如此这般厉害的人物,我何时也能像王裕仁那样。”

  忽时,她一脸担忧之色,向王裕仁恭敬道:“请您不必生气,不知小舞有没有事?”

  王裕仁断然道:“没事,她都习惯了我这样,对她来说,家常便饭而已。”

  天后道:“那就好。”

  紧接着,转向元杰道:“你用不用先去找小舞一下?”

  “……”元杰刚想要回道些什么话,不料王裕仁抢道:“不用了,时候一到她自己会回来的。”

  语音一落,元杰指着天后,向大家微笑着说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叫丽丽,前段时间我与少智轩大战,她还助过我,我俩就是在那时候相识的。”

  忽时,大家挨个向天后自我介绍了起来,道:

  “我叫方百里,书院弟子。”

  “我叫唐世恭,书院弟子。”

  “我叫王庭,书院弟子。”

  “我叫刘伟明,书院新来的弟子。”

  “我叫方可可,书院弟子。”

  依次介绍,当中方可可语带不屑,其他人态度温和,然而天后挨个看向他们,笑脸点头,等他们介绍完了,他看向王裕仁,微笑着恭敬道:“这位想必就是元杰的父亲王裕仁伯父吧?”

  “正是老夫。”王裕仁点头道,一脸愤怒的他,在此时还没消然,可见他刚才有多么生小舞的气。

  “我不想瞒着大家,也必须告诉大家,其他我是天后。”天后向大家说道。

  “什么!你是少天的女人!”除了王裕仁与元杰,其他人齐声惊道,一脸讶然。

  紧接着,唐世恭看向元杰,质问道:“您怎么可以找少天的女人?这不是胡闹嘛?”

  话音一落,方可可也看向元杰,附议道:“是啊,闷葫芦说的对,什么样的女人不好找,偏偏找少天的女人。”

  元杰与天后哑口无言,一脸沉重。

  “哎~瞧你俩说的是什么话。”然而王裕仁忽然一脸嫌弃,看向方可可与唐世恭,道:“只要阿杰喜欢就好,管丽丽是谁的女人,难不成还怕了那个少天不成。”

  方可可与唐世恭听王裕仁这麽说,虽有不赞同之意,但并不敢反驳之词,因为王裕仁这人在很多人的心中是存在一定程度的威慑;所以说,本事大,自然威严也大,这在某一个世界都同样的道理,也包括我们的地球。

  ……

  ……

  于此同时。

  天帝书房那张方桌上,王太微最后站起来,轻声道:“……今天就跟你说到这了,往日再跟你说说。”

  然而天帝也跟着站了起来,手持礼制,恭敬道:“徒儿恭送师父。”

  徒儿?师父?显然方才他俩结成了师徒关系。

  王太微道:“为师并不想出宫,你马上安排一处居住。”

  天帝点了头,道:“徒儿马上给您安排一座寝宫。”

  王太微点了头,指着天帝道:“记住了,为师有一嗜好,那就是睡觉。还有,为师要睡到自然醒,最讨厌有人把我吵醒。”

  天帝认真点了头,紧接着,朝外面喊道两句:“小张!小张!”

  “奴才在!奴才在!”外面传来了回话。

  片刻后,小张匆匆忙忙地来到天帝面前,请示道:“天帝有何吩咐?”

  天帝并没有回复,而是看向王太微,他手势礼制,恭敬地道:“师父,请您跟小张去,他会帮你安排一坐适合您的寝宫。”

  王太微并没有回复,侧脸看向旁侧的小张,道:“前面带路吧。”

  然而小张向天帝请示道:“那奴才先下去了?”

  天帝认真点了头后,小张手持礼制向王太微恭敬道:“这位老先生请。”

  紧接着,小张便向门口走去,然而王太微也跟了上去,然而天帝在王太微的背后,手势礼制恭敬的道:“徒儿恭送师父!”

  当王太微离去时,天帝忽然变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满脸堪忧之色,心中说道:“王太微嘴面上说要与本座一起抵抗王裕仁,但不知其内心是否一致。”

  “以王太微的能力,想取代本座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要有他兄弟俩在,本座会永远不安啊……”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