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一个美差(1/3)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剪水II 2334 2019.09.09 13:19

  “夏将军,夏将军!!”

  宫里太监匆匆忙忙地奔跑在烟花柳巷里,这景观不得不说很是奇特。

  终于,他在飞花宫三楼的雅间寻到了他要找的人。

  那有些散漫的年轻人正在饮酒。

  酒是美酒。

  他对面则是艳名动王都的飞花宫头牌年红妆。

  少女披着红纱,皮肤白雪,吹弹可破,一双销魂的纤纤素手在五十弦锦瑟上,来回续续拨弄。

  她开口唱着已经谱好的曲子...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曲子太美。

  即便太监也不忍心去打扰。

  就好像是再粗野的农夫,也不会轻易打碎手捧的玉盏。

  曲终。

  红纱妩媚少女又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弹奏。

  只是却弹出了一种凄迷、一种固执、一种坚守、一种明知道不会有结果,却依然相信着“金风玉露一相逢,就已经足够的执着”,这执着入了魔念,所以十指才弹奏出如此味道。

  这种执着未必是因为爱情,但却是心底的感情。

  一种压抑在静谧下的火焰。

  夏极喝了一口美酒。

  美酒里的火焰在五脏六腑里同样燃烧着。

  年红妆弹奏完了,就等着点评。

  夏极这些年里,技能珠已经多到无法想象,他音律方面的技能早就有了五六种,至少有四个是LV10。

  他自然品的出,听得懂。

  “你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年红妆笑嘻嘻道:“可怜的小红妆,当然有可怜的故事了。”

  “你该弹出哀婉,哀而不伤,但却弹得太固执了...到底有什么让你念念不忘呢?情郎吗?”

  年红妆眼睛撇了撇他身后道:“有人来找你啦。”

  宫里太监这才有了存在感,他急忙尖尖咳嗽了声道:“夏将军,皇...”

  夏极一抬手:“等会儿。”

  太监一愣,旋即就想要发作,但想想面前这少年郎的身份,顿时偃旗息鼓了。

  这满朝文武百官得罪谁都没事,但如果得罪了宁妃娘娘...自然会有许多人会乐意把他给偷偷宰了,然后再隐晦地告诉娘娘卖个人情。

  这小白脸,真是好命啊。

  夏极抬头,有些醉意道:“小年,放心,你有三分之一的机会得到王都花魁的称号,不必执着于这个。”

  年红妆剜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要问我究竟念念不忘什么呢。”

  夏极哈哈笑道:“问了你又不告诉我。”

  年红妆:“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你问了,我会不告诉你?”

  夏极沉吟片刻,然后道:“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在我问了之后,你会不会告诉我?”

  年红妆:(/=_=)/~┴┴

  她咳嗽了一声,酝酿了一下词汇,准备绕口令一般再进行一次四重反问。

  但夏极已经起身了,拍了拍太监的肩膀道:“公公,走吧,去皇宫。”

  年红妆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双手垂在锦瑟上,一双眸子如海洋般平静。

  ...

  ...

  “反王年无夜的下落,朕终于找到了!”

  御书房里,大周天子姬盛看着这可以当自己孙子的小舅子,声音平静。

  爱屋及乌,他对这年轻人也很喜欢。

  至于什么大草包,有什么关系?

  大周养不了一个废物皇子,可是养得起一个大草包。

  夏极拱了拱手:“恭喜皇上。”

  姬盛道:“你姐姐常埋怨朕,说是让你当了将军,却不给你领兵的机会...”

  夏极拱手:“那是皇上担心我。”

  姬盛点点头,“你明白就好。但这一次有机会了,你可以名正言顺当个将军了。”

  夏极道:“皇上,饶了臣吧...”

  对他的态度,姬盛不以为意,这王都的大草包有着和他姐姐相仿的颜值,难怪在王都的烟花柳巷里,能这么吃得开。

  他笑道:“猜猜朕让你去做什么?”

  夏极道:“围剿反王吧?”

  姬盛道:“不!”

  夏极神色毫无波澜,一副毫不感兴趣的模样。

  姬盛也不卖关子,直接道:“朕已经彻底掌握了那反王的下落,而且已经安排好了万无一失的围捕计划,但这次围捕行动的领军人,名义上会是你。

  换句话说,你只需要在军营里找个地方睡一觉,反王年无夜就会被捕,到时候,这功劳就是你的。

  有了这功劳,朕才好提拔你。”

  夏极问:“军营里能带女眷吗?”

  他不是真的要带,只是不想去。

  这皇帝的便宜,他是半点都不想沾,而且他在乎这些么?

  姬盛打过仗,自然知道军营里纪律严明。

  但是,这位阅历丰富的老者还是给了个主意:“女扮男装就可以了。”

  说着话的时候,姬盛忍不住笑了,露出缅怀之色:“朕年轻时这么干过,朕现在看到你,就好像...”

  忽然,姬盛不说话了。

  他没办法昧着良心说“就好像看到了朕年轻的时候”,而且这话也不合适。

  他咳嗽了两声道:“这次围剿,朕会安排两千精兵,但却有二十名真正的高手,军部会派出一名真正统帅军队的大将,做你的副手。

  军部的人都是犟牛,他要怎么你就让他怎么,你就等着收功劳就是了。”

  说完,皇帝直接丢出了半块黑色金属令牌。

  这是虎符。

  “千万别和这些犟牛硬碰硬。”

  姬盛又忍不住提醒了句。

  ...

  ...

  夏极骑着一匹黑马,在侍卫护送下来到王都外的大营。

  远远的,就有一个穿着银白披甲、头顶羽盔的儒雅将军迎了出来。

  “夏将军,百闻不如一见呐,久仰久仰!”

  侍卫提醒夏极道:“这就是您此次的副手,淳如仇。”

  夏极“哦”了声,翻身下马,也迎了上去。

  两人对了虎符。

  淳如仇直接要把夏极迎入议事主帐。

  但不出他所料,这位有着草包之名的小白脸直接推掉了。

  淳如仇返回,又开始了对于围捕反王的计划讨论。

  如今。

  反王年无夜自以为自己在暗,时机在在明,这就是机会。

  淳如仇等人很快就商量了对策。

  在晚餐的时候,淳如仇又找到了夏极,压低声音道:“夏将军,属下向您汇报下计划。”

  见到夏极点头,这儒雅将军才开口道:“天子的意思,淳某很清楚,所以这一次自然不会让夏将军动手。

  但这两千名士兵的眼睛却是遮不住,嘴巴却是挡不住,所以...属下想了很久,才想出一个网围三面,只留一线的计划。”

  夏极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淳如仇见这小白脸没多说,于是继续道:“年无夜如今藏在沧山城,我们趁夜偷袭,将其重伤,然后他必定从西门逃离,进入沧山躲避。

  而夏将军只需要带领军队,以及高手,守在西门,就可以擒拿下已无反抗之力的年无夜。

  这计划,我们会说是夏将军一手安排的。

  到时候,所有功劳才是真正的归了您。”

  说完,他就充满讨好地看着这少年,双手抚摸着,背微弓,一副卑微的模样。

  只是微笑的目光里,却是一些无法被人察觉的寒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