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谱上第九十八(第三更)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剪水II 2087 2019.09.09 21:15

  这种情况下,严先生肯定也不会再去打口炮了,他袖子一扬,手上已经握住了一把钢铁折扇。

  折扇随意挥舞,翻腾出一道道如有实质的真气,这真气里带着强大的生命气息。

  那四名抬轿大汉飞快走位,摆出了一种小型阵法的架势。

  随着严先生折扇的舞动,四人按下了扳机。

  嗖嗖嗖!!

  四支儿臂粗细的弩箭狂射而出。

  而又在那折扇真气,以及阵法的引领下,力量融为一体。

  这么近的距离,没有人能躲过去。

  轰!!!

  轰鸣声响起。

  那一体的箭矢炸开了,裂成无数碎屑,飞快倒射而回。

  每一个碎片都在那些壮汉身上留下了血痕,或深或浅。

  严先生愣了愣,而他手中折扇带动着真气飞快点在四名壮汉身上。

  这四人原本颓废的精神顿时又恢复了不少,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杀了他!!”

  四名壮汉进行了第二次连射。

  轰!!

  第三次连射。

  轰!!

  烟尘滚滚,碎屑横飞。

  没多久,散去后露出了一道庞大的身影。

  那身影一丈有余,肌肉鼓撑着灰金头蓬,全身散发着一种让空气扭曲的高温。

  “不...这不可能。”

  严先生抬头,仰望着这走来的人。

  “再射!!”

  “射!!”

  嗖嗖嗖!!

  这一次弩箭射空了,即便近在咫尺,但却依然射空了。

  因为那可怕的笼罩在扭曲空气里的巨人消失了。

  咔。

  咔。

  咔。

  咔。

  严先生,看到四名壮汉全部跪倒在地,显然腿骨已经彻底骨折了。

  而他却什么也没看到。

  再猛然转身,却发现一只大手已经抓在了他头顶。

  夏极淡漠的声音响起:“我说什么,你回答什么。

  你会圣心诀,但不会重生出头颅吧?”

  严先生露出骇然之色:“你怎么知道圣心诀?”

  “其实我与你们天行圣会有不小渊源。”

  夏极一边说着,手掌上一边浮出一层乳白真气,这真气里带着生命气息。

  严先生不敢置信地睁大眼:“这...你也会圣心诀?”

  夏极道:“不错。”

  他长叹一声,煞有其事地说:“当年因为发生了一些变故,我失去了很多记忆,刚刚感到你身上有圣心诀的味道,这才跟了过来...

  请相信我,我只是想弄明白自己的身世。”

  严先生惊疑不定。

  夏极松开了手,五指波动之间,一股熟悉的真气正流动着。

  他甚至弯下腰,用这真气按在了身侧一名壮汉断裂的腿骨上。

  那壮汉发出一声舒服的声音。

  严先生震惊道:“果然是圣心诀的治疗能力。”

  他神色复杂地看着这神秘人,然后道:“把面具摘下来吧,也许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师兄。”

  夏极淡淡道:“一入阴司,从此阴阳两隔,今天我不过路过此处,面具是不可以摘的。”

  “阴司!!!”

  严先生再次震惊了,他显然也知道这个神秘到极致的组织。

  “阎罗天子是你什么人?”

  夏极道:“同门。”

  严先生激动起来了,他差点就直接拉着夏极回门中,但是忽然之间,他想起了最新得到的信息,脱口问:“你是摆渡魔僧吧,你不是密宗的高僧么?”

  轰轰轰轰!

  那四名壮汉瞬间死亡。

  炸出了四团血雾。

  那一个刚刚恢复的壮汉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挂了。

  严先生:???

  夏极再次伸出手指抓住了严先生的头,他无奈地摇摇头:“当我刚刚那些话没说过。

  现在...

  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我说什么,你回答什么,你会圣心诀,但不会重生出头颅吧?

  第一个问题,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严先生傻住了。

  这一刹那间,好像是发生了许多许多事。

  他有点懵。

  自己就反问了一句“你不是密宗的高僧”,为啥这“疑是同门的神秘人”忽然就翻脸了?

  “三...二...”

  夏极静静数着。

  刚刚他的所有行为都没有出错,可惜戴错了面具。

  魔僧的人设是密宗高僧,被人叫破,那就是崩了人设。

  “你是用什么发现我的?”

  夏极缩小了问题。

  因为眼前的人虽然也是高手,但绝不可能发现他。

  严先生忽然冷笑了起来,他猛然嚼碎了口中的一颗胶囊,惨绿色的毒药顿时渗入了他口中。

  我是不会背叛组织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自杀吧。

  他闭目,开始等死。

  一股大恐惧忽然在心底生出。

  但忽然,他只觉的一股强大的内力从背后侵入了体内。

  噗!!

  他把毒药喷了出去...

  夏极收回手掌,平静道:“别再做这些无用的功夫了,你就算服毒,我也会帮你把毒逼出来,你就算自杀,我也会在你行动前挡下你,然后再用我的手段来折磨你。

  而且...你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

  严先生:...

  人死过一次,却是根本不想死第二次。

  所以,这位白袍男子嘶哑地开了口:“是神兵谱上排行九十八的碧蓝之眼,任何...”

  “咳咳...”

  他咳嗽了两声,继续试图说话:“任何不是...”

  “咳咳咳咳...”

  严先生忽然疯狂地咳嗽起来,“好痒,好痒...咳咳咳...”

  他拼命咳嗽着。

  忽然,他伸出手掌,捂着嘴拼命咳嗽着。

  然后一块炽热的东西落入了手心。

  他好像这才舒服了些。

  低头看去,却是一颗碎裂的肺叶,上面还沾染了粘稠的血丝...

  夏极身形如风,刹那隐入黑暗,又刹那到了树顶,感应放开,四周千余米的风吹草动都落入了他的掌控中。

  但是...

  他能肯定绝对没有人。

  再低头,那严先生已经面露恐惧的死去了。

  “远程杀人?怎么做到的?”

  夏极眯了眯眼,“百余年前的神兵谱?排行第九十八的碧蓝之眼?”

  他忽然想起了天阙学宫,那在中午会投落在地的影子,其中有一个正是瞳孔样的黑影。

  他又静静等了两柱香时间。

  林子里毫无动静,只有四团血肉,趴倒在地上的严先生,还有一台轿子。

  夏极在严先生身上略微翻了翻,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只是在他腰间挂着一枚玉坠,玉坠里有着一道游烟。

  “这玉佩...好像在哪儿见过。

  唔...

  对了,之前那什么清风山的王真人身上也有,只是我当时以为只是装饰品。

  如今看来没那么简单。

  是身份铭牌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