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9.没想到吧?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剪水II 2294 2019.09.22 00:01

  夏极没有去柳州城,也没有通知拓跋秋水。

  如果拓跋秋水出事了,以西夏长公主的视线就可以确认。

  而且,对付一国的女皇,尤其是拓跋秋水这样的女人并不会容易。

  圣会只要敢刺杀,接下来就会面对自己徒儿疯狂的反扑。

  他觉得圣会不会这么蠢,为的只是让自己关心则乱,去诈一诈自己,探一探阴司的底。

  如果拓跋秋水不仅出事了,而且还被杀了...

  那也没关系。

  反正阴司之后要面对的危险太多,如果这点风浪都应付不了,那今后也会死在其他地方。

  他会为这徒儿报仇,然后把烛龙的脑袋摘下,放在徒儿的墓碑前。

  如果对方没有去刺杀,自己也完全可以通过长公主的视线确认。

  确认了这一点,就可以确认以下三点:

  其一,烛龙怀疑唐元成了自己的侦查眼线,但却无法证明。

  其二,烛龙对于阴司的存在知道极少,一切都是在靠着试探进行。

  其三,阴司牛头的实力也没那么可怕,至少唐元还能逃回去。

  同时,他就占据了主动性,因为烛龙在试他反应的同时,他也在试这烛龙的反应。

  如果自己不做任何动作,烛龙要么以为他自己想多了,要么就会陷入一种越来越深的逻辑推断上的困境,而变得疑神疑鬼,陷入失去判断能力的空想。

  他顺着唐元的视角再度观察了一会,发现这只是个普通的宅院,宅院里看不出任何举杯特征的记号,只是可以确认的是已经入了关,是在大周境内。

  天行圣会说是替天行事,但实则上却是神秘而阶层森严的组织。

  圣会的每一层都只与上下两阶联系。

  唐元这种已经算是不错了,他至少知道烛龙的名号。

  但烛龙在天行圣会里的地位,他也完全不清楚,只知道是大人物。

  夏极并不急躁。

  他还有一个诱饵:李元儿。

  虽然对不起这位女同学,但没办法,谁让你会传奇类玄功呢?

  想了想...

  夏极决定去插出第二个移动的地眼。

  睡觉睡到傍晚,虽然夜色深了,但夏极却半点都不困。

  雷静云雷堂主是不敢在半夜跑来和自己喝酒了。

  夏极乐得清闲。

  他展开宣纸,抽出书桌上放着的狼毫,点墨,而开始落笔。

  画来画去,却都是三个人在不同的场景里。

  画完之后,又总是放在烛火上烧成灰烬。

  这么来回了两次,午夜至了。

  窗外骤然浮出一种诡谲的氛围。

  夏极心有所感,猛然推窗。

  窗外,隐隐可见,一个醉醺醺的酒鬼正跪倒在水井外数米处,他双手在地上爬着,爬到井边,则是毫不停缓,继续往井中爬去。

  噗通...

  清脆的落水声,在风雪里微不足道。

  而同时,那股悚然的氛围消失了。

  “第二次了...”

  夏极心里跳了跳,看着小镇里那极度不协调的水井。

  ...

  次日。

  天阙学宫存在感极低的领队东方长恨,终于从每时每刻的思索里走了出来。

  他与雷静云略一商量,一拍即合,去找赵玄衣,想要提议返回王都。

  毕竟这与西夏的比试也结束了。

  雪也停了不少。

  三千用来防卫的军队完全是度假式的过了近一个月了。

  东方长恨本来是没关系的,反正无论什么地方,对他而言都不过是换个地方思索而已,只不过他忽然需要回去查个资料,看不到那资料,他就烦躁。

  这位天阙学宫的七席之一是个很神奇的人。

  因为...

  他不知道自己境界到了第几层。

  为什么?

  因为...

  他把功法练歪了。

  这也不能怪他,当初师门被灭,留下的不传之法就是残缺的,许多地方需要脑补。

  东方长恨有着复仇的动力,但却没有主角的机缘,所以只能硬上。

  他少年时候很勤奋,脑补能力又强大,总算是把功法练上去了,但却是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反正夏极是没有能够摄取到他的技能珠。

  一本剑法,硬生生被他练成了远程攻击的法门。

  可...东方长恨竟然没走火入魔,反倒是进入了一片奇异的新天地。

  本来他都绝望了,以为自己是个废物,都想重新练过了。

  但在和学宫的副宫主打了一架后,发现效果还不错。

  不错到副宫主再也不想和他打了,并且让他从一般老师坐上了七席之位。

  于是,东方长恨就坚持了下来。

  这导致的结果是,他不得不思考,每到一个地方都是悄悄躲起来思考,思考下一步自己到底该怎么练。

  其他六席都在忙着突破,所以都没来领队,他们觉得东方长恨这种,在密室里和在边境上,完全没区别,所以就把东方长恨派出来了。

  结果这位七席之一的老师,就好像不存在一样。

  直到如今,他才想起来该回去了,有个重要资料他记不得了。

  雷静云也待不下去了。

  远离权力中心不便于施展手段。

  她得赶紧回去。

  无论雷暴堂,还是王阁老义女的身份,都在催促着他。

  两人站在了赵玄衣的屋门前,雷静云上去敲门,轻喊了:“赵...”

  她话音还没落下,东方长恨直接推开门冲了进去:“赵玄衣,快起来,回王都了。”

  两人入屋,屋内整整齐齐,还有几抹清心的檀香,被子折叠整齐,充分显示了一个自律将军的生活。

  雷静云不禁暗暗点头,赵将军确实是个不错的将军。

  下一刻,雷堂主震惊了。

  “东方老师,你...你在做什么?”

  东方长恨正在看床底,然后又去掀窗帘,再然后去打开衣橱,最后推开窗户,探头往外张望...

  雷静云:...

  东方老师,你究竟有过什么样的过去?

  东方长恨做完检查,摇摇头道:“他不在。”

  雷静云:...

  我刚进门就知道了好吧?

  就在说着话的时候,一个帽兜遮脸的人迅速进了院子,冲入屋内,那人看到屋里还有两人不禁惊了惊,就要退出去。

  但雷静云只有一米四,一米八的大个子即便用帽兜挡脸,她也可以通过仰望清楚地看到来人的模样。

  帽兜对她是无效的。

  所以,雷静云直接喊道:“赵将军。”

  赵玄衣也不说话,他本想悄悄回来,但没想到屋里居然有人。

  所以,他转身就走。

  雷静云也不追,她淡淡道:“不就是喝了酒,玩了女人,害怕损坏形象?但是没关系,我和东方老师又不会说出去。

  对不对,东方老师?”

  东方长恨不说话。

  雷静云:...

  她咳嗽了两声:“所以说呀,赵将军需要离那个人远一点才对。因为,我也是受害者,所以对于赵将军此时的心情,静云感同身受。”

  她神色平静,但心里却是开心的。

  风水轮流转,赵玄衣,让你昨天说我,今天遭报应了吧?

  哈哈哈哈!!放心,这点事儿,静云一定漂漂亮亮地帮你宣传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