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9.风流之名满天阙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剪水II 2359 2019.09.27 00:01

  夏极绕回了客栈,把那藏着长生灵桃秘密的玉佩直接丢给红云。

  “你带着,不要被任何人看到,有任何异常都及时告诉我,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夏极自然不会自己直接拿着这古玉。

  他见识过碧蓝之眼的导航攻击体系,便不会轻易拿着这种玉佩,不是没有能力应对,而是事有分工,这玉佩放红云那先过了观察期再说。

  至于红云,自己的部下就该承受危险。

  如果承受不了,那不过是早死晚死的问题。

  红云也明白,却还是双手毅然地接过那玉佩,郑重地放入自己的香囊,在腰间挂好,恭敬道:“是,主上!”

  这是主上的考验。

  夜色漫长。

  夏极舒服地洗了个澡,然后打着哈欠躺在床上。

  红云则是坐着,趴伏在木桌边。

  夏极有些睡不着,随意道:“红云,你练习的功法应该是刺客类的追踪,隐藏,还有暗杀相关的法门吧?”

  “是,主上。”

  “想变强么?”

  “想。”

  “为什么想?”

  “我...”

  再普通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何况是红云,她只是一时语塞,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何况她不确定这位神秘莫测的主上,是不是真的要听自己讲些细碎的故事,还有自己的心境。

  夏极笑了笑:“算了,有就好,这世上就怕连变强的动机都没有,那可就真的完了。”

  红云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夏极笑道:“比如我吧...我从不想变强。”

  红云:...

  想了想,夏极又加了句:“我也不知道自己强不强,这世界的水太深了。”

  红云:...

  这位相貌普通、却能够扮演着双重间谍的女子不知道该怎么回。

  主上就是能把这种装逼的话如此清新脱俗的说出来。

  红云心里是佩服的。

  两人很快不再说话,床上响起轻轻的鼾声,红云也伏桌慢慢睡着了。

  现在她只是个护卫着宁妃弟弟的侍卫。

  在这座风雨飘摇的王都里,没有人会知道主上会有多么恐怖,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恐怖的敌人绞尽脑汁地偷袭过来。

  所以,他们是安全的。

  次日清晨。

  红云猛然惊醒。

  她双目一睁就看到明媚的阳光从窗外投落,在黄梨木桌上安宁地投下井格的金块。

  金格子落在一张被杯盏盖子压着的薄纸上。

  纸上笔墨犹新。

  纸旁则是一根焚到末的木香。

  经历过正常杀手训练的红云自然一眼认出,这是催眠也是助眠的香。

  她身子绷紧,缓缓转身,身后床上早就没人了。

  主人显然已经离开了。

  红云摇摇头,和主上在一起自己担心什么?

  莫说是没有人知道主上身份,就算知道了,以主上的实力和手段,有谁能伤他?

  她转过视线,拿起那张薄纸,纸上写了四个字“难知如阴”,再往下则是这门功法的细细描述。

  红云瞳孔里闪过震惊...

  这不是地下杀手红楼的独门绝学么?

  这在独门绝学里也算是顶级的那种了。

  可谓是每个杀手都梦寐以求的法门。

  再看看助眠的香,红云哪里还不明白是谁点燃的。

  她忍不住唇角微微勾起,让普普通通的脸庞也带上了些暖意,她看着不见人的远处,轻声道了句:“谢主上。”

  ...

  ...

  “看,是上将军!”

  “王都里将军可是不少,你们这么激动做什么?”

  “你才来天阙城的吧?”

  “是啊,怎么了?”

  “上将军可是传奇人物啊,他可是在西夏大周皇家比武之中,压轴登场,一举定乾坤的男人。”

  “是啊,他可是能训练出花魁的风流将军。”

  “他可是不去金銮城,却在半道下车,醉酒狂歌,直奔飞花宫的男人。”

  “唔...我本周狂人,凤歌笑仙神,手握绿玉壶,不入金銮城...”

  众人说话的时候都是嘻嘻哈哈。

  这让外乡人感到莫名其妙。

  外乡人又问“上将军武功很强么?”

  众人就哈哈笑了起来,彼此看看,露出男人都懂的会心一笑,而不懂的他们则是投去鄙夷的目光,一副“连着你都不知道”的模样。

  还是有个老实的好心人给这一脸懵逼的外乡人解释。

  “上将军如果会武功,我们也不会说什么,关键是他...不会武功。”

  外乡人震惊了,指了指那老实人笑道:“骗我的吧?”

  他的想法很正常。

  不会武功,怎么压轴登场,一举定乾坤?

  在这以武立国的大周,又怎么醉酒狂歌,不入皇城,只宿青楼?

  那老实人急了:“说了你又不信,从前我们叫上将军王都的大草包,你随便拉个人都可以知道。

  现在他风流之名满王都,我们都不这么叫了,也不合适了。

  现在没见过上将军模样的人都很好奇上将军的样子,毕竟...”

  他放低了声音:“在内能够征服烟花柳巷,在外能够征服异域公主,甚至能够左右一国之输赢,这得帅上天啊。”

  外乡人身边还坐了一位少女,这少女也是侠客打扮,听了这些话,低低冷哼了声“难怪我大周受了天灾”。

  “上将军来了。”

  “上将军来吃面了!”

  不知哪里传来声音,一群人扭头看向街道尽头。

  一个批发在肩的少年懒懒散散地走来,一副宿醉没醒、还在懵逼的模样。

  与夏宁有着几分相似的面容,却多了阳刚的魅力,确实很是洒脱,让人看了就会立刻上升到“小白脸”级别。

  “嗯??”

  夏极愣了愣,今天怎么没人叫我草包了,想想还有点不适应呢。

  在怀里掏了掏,发现只有前两天齐瑶给他的一块雕饰精美的玉石,玉石上静止地刻绘着山河图,一看就是名工巧匠所作,价值不菲。

  夏极再掏了掏,好像没了。

  于是,他直接将这玉石丢在面桌上,“老板,一碗顶配的盖浇面。”

  下面的自然不是那名为靳冰云的小女孩了。

  他已经不去那一家吃了。

  这老板是个佝偻着身子,似乎总觉得自己卑微的小老头。

  那小老头跑出来,看了看桌上的玉石,双目放光,“上将军...这...这太多了。”

  夏极催促道:“快点,饿了。”

  小老头这才拿起玉石,他决定从今以后自己的面摊对上将军免费开放。

  没多久,热腾腾的加盖了红烧蹄髈、鸡杂、各种炒肉丝、鸡腿、鸭腿、肥肠、荷包蛋等等的顶配盖浇面上桌了。

  旁边人看着这一幕,又是议论纷纷。

  有鄙夷说着“不愧是纨绔败家子”。

  有冷笑着“真蠢,那玉石价值很高,居然拿来换一碗面”。

  之前那少女则是摇头不已,外有蝗灾饥荒饿殍遍野,天阙城里却是富人一掷千金,这上将军还真不愧是那祸国妖姬的弟弟,一叶可知秋,可想而知这姐弟两人是什么德行。

  当然,更多的则是嘻嘻哈哈看热闹的,想着上将军这个人可真有趣,之后又有关于上将军的故事可以在茶余饭后讲讲了。

  这些话,夏极全然不顾,他吃完大半碗面条,摸了摸肚子,又直接往皇宫去了,他去看看姐姐,再顺便看看那蓝玉小道士断了之手会不会很难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