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灵之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 遥远的一生

灵之魂 ufw.. 2494 2005.11.28 09:23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匆匆岁月,如水随波,滚滚而去,然而前程茫茫,如雾迷朦,又该何去何从?

  想那大好昭华岁月早已消在名利仕途,如今空荡而回,心底多少无奈,却分明又藏着几份喜悦,或许这仕场上终究不是我这般仕子可以忍耐的!

  一路自京城而下,越淮河,穿长江,如今进入江南.

  时值秋初,虽北方渐进萧瑟,而江南却一片绿然,微风轻扬,幽波细浪,两岸山影叠翠,好不美丽!

  行立船头,观远近景物,陌生而又熟悉。

  五年了,家乡的一切依如陈初,却又几分新意,河傍两头的扶柳已是千枝百条,绿然一遍,其后的水田阡陌,青稻显黄,正待成熟,农夫牵牛,羽燕过头...

  *** ***

  "老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青山扛着的行礼,冲进小院大呼小叫,让我心头一阵暖和,蓦然,心头又酸涩起来!

  一阵急乱的脚步声,自院内而出,苍颜旧容,两鬓却全已雪白,脸上深纹已经更深更乱,心窝一颤,呼道:"父亲!"便跪在门前.

  没有其他言语,父亲颤抖地扶我,轻轻念道:"羽儿,你...总算回来了!"

  "是的,孩儿回来了,再也不离开您了..."我哽咽道。

  "傻孩子,还跪着干甚,快起来,快起来,让为父看看!“父亲温柔地抚着我,满脸慈爱,而我却只望见那一行热泪的流浸!

  好一阵,青山突然道:“老爷,少爷,快进屋吧!”

  “哦!哦!是呀,羽儿,快点进去!"父亲牵着我进了温暖的家...

  一阵寒喧后,我便向父亲讲述那一段坎坷...父亲静静听着,尔后,只轻轻说一句:"人世一场梦,梦醒便如初.孩子,从头再来吧!"

  从头再来!?

  ***

  从母亲墓头回来,让随行的青山先回,说我想去周围转转.

  我便转进了家后的小山,后山,是藏着我那童年的记忆的地方.

  原本的泥路已铺了一层小石,好行多了,路傍种了一些青松,好遮荫而行.林叶的味伴着山野的清凉,使我对母亲的许多思念,冲淡开来,慢慢的想起了那些无忧天真的童少时光.

  年少,除了要习文之外,我便把所有的时光花在这一遍不大的山中,尽管我家独在一处,年少无伴,余我一人在这有小溪一弯的小山里寻觅陶情,或与小鱼游戏,或与飞鸟同鸣,或在那个小洞涂写好奇!

  是呀!那无名小洞---我时常梦里的地方,为何总这样清晰的映在脑海里呢?或许那是最能消散年少寂寞的地方,或许那是我能够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子长大成一个昂然有为的男儿的地方,或许那是让我曾经有着传奇改变的地方!然而那些岁月早已凋零破碎,让我不堪回首,如今又回到这里,使我有一种惊讶的宿命感!残破的小洞,你是否依旧?

  低头穿过那被藤蔓遮住的洞口,伏行一小段,便能直立而入。许多时候,没想这洞内还是没有一丝湿闷的气息,如同曾经一直的感受,又顺着这样的旧情味,使我急切地摸着石壁向最深的地方走去,视眼渐渐好起来,前面终于开阔得像一间屋子了,我知道到了。

  那张极黑色的石床最先进入我的眼帘,使我像见到情人般的喜悦,直直过去,我便坐在上面,微凉微凉,抚mo一阵,入手又变得暖和起来,我便躺了上去,靠着后面的石壁,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变得好舒畅。过了一会,待心底平静下来,我才细心的观察着四面早已被我涂写得乱七八糟的孔壁,有字也有画,都是小小的单纯印记,细读那小时的心情和感会,我不禁笑了起来,年少无知,真是什么都敢写敢为呀!

  最后我看到最角落里的那几行最小的字,心下蓦然奇妙起来,那不是让我曾经写了又写,却老是不明白的怪文吗?好想我是从那处抄下的,从那里呢?左思右想,我却不记得了。也不管从那来的,我细读那几句,像是佛叶之语,再念几遍,才理会一点,这是一篇佛经中的语句,要想弄明,还得找到整篇文才行,因此在仕路坎坷后,才对佛经好喜的我,对于这篇从没读过的异经好奇起来。我一边想,一边用目光搜索这篇定是我曾在这小洞看到的文字,可是,怎么哪儿都没有,这不可能!于是,我又寻着洞壁向上找去,终于,找到了,原来是在头顶那整块发出白光照明洞间的壁上,整整一块壁上都是密麻的小字,为了看清,我只好站在黑床上,才仔细看清。

  密:佛宗旨,清明性......

  最后着名是云侠客笔.好奇特的思想!一气阅毕,我如是想!

  大行世界,有如此心胸,人生何憾!?

  于是我抬起头,再从头读来...

  ***

  穷则变,变则通。

  虽仕途不如意,然人生总有着许多渺茫的希望,为此,我像活在世上的人一样,未来都有着各自的别样!

  *** ***

  不清楚是如何从洞内走到家中,一路恍恍惚惚,心底却是异常明了了许多。

  想人生的胜便是心灵的胜!求人生,便要塑灵魂。虽说青华将逝尽,仕途已凋零,然谁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对名利已经淡泊的我,便在那一天发生新的转变,从实名上转入对虚灵上的追求来,每日陪父度日,诚读家中藏有的各种书籍,如痴如醉,平时也不放开劳作来对体魄的炼养!如此反复几个春秋,而立将至!

  父亲对我能够从他以前老路上的失意中振作起来,从新直面人生,很是欣慰,然而对我一直未再事嫁娶却早就耽心起了,因此时常遣青山的妻子帮我相亲,可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此心早已付与亡妻,伴侣再不作他想,于是每每到紧要关头,我都以此唐塞过去,让人家不欢而回,故附近人家再也没人应父亲的邀请而来了,我也省下许多心情来从事心灵的刻划,读书写文,依据那一篇古文的思路积蓄许多难看见的力量!

  月有圆缺,人有悲欢!五年后,年迈的父亲寿终,年六十六,是时,我年值三十三,悲悲欢欢,亦尝多。

  翌年,我将家业给了青山,只将书籍搬到后山洞,在洞傍盖了两间小屋,开了一块田塘,便过起了深隐日子。

  再过百年,著千文,终于洞内。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