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灵之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原文

灵之魂 ufw.. 14203 2005.11.05 16:53

    原书:

  1.我一向胆小温顺,良言寡行;从小到大,家人,亲人,友人,师长,陌生人,或许还有万能之上帝也都对我赞赏有加,爱护之至,仿佛我是他们的天上月亮,心上宝贝,日夜赞之,日夜宠之,惟恐伤害,时时捧在掌心,抱在怀里。

  于是自生以来,我成长在风平浪静,美好顺意的港湾,享受着无比幸福的人生。

  在温柔溺赞里,我宜发温顺,宜发言从计听,我认为自己好是幸福,连上帝都会羡慕我吧!

  也许,我还小,我从还没有能力去意识到自己彻头彻尾的丧失了个性---人之区别他人的最重要特征。

  在我眼中,人人都是简单纯粹,快乐无忧,天真美丽的,一如童话里的人们,永远呼吸着清新甜蜜的空气,永远带着快乐喜人的微笑,永远善待身边的人们和生灵。一直到今那天,我不再这要想。

  导致今天的这一切,是因为那一刻不期然的发生变化,人生的天地因此而顿变,我的纯粹被这一切完完全全的震碎,心不再纯美,魂不再天真,人生不再完美。

  平静的湖面练不出精悍的水手,温馨的港湾造不出时代的伟人。

  从未历过大风浪的人,无法勇敢的面对突来的祸害。当这一切不意而来时,我惊骇得措手无及,悚然以对。这样的我,却成为他们最大的负累,为了我,我最亲最爱的人付出了最最悲伤的代价---以血换血,以命搏命---生我者爱我最深,爱我最深者只为我生,于是在我该死时,是他们用生命换了我。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午夜零时二十分,北京奥运新区,创科园创世新村,思科住宅花园B栋双单元,一栋七层楼的建筑被一颗小形陨石击毁,造成200余人丧生,幸存者仅17人......

  ----摘自<人民日报>

  这17人中就有我的存在,曾那么长的时间,我恨我的存在,如果不是我,他们也不会如此英年早逝,他们也不会在陨石气流迫来时为推开我而永远被压在了下面。

  那天,我刚好十三岁,一夜的亲朋生日庆祝,直至十一点半才结束。将亲朋送走,妈妈收实残桌后,我已洗浴完了,正要躺在床上......

  天空中,一颗流星飞过天际,划出美丽的光芒.

  命运之石,却选择了我们这栋楼,从右上角斜撞过来.

  初时,大楼右半上角立时被热气流震化,当大及一人的陨石穿过百米之阻碍物向大楼左半栋小角时,在这犹剩的孤区里,震惊后早已清醒过来的爸妈,立马冲进我的房间,想拉着还不知发生了什么的我往房外跑,刚至走廊,上面踏陷的碎块砸了下来,门廊立时被大块的水泥土阻住,不得已只好往家跑,我清楚的记得,那时爸的头上已流着血了,我被爸头上的血流吓傻了,完全失去了行动了能力,爸只好抱着我,用身体护着我,拉着妈急着往家跑着。惊骇中我听见爸大声的说:“月儿,快!快到窗台去,从上层窗口出去!”“嗯!”妈仓急地回应道。带着我冲到窗口,爸放下我爬上窗台,临急用力的打开上面防盗铁栏的活动扭后,接过从平时柔弱的妈的手举起的我,就往开窗口送,爸要我从上面跳下去,在惊恐中的我根本没有勇气从离地近两米的窗口跳下去,我只知往回缩的颤抖着说:“爸!我...怕!怕!我怕!‘

  ‘羽儿,不要怕......不要怕......”见我如此模样,爸妈急声的劝我,我依旧不敢,可是时间已不容许我再听到爸妈急声的劝说,一块大如婴儿的火红石流带着散踏的泥石向我们冲来,刻不容缓,爸本能的将我从窗口扔了下去,当我落地摔仰起头时,看见房子已完被火石撞毁,我惊傻悚目里,已看不见爸妈的身影,张开口,刚要喊一声‘爸妈’,一个小如珍珠的火红热珠冲进口中,我被火热一烫,喉中下气接不上,就晕了过去,后事不省......

  转眼已是五年.

  五年间,物是人非,我也经历了很大的洗礼,曾经温弱的少年,如今已是一个走过花季的青年,对人生,对生命也有一种不同的理解。

  那次不堪回首的天灾人祸使我的人生发现的巨大的转变,我总有一种莫明的感觉,就是觉得自己的命运走向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一种模糊的感觉,难以说清道明,这种感觉原先起自频繁而又奇妙的一个梦中,后来长大了,渐渐有了个人意识后,经历一些奇怪的事后,我就发现自己与一般人不同。

  我的不同,我身边周围的人也许有所感觉,但是他们也多半不会太在意,平时或有提起,但是这些都是旦夕间的闲言笑语,谁也不会真正留心,只有作为当事人的我,才会对此感受玄异惊奇,在平时变化的表象下,我的身体正以一种奇异的力量产生蜕变。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心里虽然有所担心,可是也不甚在意,毕竟谁也无法左右自己身体方面的发展,至少在科技并不是很发达的今天,个人尚无这神奇的改变力量。不过,这种变化并未对我的生活产生不良影响,虽然只有些许的与众不同,可是大体上还是和周围的人一样,至少表象如此。对于这些变化我没有对人提起过,不是我不愿意,其实我很想找一个可以倾吐的人来发泄我积压在心中的扰人的胡思揣想,可是,我觉得身边并无这样的人供我来言说。

  仿佛因为五年前.

  那时,我昏了以后,就被赶来的救防人员送进了临近的社区医院,半日后,我在歇力呼唤‘爸妈’的噩梦中醒来,身边的护士小姐很是温软的照料呵护着我,初醒的朦胧中,我还以为是妈妈温软的小手在为我拭泪,我一头扎她的怀抱,寻找温暖港湾的依靠。可是,在我渐渐的清醒中,我明亮的眼睛里看见的全是好白的东西,不!这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不是这样的,还有她不是我妈妈,我要妈妈,我要爸爸,妈妈,爸爸...我哭喊着她们的名字,可是我只听一些陌生人的声音。我不要你们,我要我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呀!在哪?在。。。我省起来了,省起来那最后的流石砸下来的情景,爸妈消失了,他们被压在了底下,我的心好伤痛,好空白!泪无尽的流着,心无依的痛着。。。最后我累了,似乎睡在闻训赶来的亲戚怀里。

  她(他)的怀好温软呀!在梦里我似乎感受到妈妈般的温暖,睡在妈妈的怀里,我总会做梦,做很美很美的梦.

  我梦见爸妈在火石中变成了伊诺之神,他们温暖地对我笑着说:“羽儿,我们的心肝宝贝,爸妈要到那个你梦想的伊诺天堂,造一个温暖而又美丽的家,在那里有你幻想的美丽的仙湖,有白雪般美丽的小天鹅,有自由自在游泳的金色鱼儿,有快乐无忧的淘气小精灵.....有好多好多你喜欢的东西,然后我们再接你过来,和爸妈一起住!你要好好乖乖的照顾自己,听叔叔阿姨的话。等着我们来接”

  我好高兴的回答:“我会的,爸爸妈妈,您们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会听话的,不过您们要记得早日来接我,要记得!一定要记得哟!”

  爸妈‘呵呵’的笑着回答:“记得记得!”,然后在我满脸的憧憬中,化作流星飞向遥远的天际,最后变成了两颗美丽而又挨近的星星,在向我眨眼微笑。我望着他们,傻傻的笑着,然后向他们挥手。

  半月之后,真的挥手,挥手告别在车站送我的爸妈的亲朋们,还有那些关爱我的医生,护士,叔叔阿姨们.

  然后,随着列车长长的启笛声,我告别生长了十三年的美丽城市,告别了这些我曾经熟悉而现在害怕的高楼大厦,跟着我远在湖南的一个偏远乡下亲伯父,来到了这个我曾经来过两次的美丽小山村,重新过一种新的生活。

  2.山水寄情,鱼鸟传意,生于山野之间,游玩溪水之边。

  称刚放假,离农忙时的‘双抢’还有半月时间,此时不玩,还待何时,邀上小兵,猛子,火龙几个玩伴,在天气正好时,一路兴奋里,来到我们乡镇里有名的‘白坝’水库,寻好下钩之地,我们几人分散开来,各自为战,放下鱼钩,静下心情,守在竹杆前,开始自己的守猎时间,静待傻个的游鱼‘窜’到我们鱼篓里来。

  其实‘白坝’离我伯父家还有好一段的路程,我们之所以老远赶到这来,除了这里的鱼多类杂,一路可以游山玩水以外,就是我们不想在家里犯禁。

  我们村里也是有很钓鱼的池塘,只是由于实行农村家庭承包责任制来,所有的公有池塘都给私人承包了,是不允许随便钓鱼的,除非你们是亲朋好友,经主人许可外,否则你敢藐视村规,有你好受的。

  在这里的民风纯朴,乡情诚实,最为犯忌的就是偷盗,如果谁敢以身试规,定是吃了狗胆,否则一般人是不敢下手的。不过下黑手之前最好想清楚,除非你是‘五保之家’,且敢不视人评,否则最好别拿此开玩笑。村条明文规定,被人当场抓住黑钓的人,除了要赔偿几个‘人头’外,还得叫家长当着村人的面,立下检讨书,同时要向塘主赔礼道歉,所以这是很伤家庭颜面的事情,等闲人是不敢犯禁的。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像某些闲来无事,游乐好玩之徒,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暗下偷手,也不是为了那几尾大鱼鲜肉,只是为了偷时的刺激,不过,也只是偶一为之,稀有下次。

  记得我刚上乡学初中没多久时,听同学说起钓鱼,我就来了兴趣,转向已熟悉村规的几个玩伴讨教,初时他们一脸惊呆相,口口应道不行,苦求都不应,我很是没趣。

  可是放学后,几人就变了挂,爽快的应承了,甭提那时我的兴奋样,也不追究他们何以变脸如此快,心想只要可以钓鱼,管他变花脸,还是变黑脸,一回家里,就依他们的说法,自制了一杆竹钓,兴冲冲的呼哧着,跟着他们拐了弯似的来到目的地,不过后来回想起来,自己平时的聪明哪去了,一路上那几个鬼小子全不向平时的大胆活泼样,总是小心翼翼的,我一心想着钓上鱼情形,也没有在意,却不知完全完全着了他们的道----事先也不声明下那些村规,否则也不会出现我被训的情形。

  开始,我对下钓还是一点不会,可是经小兵他们一讲解后,试了两手,我就上了道,兴奋看着鱼儿一个咬着鱼饵往水里拉,便用力一扯,那个美滋滋---呵呵,钓了一下午的鱼,足足钓了十几斤,看着那几个鬼小子傻冒的望着自己篓里只有可怜的几尾小鱼的情形,至今想起来我都喘笑不已。

  不过,要不是他们硬要拉着我回去,我想就算让我在塘边坐上半天半夜也不会嫌烦。最后不得已收了钩,满是骄傲的回去了。

  以为回到家里,可以像英雄样可以受到赞赏,没想到从不铁着脸面对我的伯父也动了火气,将我小训了一顿,尔后,告诉我其中的原由,我暗暗的明白了.自从受过伯父的训诫,一直留着心里的阴影突然消失了,从巨变的悲伤中真正的脱了出来。

  要知道,对于爸妈不幸的离开,我一直好内疚,好心痛,自己苦楚一直压在心里,没向人倾吐过。自从爸妈去后,我就变得沉默少言多了,一天心性总是不好,却是蹩在心底,又不对人言,那时的我直需要发泄或是被人教训一顿,来舒缓心情,可是身边的人不是对我呵护备致,就是温言劝导,反而将我蹩坏了,但是经此一‘役’后,我就开始放宽自己,慢慢的融入了新的生活,从巨变的沉痛中真正醒了过来,我真是得感谢他们。

  一边钓鱼,一边心想着往事,好多次都错了钓上鱼的机会,不过也无所谓,反正醉翁之意不在酒,随便我都可以钓上几条,给伯父晚上下酒就好了。

  此时原本淡淡的阴天露出了光芒,在轻风柔光的碧波里钓着钓着,就跟小兵他们闲闹了起来,不顾深浅下了水,把伯父不允我下‘白坝’的劝告抛到了九霄云外,跳下了清清的深潭。

  我们在水中尽情嬉戏,尽情玩笑,仿佛忘了自己已将过十八的成人礼了。

  四年多来在水中闹惯的我水性已是特好,连小兵他们这些从水乡长大的水孩子也甘服下风,而且五年,身体上莫明的变化也使我干任何事都轻松容易,易学专精,我在水中闭是一两小时一点不成问题,只是不想太惊世骇俗罢了。

  虽然来‘白坝’已不知凡几次了,可是这是第一次下水来,所以有些兴奋,人吗,总是冲着第一感兴趣!随兴而起,向疯狂的几个玩伴叫了一句“比一比,谁的气闭得最长!‘,只听见他们一阵吆喝,就不理会他们,一头钻了进去。

  我也慢慢的游了下去,发现库水大约有二十米左右深浅,清悠悠的水底长着丝丝缕缕的水草,煞是好看,底下鱼儿偶尔个一群,闲或一伴,来回穿梭,好不快哉!反是我的到来扰了他们的自在,个个把我当个怪物对待,见了像是见‘鬼‘一样,流窜旋冲,想想我在上面人间,谁不是见了我就说好俊的小伙子,没想到这来这么不受欢迎,不过也偶有大胆的鱼儿,游到我的身傍,不过一见我的‘大’眼‘阔’鼻,就惊魂似的向水草堆里游钻,我觉得很是好笑,当然不敢笑了,否则也要学着鱼儿喝水了,不过我又没他们的本事!有大海量的肚皮,只好皮笑肉不笑的,我想此时的自己应怪是吓人,不!应怪是吓鱼吧!游着游着,也没忘了估量时间,但是在我正准备上去时,我看见了一尾浑身金色灿灿的怪鱼,真的好想我小时幻想童话里的自由自在的小金鱼呀!眼见他要游走了,于是我也不理上边的玩伴,跟着游了过去,见我始终尾随着,金色的鱼儿总保持不缓不急的速度,与我总是保留一定的距离,怕让我跟失了似的,好像又怕我跟上,游了十分钟左右,我终于跟上了他,前面好像没有进路了,只是一面遴遴的石壁泡在水中,突突牙牙的,有些古怪森然,石壁似乎有那么长宽,追赶着我就发现金鱼消失在石壁转角处的一个凹陷里,我未及思索的也跟了进去,只是一转下,我就发现了一处神奇的所在,我睁大目光,呆呆的望着眼前的情景......

  3.此景不似人间有!

  这样的景象对我的震憾实在太大了,我真的一时没法从中清醒过来,这是怎能样的一个世界呀!

  成千上万的金色鱼儿闪耀在梦幻般的世界,熠熠生辉,灼人眼帘,动人心魄,刹那间的呼吸顿止,使我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心灵早已迷失在这美丽的天地,让眼前的奇景充满灵魂的每一次跳动中,迷醉沉恋。

  一尾尾金色的鱼儿,一道道迷幻的光影,一次次灵幻的动静,这是水的世界吗?这是生命的世世界吗?水是这样的朦胧迷丽吗?鱼有这样变幻奇妙吗?

  生命眩刻间变的不再真实,灵魂眩刻间变的令人感动,目光在这里已做到了心灵的最美的开放,在金色的世界中,一切都升华成一种玄幻的境界。

  啊!在心尖端处,我竟望进了他们的明亮眼睛,像是晶莹的宝石一般,却又放出生灵美妙的光彩夺目,竟是有情有意的,传达的是对生命不尽的感动,对灵魂不尽的平静和热情,这是怎样的一双双美丽的眼睛啊!天使的明眸也不外如是吧!望着那一双双最美的灵眼,我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另一个世界,那是生命最为纯洁,最为美丽的世界,没有爱,也没有恨,只有最为炙热又最为平静的感动,仿佛看到上帝的世界里。

  初时的惊奇慢慢被感动平静,我开始将余光散射到被忽略的地方,噫!一朵奇磊的金花!从水底地由小到大依次一层层一叠叠的连上去,仿佛是精雕细刻般,全是鱼儿!何以这样?他们如此应是围着什么?是什么样的吸引力量让圣美的金鱼这样?

  我感到莫名的好奇,想游过去看明白,却怕又惊扰此处的美丽,最终忍着心中强烈的惊奇,硬是一动不动!

  哗!终于一阵眼花缭乱的窜动,我本能的游了过去,天!好熟悉的感觉,这气味怎能是这样让我的心感到渴望与温暖,像是闻到了灵魂的呼唤,一阵心动,好不容易在与美丽动人的鱼儿擦身而进中,我终于见着这神秘的力量之物,‘莲花圣水’,望着眼前的物体,我脑中闪过这个再形象贴切不过的名字:足可坐下一人的莲花似的青青石块中,像似莲芯的围蕊中的小口正喷出金黄色热的液体,轻轻在水中散射,射成花朵似的喷泉,好香的金液似又不容于水,游射不远,不被金鱼儿吃食了,就似魔气一般,旋的消失在水影里。金黄色,香水味,熟悉的感受,我再也无法不动衷于眼前美食,在金鱼簇围来的同时,我也加入了这争食却不抢乱的‘战争’中去。

  于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人鱼同食的事件发生在历史的这一刻,谁也不知道历史性这样的奇迹有多少,但是这样的人鱼争食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因为这样的鱼和这样的人,这样的美食,历史中只会也只能是唯一。

  惟一的我可不像鱼儿贪心,只有小小的一口,就足以让我的心满足,虽然在水,可是不知为何,我还是不带一滴水的吸满了一口,温热入口即化,满龄留香,芳香入骨,好美呀!当感觉金液入腹时,却有些凉凉的,凉得我一醒,恍然记起了自己还在哪里,还有,想外面的那几个玩世不恭的小伙子也急了吧!我猜自己下来至少有半个小时了,急急的向外游去,但出时我还是回望了一眼这人间的梦景,想我是永远要活在有她的玄奇里了。

  出得洞陷,在突然‘噔!’的一声和着水‘哗哗’声里,一阵水流向我涌来,我回头一看,那洞已不见了,我心中‘咯’的一惊,洞怎没了?

  我一阵迷茫,一阵失落。这梦也般的真实,也许是书中所说的活动地形吧!不然地上怎会有火山似的喷泉。

  留恋地望了一会儿,便向上游去。忽觉得今天好是玄奇,如梦如幻。人生原是平凡如水,可偏偏在水中闪着梦的声音,就让人觉的如梦如幻起来。

  不久,我就出得水面来,却发觉那几个小子,急得在水上大声叫喊,而且傍边还来了几位水库附近的乡人,在帮忙寻着找。

  小兵他们见我上来了,就急着关心的问,我好是感动,也感觉自己真是过分了点,平时里,这些玩伴和好友不但对我异常关怀,而且在这个时候还不埋怨我,反而大是关心我,我真的好感动!

  不过为了析疑,说了半真半假的话。将故意抓来的足有三斤大小的‘胡子黄鱼’,在他们面前摇晃摇晃,说是自己为了捉这条鱼,至少追了好几里的源头上去了,所以才这久回来。见他们只被这条‘大’黄鱼引得忘了听我解释,我就知道自己过关了,不过心中还是有些歉然,毕竟我骗了他们,不过我知道有些话不说总比说出来好,所以只好在心中说声对不起,原谅了自己。不过,这条鱼真是不简单,我原是觉得他长得模样奇怪,才抓来的,没想到瞎猎撞见了死耗子,竟被我撞上这等奇事,原来这鱼本来就长不大,长得快的十年才长半斤左右,所以这条鱼是至少有六十年以上的老寿星,我也奇异莫明,但也不是很震惊,毕竟刚经过人生一大‘惊’,这等‘小’事也算不上什么。

  听小兵他们几个和几个乡民还要唠唠叨叨不休,我就催促他们说,夕阳要下山了,我们也要回家了,向几个乡民讲了几句感谢之类的话,我们就收实好东西,在夕辉中赶向回家的旅程。

  可忍不住回顾一望,此时西沉夕阳正向东升的朝日行最后的别礼,余辉洒在粼粼的水波上,衬托出幽碧的‘白坝’和水岸傍的青山,一遍紫光霞翠,煞是迷人。我心中一阵感动,同时有种隐隐的落寂,像是真要抉别难以再见似的。不过未待我细会,身边叽叽喳喳吵过不休的玩伴好友,将我吵了过去。

  再回头,看着朝夕相处的几个铁哥铜友,在夕辉里,他们的脸有些朦胧,有些遥远梦景似的感觉。噫!我怎会生出这样感受,是不是明天我真的要发生什么了?忽又一笑,就摇摇头,和着他们的笑声将一切瞎感觉甩开,一心朝着家的方向吵闹着迈步。

  4.

  难道这就是所谓从小穿开档裤一起长大的铁兄弟???

  kw只会落井下石,挟私要挟。

  我真后悔呀!不该表现得那么拽,竟然追捕十里,逮了一条让人私心作恶的大黄鱼。

  黄鱼,黄鱼呀!某些人真是像黄鱼一样无耻呀,为了一饱口服,满足私心,填补忌妒之心,竟然未在主人的邀请下就癞在家里不走了,真的好像那条只会吃闲食,张大口的大黄鱼呀!

  可是我又有什么法子,只求用美味塞住他们的喉咙,别要将某些不该说的话遛出恶口,最好是连同鱼骨梗在那个只会喷吐的地方,永远不要出来,嘿嘿!桌上我一边乖乖样,一边在心中咒着某些无耻的人。

  当然我并不是害怕伯父的训责,只是不想太让他们担心,所以才向无耻的小人投降的,否则以我宁折不弯的性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绝不会向‘法西帝国’和‘小人鬼子’投降,逝要将斗争进行到底。

  不要以为我不知,混猛子和臭火龙,一个家里是父严,一个家里母严,平时要不是借口到我这儿来,还不是得乖乖呆在家里,不是家活就是书桌,哪会这样逍遥自在的日子,就知道忘恩负义。

  不过君子道:小不忍,无大为,大丈夫能屈能弯。何况在浪子好友前,没有必要因为伤膝口去和人家撞破头,反正只是多了两张口吃饭而已,不过让伯母累了些。

  说实话,我们村里人,谁不知我伯母是个‘大厨师’级的家庭主妇,烧得的菜简直没话说,白天谁吃了晚上想得睡不着,连梦里都会流口水。

  当然,家有佳艺,传其子孙,作为家里一员,伯母的手艺让留心的我也学得差不到哪里,平时有闲的我,对什么事都有着好奇和学心,所以五年内,我这个不乡下的人也对农家事精晓的紧。

  我很喜欢现在这样,也很高兴我能作为一个农家的孩子---勤劳好作,持家美德,这里面充满着异于书中不似学问的大学问,没有亲身体会谁也无法知道生产与劳动的快乐与美好。

  边吃边想着,偶而听见伯父伯母的夹菜给我的关切声和亲表弟小兵和那两个小子的大嚼声。

  一刻后,一顿美好的晚餐就在伯父伯母的关询和几个小子只知伏案大吃里完了,不过那尾黄鱼真的很不错,滑软香鲜,美味可口,很是难得的‘河’味,当然这里面因为和着伯母的心力。

  收实桌椅,闲话了一会,送走了‘小’人后,我就去睡了,也没有像往常样再去看电视新闻,因为我感觉身体有些反常,全身有些发热和气散,跟本不似平时的全身和泰,精力充沛,所以我就借着睡觉来到独自卧室。

  脱衣刚躺下,我就感觉全身有一种莫明的难受,这种感受是夹杂着火煎冰刺的混杂难受,皮肤,肌肉,骨头,肚里,脑里,全身每一处受煎熬的难受,我努力忍着,也不知出现了什么情况,因为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凭我怎么想起,也不能从平时翻看的医书有记载。

  自从五年那次被流火珠弹进口里昏后,除了擦伤外,医生没检查出我有什么不正常,只是说我当时因为惊吓过度而昏过去,其它一切正常,由于当时心中充满伤痛,我也没有在意和说出自己曾被火珠烫昏,也不曾想自己怎么未被火珠烫坏。

  直到来到伯父这里,自己心情平静后,才感觉自己的身体的异常,半年的少食少动,不但没有瘦弱,反而比以前更好,似乎一切能自己朝着更好的方面发展,身体结实而匀称,柔而精致,外表更是越来越招人喜爱。

  惊疑中,我细细察觉,体会全身好像有什么在刺激催促似的,会隐隐的生长,身体每一处都有一种热流涌动的麻痒感觉,白天黑夜我都能感觉,而且这种感受在我运动和睡眠时感受更强烈,可是一旦过后,我都会感觉好舒畅,全身充满面力量似的,总有用不完的力量和精力。

  虽然心中好是惊奇,可是那时我还年少,以为是自然的反应,况且这种感受正好让我开始自的转变。对于爸妈不幸的离去,我的心又痛又悔,我痛悔自己软弱和怯小,痛悔自己的无知和犹豫,于是从悲痛中醒后的我,发誓要让自己学会坚强勇敢,强壮力量,所以我利用一切可以锻炼身体和心理的机会来磨练自己,上山砍柴,下河捞沙,长时间的游泳,长距离的跑步,家里又累又重的活,我什么样的事都有做,虽然伯父伯母的心疼劝阻,可是我都不会停止,而且在我说明原由后,虽然他们不赞成我,可是也不再劝阻,但是我还是常常看到他们的忧心和焦虑,不过等到一年后,他们见我出落得更加强壮,更加健康,更加俊气,就不再为我担心。

  所以以后我更加心安的磨练自己,况且我也并不觉得是在做什么苦事累事,而是把它当作一种享受,因为在劳动和运动中,我能体会自己身体强壮和心灵坚强的快乐和骄傲。

  三伏三九,终而不止,如今的我可以和一头非洲的猛狮对干,但是像今晚这种情况是从未发生的。我强韧的忍受着水火似的煎熬,可是这种痛苦越来越深,直至将嘴唇都咬得血流不止,大脑都已经麻木,可我终是没有发声,意识越来越模糊,隐隐中,我感觉每一处的两种煎熬开始分散,各向左右发展,左心口似乎有一团火在猛窜,而右心口似乎是一阵冰在窜刺,当这两种不同的感受分别在左右身体分散居占时,就开始以拉据战向大脑侵占,我终于无法忍受,昏了过去。

  醒来时,朦胧看见天边的闪闪星星,床傍开着的西窗透进阵阵凉风,我感觉全身湿透后的清凉,略为动一下,啊!全身酸痛,眉心中有种被刺破的痛楚,尽管痛楚中,头脑也还是不太清醒,好想好想再睡,无心再理会全身湿衣,倒下去,便跌进了梦里。

  5.我想幸福就像这样:天上的月亮照在一碗清水里,而你就是那剩水的碗,虽然只能装下一杯水,但能容下天上的月,幸福就是这种感觉。

  清晨,伯父的大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从上海回来了,却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人,一个清秀漂亮的女孩,表哥的女友,她也是我们镇里的,同表哥在高中认识的,后来表哥没考上大学,就去一个同乡人在上海开的公司里打工,没想到在那里给碰上,感情就这样不期然的发生了,如今已过三个年头,终于要给这段感情加上‘家’这个花环,今年的七夕,就是他们一生中最美的约定。看着他们脸上荡漾的甜蜜微笑,我心中流过一丝幸福的感受,好温暖!同时眼中闪过一丝察觉不出的朦胧,那是每个花季雨季独有的气息,是世上最动人的纯洁感情!

  在他们惊讶复惊喜的眼光中,我亲切的叫道:“表哥,表嫂!”

  没想到一向文静的表哥也夸张的叫一声,冲到我的面前,双手使力的按在我的肩膀上,两眼睁的像个纸灯笼,看怪物似的,抬头‘痴痴’地看着我,弄得我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捏嚅的说:“表哥,你为何这样看着我?”

  一拳打在我的肩头上,表哥用高分贝的噪音喊了一句‘天啦!’,然后十足像个青蛙似的哇哇道:“天!子羽,这是你吗!我还以为是哪个天人下凡,错来了我家!电影电视里的偶像明星,在你面前简直是...简直是地上凡尘,没法比拟。没想到两年不见,你长成这样英俊帅气,盖世无披!---嗯,没法说,反正这模样这气质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噢!现在个子竟超过‘竹杆子’的我,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仙丹妙药,灵芝芳草,否则没有理由这样地神采奕奕,不似凡人啊!”实足一个幻想狂,准是在爱的飘渺世界里晕过头了。

  未来表嫂红着脸走过来,啐了表哥一声:“吃错了药呀!”,然后用甜蜜南方的口音对我说道:“你就是子羽呀!没想到真得长得这么俊,我还以为家富(表哥的名字)平时瞎嚷胡编呢!此时见了,才知比言之还过实。现在有女朋友没?没有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个,我想哪个女孩子都不介意的!”

  初次见面,就言谈无忌,我想这个未来表嫂应是好说话,更加脸红的我也就不顾忌,反击道:“表嫂不是怪我说错了什么话,才这样笑我吧!不过就是提前几天叫你一声亲表嫂罢了,反正过不了几天你就得给我送个大红包,现在你就这样取笑我,不怕到时候,我会闹得新郎官洞不了,表嫂独守空房?”

  不过美丽的未来表嫂也不是从外表那样看来,似是纤纤女子,柔弱好欺骗负的,看她依旧一付恬淡模样,洒然道:“哟!原来子羽也不是正人君子,只会欺负一个弱女子。何况谁稀罕你那宝贝表哥,也不过是一晚吗!捱捱就天明了,将来还有一辈子呢!”

  错愕中,还未及我再说,表哥就接上嘴来,苦笑道:“香君,子羽,我又哪个地方得罪了你们,你们要这样惩罚我!何况我才回来一会,就不是客了,子羽,快快给我们弄些吃得来,一个晚上没吃东西,你也不能让我们站在这喝你的口水吧!”

  看表哥那付苦样儿,我和表嫂同时“噗!”地一笑,彼此的感觉就亲近了许多。

  后面从厨房端着早点出来的伯父就笑骂道:“你俩回来也不说一声,饿瘪了更好,省着我和你母亲牵挂。”

  我马上道:“还是伯父疼我,见表哥俩夫妻和着来欺负我,就来帮我,嗯!伯父,我来帮你!”得意的望了表哥他们一眼,我就帮着伯父收拾。

  表哥和表嫂“呵呵”一笑,也冲进厨房帮忙伯母去了。

  片时之后,我们就坐在一桌香喷的饭菜前,表哥表嫂亲切的同伯父伯母小兵说着别后两年没说的话,而我只是边吃边静静的听着,偶而也擦上两句。

  不过,伯父伯母从来都把我当心肝似的,还不时夹菜给我,好像他们将我还是看成五年前来的那个悲伤无助的孩子。

  我默默的感动着,同时也因为他们团圆幸福的样子,而勾起我的伤感,五年了,爸妈去世五年了,但是一切仿佛还发生在昨天。虽然五年的时间,对一个从未懂世事成长到初明人事的青年来说,应是一段漫长而又容易淡忘的日子,可是对我来,这只是一瞬而已,我永远也没法忘却,慈爱的爸妈对我倾注十三年的温柔溺爱,永远也无法忘却,那次灾难中他们用生命对我倾注的全部爱恋。

  五年来,我过得很快乐,也很坚强,因为我明白,他们所有的付出只是为了我能快乐,幸福。而我也做到了这点,不但我自己保持着快乐之心,我也让身边爱我和关心我的人没有担心,只有快乐。亲爱的爸妈,远在另一个世界的您们应该看到您们的儿子没让您们白白牺牲,您们是否因此而欣慰?更让您们欣慰的是,您们的儿子不再是温柔港湾那个弱怯的小子,今天的他已经变得异常坚强和健壮,不再是在危险面前畏缩的小子,因为他已经有了可以让任何力量击倒的信心和力量!

  相信我,相信您们的儿子吧!我会好好的幸福的活下去!

  是的,我现在比以前更有信心和力量!

  想起,当清晨第一声鸟鸣传进耳傍时,我就醒来了,睁开眼睛,我就看到了以前从未感觉有这么新鲜美丽的世界,天更清蓝,树更碧绿,风声更为清晰,对于周围的事物我有着比以前更会清晰的感动。

  我真切的感觉到自己身体每一处的脉动和生长,每一处的生力健动和生机悠长,这已与曾经那种只是热力奔放,精力充沛截然不同,以前我的心里只有热血冲动和使不完精力的感觉,而此时的我,心态平恒,心性恬静,对生命有着无限的热恋和爱惜,而且我已经对自己能力有更好把握和控制,没有以前那种模糊中似是清晰的感觉,我知道这是昨日那金水和五年前的火珠有关,虽然我无法说清自己身体究竟发生什么,但是我知道这种变化对人来说是不正常却是美好的。既然我有着这不正常的能力,也许我的生命也有着不平常的未来。不过对于未来的事我多半不会想太多,我只求能好好的活在现在,把握现在就够了。

  我正想着,耳边好像听见伯母关爱的呼唤声,便醒了过来。抬起头来,我看见眼前五双温柔关爱的眼睛,心中热流涌动,眼眶就有些湿润。见我望着他们,伯父关心的问:“孩子,你在想些什么?你伯母在呼你吃饭!快吃饭呀!”

  我有些怔怔的回答:“没---没什么,只是想起从前的一些事!”

  细心的伯母好似看出了什么,便温暖的说:“孩子,从前的事不要想太多!好好的吃饭吧!”

  我快乐的“嗯!”了一声,将心思抛开,马上换了一副表情,兴奋的回答道。

  表哥他们见我一下又像以前高兴的模样,也没怀疑什么,笑说了我几句就再吃饭了。

  待我刚要低头嚼饭,伯父就站起来说,称今日喜事临门,再宣布一件更伯父向来沉稳持重,做事说话都简洁谨慎,而且很少性情激动,可是今天早上的他与平时完全两个样,原以为他是因为表哥带着表嫂的回来而如此,所以我奇怪之余也没细心观察他的异样,而此时看来,并不全是因此。虽然表面看来,他还像平日一样,带着一家之主的气度定定的站在饭桌的上席上,脸上也带着平和的笑容,可是细心察觉一下,他夹着筷子的左手好像因为用力的原因,而有些轻微的颤抖,而且那双带着农人惯有的古朴沧桑的眼睛隐隐闪着平时没有的火花。

  见我们都带着错愕的眼神望着他,伯父首先扫视了每个人一眼,然后将目光定在我的脸上,平静激动地轻轻说出一句连我也感到惊讶的话:“昨晚央视新闻报道,我们家的子羽作为中国第一次‘创新教育’改革第一年的第一个以全部满分的普校高中生,被中国第一所集中现今国内所有名牌大学精血创办的大学第一年第一次第一个录取,也是这个大学第一个也终将是唯一一个全免的学生。”说到后面竟然语不成声,激动得落一下了眼泪。

  听他说了这么多‘第一’的第一次这么饶舌长而又长的话,我们都给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瞪了好一会儿,才从喉间冲出一个“呀!”之后,我激动得有些湿润的眼睛雾雾的看见他们都用带着星星光芒的眼神望着我,一样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心中只是大声的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竟然一切都出乎我所料!毕竟这样地被坦白于众,让我一时无法接受.

  不容我有思考的间隙,表哥和表弟就表现出人在刺激过度后可怕的恶形恶行,恶梦呀!这两个已被刺激了的‘疯子’先是使出吃奶的力气,用贯穿大气层的高分贝怪叫一声,就一起冲过来,对我又搂又抱,又亲又吻,竟然还吻我的唇,天啦!我的初吻呀!怎么会这样!老天!你倒底是在宠爱我还是在惩罚我!?天!竟然还要做‘抛子’这样低级的游戏,以他们的力气,把我抛上去,掉下来,不将地球撞个窟窿来,也会将我甩成半个肉饼白痴,天下不是又要多了一个第一---第一个乐极生悲,被扼杀在摇篮里的有八个‘第一’头衔的未来的大...人.

  我还只是一个刚成年的青年,还没享受成人的乐趣,你们就这恐怖的恐吓我,我身上要是某些重要的部位被摔乱,我要怎样做个‘好’男人?你们不是人!简直是疯子,我要告你们,去法院告你们!!!

  啊!陪疯子去法院,不是比疯子还疯,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们,我求你们了!亲爱的的表哥表弟大大大大大人!

  终于gameover,可是我已三魂少了七魄,算是半个鬼魂了!算了算了算了!你们最好把我弄成一个鬼,一个厉鬼,嘿嘿!(阴笑!)一个喜欢在半夜里‘唔......唔.......”的恶鬼!

  我此时才知‘美好不是独自来的,她是伴着所有的同来的’的意思。如同阳光,七彩的美丽是以黑色等其它杂色为衬托的。‘单一’与‘所有’,幸福和痛苦,总是相形相离,不独自生,真是一对冤家!

  当然有‘冤家’的家里不会缺少色彩,而且现在家里又多了一个冤家,就正称了那句话:一个冤家吵不停,两个冤家唱成戏。戏里人生,人生如戏,日子就像这样简单而新奇的戏而演过去了。

  几天后的乞巧节,表哥和表嫂结了婚,新婚甜密,如胶似漆。不过我没有实现自己的大话,大闹他们的洞房,因为跟本用不着我去闹,表哥就被那些好事的亲戚们灌成了醉鬼,第二天很晚才醒来。

  那晚真的很像戏,但却是真真正正的戏,有时候的生活真的是比戏还要美好奇妙的戏!对这样的男女婚事,我特别的好奇,完全不同于城市婚取的排场和新贵,这里面浓缩着别样的地地道道的民俗风情,浓缩着乡村人对爱情和幸福最纯朴最真挚的祝福和礼仪。热闹的场面,有趣的祝酒对词,真挚的情人牵手誓言.......这一切无不深深的印在我的心底。

  爱情虽然美好,但生活是辛苦的。牵手的人生,是写家的生活,而家就是共同享受,却又共同分担,分担汗水,分担收获。

  稻子已经透出金灿灿的未来,这都是劳动者用汗水描绘的最美色彩,酿出的最香美酒。而现在就是收获美酒的时候,一年中最忙的‘农忙’节,农民伯伯们谓之双抢---抢收春天的果实,抢种夏天的幼苗,以待秋天的灿烂!

  秋天是灿烂的,对于每个考上大学的学子尤其如此,这就是他辛勤为之付出而收获的美果,而明天就是我迎接美好的时候。

  美妙的时刻即将来临!

  大的喜事。

  6.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