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重生之独步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愤怒的葛硝

重生之独步江湖 白驹易逝 2011 2019.03.18 12:08

  得到方休的命令,张旭林马不停蹄的往账房而去。

  读过这么多年的书,并没有把他的脑子读傻。

  方休语气神情的变化让他知道,对方说的是认真的,要是他对方休起不到作用,方休就会毫不犹豫的放弃掉他。

  “失策失策,明知道飞鹰堂是堂主的,竟然还说那样的蠢话,看来以后真的得注意点,真要惹的堂主不快,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张旭林暗自责怪了一番自己。

  飞鹰堂的生活,让他过得很舒适,如果让张旭林选择过去还是现在,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现在的生活,现在的一切。

  以前的他,手不能抬肩不能挑,文不成武不就,读了那么多年书连个秀才都考不上。

  去找份糊口的工作都不容易,只能够帮人写写文章什么的,勉强混口饭吃。

  虽不至于饿死,可却是混的落魄。

  好点,别人敬重他是个读书人,还给他一点面子。

  不好点的,谁把他这个酸书生放在眼中。

  不过张旭林也没有放弃,他一直都坚信自己会考上秀才中举,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现在他跟在方休身边,飞鹰堂的人明面上对他都是客气有加,也算是出人头地的一种。

  张旭林清楚,自己的这一切是谁给他的。

  现在的他已经不奢求当个秀才,中个举人什么的,只要能维持眼下的生活,也就足够了。

  他现在出去,谁不得卖他几分面子,谁叫了他不得客客气气的。

  就算是秀才举人,在柳城中也就这般了吧。

  飞鹰堂的账房主管是一个已过中年的男人,眼睛细小而长,两撇八字胡须,整个人看起来精明,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喜欢斤斤计较的人。

  “哟,张先生,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张旭林刚踏入账房,账房主管葛硝就发现了,呵呵笑着迎了上去。

  说话的同时,葛硝念头快速转动。

  张旭林他认识,方休带回来的幕僚,他就算不认识都难。

  可是他跟张旭林一向没有什么交集,对方却突然来账房这里,莫非是有什么事情。

  “见过葛管事!”

  张旭林拱了拱手,客气的说道。

  对于葛硝的称呼,张旭林早已经习以为常。

  他是读书人的事情,飞鹰堂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所以对他的称呼都是以先生二字相称,跟其他人的称呼区别开来。

  葛硝热情的走上来,拉着张旭林的胳膊,一边走一边说道:“张先生来的正好,我这刚好来了点上好的茶叶,张先生是读书人,对于品茶一道想必很有心得。”

  面对葛硝的热情,张旭林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半拉半扯的给拉扯了过去。

  “来人,今日有贵客临门,快快把我前两日得到的上好茶叶拿来招呼!”

  安置好张旭林落座后,葛硝立刻吩咐下人。

  很快,下人端着热腾腾的茶水,放在了葛硝跟张旭林的面前。

  葛硝端起茶杯,对着张旭林说道:“张先生,这据说是上好的茶叶,可惜我是个粗人,对于这茶叶好是不好品尝不出来。

  张先生乃是读书人,对于茶道肯定有所精通,不若张先生品尝一番,也为我解惑一二。”

  没有办法,张旭林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随后摇头说道:“葛管事,我也不过是读过几年书罢了,对于这茶道却是不甚精通,恐怕是没有办法为你解惑了。

  只不过这茶入口苦甘,入喉清甜,想必在茶叶中也算是上品了。”

  “哈哈,张先生过谦了,能得先生这么一句话,这茶就值得了。”

  葛硝闻言很是开心,似乎张旭林的赞扬让他很有面子。

  抿了一口茶水,张旭林放下了茶杯,正色说道:“葛管事,此次前来我乃是有一事相告!”

  “张先生但讲无妨!”

  葛硝轻叩杯缘,轻吹茶水的动作一顿,随后说道。

  “我此次前来,乃是希望葛管事将堂中的财务账簿统计一下,这件事情以后就由我来负责了。”

  “先生戏言了!”

  葛硝脸色一僵,然后恢复了正常,重新挂上了笑容。

  张旭林面色不变,郑重说道:“葛管事,这是堂主的命令,非是我一人之意。”

  “先生,账房的时候一直都是我在打理,这么多年堂中的银钱从未出过问题,堂主突然这样做,难道是信不过我吗?”

  “这是堂主的命令,至于堂主的意思,就不是你我所能猜测的了。”

  听到张旭林的话,葛硝的脸色也终于沉了下来:“我担任账房管事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堂主一言就要接管过来,只怕做法有些不妥吧。

  况且我这是副堂主直接任命的,如果要这么做,是否也应该知会一番副堂主那一边?”

  “张某说了,这是堂主的命令,葛管事若是不服气,可以尽管找堂主理论。”

  葛硝的推脱,张旭林在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

  对方话里话外的不情愿,他也懒得理会,只是一句堂主的命令,就足够将对方给堵到死。

  “张旭林!”

  葛硝豁然站了起来,压低的声音难掩怒气。

  “堂主有令,拒不从者,格杀勿论,张某也不强迫葛管事,给葛管事一天的时间整理一番账务事情,明天这个时候张某前来交接。”

  张旭林站了起来,看着葛硝一字一句的说道。

  说完,拿起茶水一饮而尽,拱手说道:“茶水不错,多谢葛管事款待,告辞!”

  咯吱!

  葛硝盯着张旭林离去的背影,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欺人太甚!

  “张旭林!”

  葛硝怒火再也抑制不住,将桌子上的茶杯扫落在地,摔成了两半。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夺权,简直是没有把他葛硝放在眼里。

  可偏偏,张旭林抬出了方休的名头,让他就算是有火都没处发。

  “张旭林,不要以为有方休撑腰就可以肆无忌惮,我要让你知道,这飞鹰堂可不是他方休一家独大!”

  葛硝目光阴沉,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旋即拂袖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