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重生之独步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争锋相对

重生之独步江湖 白驹易逝 2055 2019.03.13 12:08

  “郭堂主方才也是一时失言,方堂主不要放在心上。”

  “帮主放心,我也不是小气之人。”

  聂长空出来打圆场,方休也没有驳了对方面子。

  只是这郭巨力,自打自己第一天来到飞鹰帮起,就一直针对自己。

  是真把自己当泥捏的。

  方休表面不动声色,默默将这一笔给记上。

  将来要是有机会,他不介意给郭巨力好好上一课。

  “炼狱空不是麻烦,麻烦的是炼狱空背后的海九冥,若是此次海九冥借机跟我们飞鹰帮宣战,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阴冷低沉的声音响起,说话的却是一直都如同透明人般的凌绝空。

  海九冥!

  这三个字一出,场面顿时有些沉默。

  柳城中唯一一位二流高手,如同一座大山般压在其他各大势力身上。

  只要海九冥还在海蛟帮,就算是不出手,对其他人而言都是一种无形的威慑。

  唯有方休,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淡。

  “海九冥是厉害不错,但我们飞鹰帮也不是以前的飞鹰帮,多了方堂主这位三流巅峰的高手在,我们也不是没有跟他海九冥一较高低的本钱。”

  聂长空突然看向方休,一解之前场面的沉默。

  没错,我们这边有两位三流巅峰的高手。

  虽然不知道二流高手有多强,可三流巅峰距离二流也不过一步之遥。

  两个三流巅峰的联手,就算打不过,也足够自保了吧。

  陈杰附和说道:“没错,方堂主实力高强,据说黄丙在方堂主手中都撑不过几招,有帮主跟方堂主在,海九冥又何足畏惧。”

  身为飞鹰帮最为存在感的人,陈杰除了附和一下外,只有必要的时候才会说话,不然基本是很少发言。

  比渡魂堂的凌绝空还要沉默寡言。

  后者是因为本身不爱多说话,而他是因为自身实力不足,在飞鹰帮中说不上什么话。

  不见飞鹰堂都有两位三流初期的高手在,陈杰身为无影堂的堂主也才三流初期的境界。

  所以,无影堂也是五个堂口中实力最弱的那个。

  做的就是打探情报的工作,黄丙怎么死在方休手中的,陈杰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能够在数个破军堂精锐相助的情况下,将所有人杀了个干净,连黄丙都逃脱不得。

  对于方休的时候,陈杰是真的佩服。

  这时候,一个穿着无影堂服饰的人从外面进来。

  “属下见过帮主,各位堂主护法!”

  “有什么事情?”

  陈杰是无影堂堂主,自然不会有人越俎代庖的发问。

  那人见此也不迟疑,当即说道:“禀告堂主,破军堂堂主炼狱空,带着破军堂的弟子正气势汹汹的向我们这边而来。”

  “只有破军堂的人嘛?”

  “是,只有破军堂的人。”

  问完话后,陈杰看向了聂长空,等待对方拿主意。

  “传令下去,让所有人不要阻拦,放破军堂的人进来,聂某倒要看看,他炼狱空到底想怎么样!”

  聂长空大手一挥,当即下令。

  等到那人领命出去后,聂长空看向众人,说道:“诸位也跟聂某一同出去看看吧!”

  飞鹰帮外面,破军堂的人堵得严严实实。

  部分飞鹰帮的弟子正在跟破军堂的人对峙。

  因为聂长空命令的缘故,破军堂的人没有得到阻拦,所以很快就畅通无阻的到了这里。

  为首的赫然是破军堂堂主炼狱空。

  带着破军堂的人深入飞鹰帮的腹地,炼狱空脸上不见丝毫惧意。

  “哈哈!炼堂主好久不见,今日为何这么大的阵仗光临我飞鹰帮,聂某有失远迎,还望炼堂主不要见怪才是!”

  爽朗的笑声传来,聂长空当先出现。

  当看到聂长空出现,飞鹰帮的人都是暗中松了一口气,一时间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在聂长空的身后,就是方休等人。

  “炼某不过一个粗人,当不得聂帮主的礼待,这次前来,炼某是有事情想要问问聂帮主!”

  炼狱空面色阴沉,言语中丝毫不见客气。

  这已经算是炼狱空非常克制的结果了,要不是忌惮于聂长空的实力,他现在就想直接发难。

  聂长空嘴角含笑,说道:“炼堂主有事不妨直说,何必带这么多人过来,不若你我进去喝杯茶,慢慢详聊可好?

  毕竟海蛟帮跟飞鹰帮同属柳城,还是不要因此恶了两帮关系的好。”

  “不必了,炼某可不敢进去,免得进去了就出不来了,至于两帮的关系还是过后再言吧!”

  炼狱空一点都不买账,挥手说道:“抬上来!”

  身后破军堂的人散开一条道,两个人抬着一个棺材出来。

  一声闷响,棺材落在地上。

  聂长空眉头一皱,不悦说道:“炼堂主抬着个棺材来我飞鹰帮,此举是何意?”

  “何意!”

  炼狱空冷笑,聂长空这是跟他揣着明白装糊涂。

  走上前来,一掌将棺材的盖子拍开,露出了躺在棺材中的黄丙。

  “我破军堂副堂主今日被你们飞鹰帮的人所杀,聂帮主问炼某是何意,难道聂帮主真的就一点都不清楚吗?”

  “这件事聂某确实是不知道,聂某今日只是听闻有人在我飞鹰帮的地头闹事,最终被我帮飞鹰堂方堂主出手,才平息了下来。

  可是黄副堂主的死,怎么又跟我飞鹰帮扯上关系了?”

  聂长空一脸不解,好似完全没听懂两者到底有什么联系。

  炼狱空怒喝道:“聂帮主何必跟炼某在这装聋作哑,今日你飞鹰帮方休出手杀我破军堂副堂主,这是事实,众目睽睽之事,证据确凿,难道你还想要抵赖吗?”

  “炼堂主,这件事情聂某确确实实是没有听说过,不若待聂某问一下情况。”

  聂长空转身,对着身后沉默的方休,说道:“方堂主,你可认得这棺材中的人?”

  “认得!”

  “凶手已经承认,聂帮主就不打算给个交代吗?”

  方休刚一答话,炼狱空往前踏出一步,气势汹汹的逼迫。

  “炼堂主急什么,方某今日所杀的乃是在我飞鹰帮地头闹事的无礼之徒,什么时候又变成了破军堂副堂主了?

  莫非是炼堂主故意指使之下,贵堂的人才会来我飞鹰帮的地头闹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