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重生之独步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谢旭秉的好感

重生之独步江湖 白驹易逝 2033 2019.03.27 12:38

  方休看着桌子上的酒杯,那是一杯已经倒好的清酒。

  小小的酒杯中,倒映他出的面容。

  “诸位太客气了,方某愧不敢当!”

  拿起桌上的酒杯,方休也是举了起来。

  “方某先干为敬!”

  一饮而尽。

  “干!”

  “干!”

  眼见方休喝了,其余人也都是饮下杯中酒。

  只是没有人看到的是,方休用衣袖遮挡饮酒的时候,杯中的酒都倒入了衣袖之中。

  他可没有忘记凌绝空的话,什么该吃,什么该喝。

  一杯来历不明的酒,他可没有勇气去喝。

  他又没有什么百毒不侵的体质,万一喝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说不得就真的栽跟头了。

  清酒不多,只是一小杯,倒入衣袖中不过片刻就浸透了进去。

  方休微不可查的催动真气,慢慢将衣袖烘干,避免被人察觉到异常。

  而看到方休喝下酒后,聂长空跟施敏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一分,唯有凌绝空眉头不自觉的蹙了一下,旋即又舒展了开来。

  “俗话说英雄出少年,我看方堂主绝对当得起这句话,以弱冠之龄,拥有如此战绩,只怕不弱于那幻剑白岩了。

  而且以方堂主的年龄,未来的成就绝对不止于此,虽然施某年纪大了,可对于方堂主也是佩服羡慕的紧啊。

  施某敬方堂主一杯!”

  施敏站了起来,往杯中倒满了酒,言语充满了恭维跟敬佩。

  方休笑着说道:“施堂主这话可是折煞方某,相比于施堂主来说,方某还是差了许多,当不得施堂主的赞誉。

  方某不胜酒力,只怕是陪不了施堂主喝这一杯了。”

  “额!”

  施敏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方堂主年纪轻轻,不胜酒力也是正常,不过这喝酒乃是江湖中人的本事,以后还得多锻炼锻炼。

  施某也不强迫,就先干为敬了。”

  说完,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侧了一下酒杯,方才坐了回去。

  陈杰也是拿着酒杯,站了起来,说道:“施堂主说的没错,方堂主的实力实在让人的佩服的紧,如今柳城中方堂主的威名已经传遍了,连我无影堂上下的人都在讨论着方堂主的事迹。

  经过方堂主的震慑后,海蛟帮行事都收敛了许多,再也不见以往的嚣张。

  飞鹰帮能得到方堂主这等人物的支持,实在是我们的幸事。

  我也敬方堂主一杯,我先干,方堂主随意。”

  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陈杰就悟道了一个生存的道理。

  那就是,抱紧强者的大腿。

  他的实力弱,他清楚,在飞鹰帮是真的说不上地位有多高。

  但他依然占据了无影堂堂主的位置,一部分是因为他的能力,另一方面就是他会巴结人。

  如今以方休的事迹,对方显然要风生水起了。

  这时候不多说两句好话,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舔,就完事了。

  “陈堂主客气了。”

  对方卖他面子,方休也不会驳了别人的脸面。

  “嘿,许铭那老东西,在没突破前跟我交手过不少次,每次都是半斤八两,突破之后就眼高于顶,以为三流后期天下无敌,拿着鼻孔看人。

  没曾想,最终在方堂主的手中栽了个跟头,把老命都给丢了。

  说起来,方堂主杀了许铭,还替老夫出了口恶气。”

  说话的是左护法谢旭秉,说到许铭的时候,还一副爽快的神情。

  许铭是海蛟帮的大长老,他是飞鹰帮的左护法,两人一直都明争暗斗,交手的次数数不胜数。

  别人是打着打着会打出感情,他们两个是打着打着变成了死对头。

  或许是双方立场的原因,又或许是其他的原因。

  谢旭秉对许铭很是看不顺眼,跟对方的交手也是时常互有胜负。

  可惜,自从许铭突破到三流后期之后,谢旭秉就再也没有跟对方交过手了。

  原因无他,打不过呗。

  唯一一次的交手,谢旭秉差点被许铭给活活打死,还是别人救的及时,才幸免于难。

  也因为这个事情,谢旭秉都被许铭一直嘲笑。

  但是,形势比人强,他也只能忍着,想要等哪天突破了,再把场子给找回来。

  如今听闻许铭身死的消息,着实是把谢旭秉给乐坏了。

  老对头死掉了,谢旭秉的心情也是大好,看着方休笑呵呵的。

  “左护法过奖了!”

  对于这位飞鹰帮的左护法,方休说不上熟悉。

  唯有几面之缘,也不知道对方对自己哪来的好感。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杀了许铭?

  方休不确定,但是对方既然卖自己面子,他也是不会介意的。

  谢旭秉说道:“老夫在飞鹰堂附近也有一处府邸,方堂主以后若有时间,可以常来,正好老夫也想向方堂主请教一下武学之道。”

  “左护法说笑了,方某不过末学后进,如何当得起请教二字。”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这读书之道,在武学之道上也是一样的道理,江湖中人只看实力,不分年龄大小。

  老夫打不过许铭,许铭却死在方堂主的手中,这就足以证明方堂主的实力远在老夫之上。

  虽然老夫痴长几岁,可在方堂主面前也差得远了。

  就这么说好了,以后方堂主若是有时间,可得一定要来啊。”

  谢旭秉摆手说道。

  语气很是郑重,一点都像是作伪。

  看着方休的眼神也是充满了笑意,看得出没有虚假的成分在里面。

  “方某如果有时间,一定登门拜访!”

  话都说到这里份上了,方休自然不能再推辞了。

  再推辞下去,反而是得罪了人,那就不美了。

  况且,都说了有时间再去,这个有没有时间,还不是他说了算。

  谢旭秉听闻此言,更是开心了,笑道:“方堂主,可一定要来啊,方堂主不胜酒量,老夫自饮一杯,以贺方堂主。”

  说完,谢旭秉当真的倒了一杯酒,自个自的饮了下去。

  右护法没有说话,可也对方休报以微笑,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后,也饮了一杯。

  寒暄过后,就是宴席开始。

  “诸位弟兄都别说了,再说下去,这菜肴可都要凉了,都快些吃吧!”

  聂长空开口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