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重生之独步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狡辩

重生之独步江湖 白驹易逝 2068 2019.03.26 12:08

  飞鹰堂中,气氛有点沉闷。

  方休没有说话,下面的人也都保持沉默。

  良久,方休才开口,缓缓说道:“赵立在我们飞鹰堂的事情,是怎么流传出去的?”

  声音不大,可是所有人都能听到话中的怒意。

  这一次方休是真的怒了。

  不是赵立死了,也不是飞鹰堂的人死了,是因为竟然有人背叛他,投向海蛟帮。

  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

  就像赵立一样,对方背叛他,所以赵立被炼狱空杀了。

  原本方休是打算救下赵立的,可对方的背叛,让他转变了想法。

  所幸的是,赵立死掉的好处,比他活着的时候好处更大。

  毕竟,死人是不会背叛的。

  说完,方休看着左右的人,把所有人的脸色变幻都尽收于眼底。

  “副堂主,炼狱空临死之前,说是你背叛了飞鹰帮,把赵立的消息告知海蛟帮的,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

  最终,方休目光落在了葛江身上。

  “堂主明鉴,我对飞鹰堂一向是忠心耿耿,绝没有一丝背叛之心,炼狱空所言不过是明知必死,胡言乱语之话,万万当不得真。”

  葛江心一颤,慌忙解释说道。

  这个事情绝对不能认,认了没有活路。

  他不信方休没有绝对证据的时候,会对自己动手。

  徐飞一旁插话,冷笑说道:“属下倒是认为炼狱空的话不假,葛江说不得早有投靠海蛟帮的心思,昨晚属下就有所怀疑了。”

  特意叮嘱过葛江不要跟炼狱空硬拼,结果还是直愣愣的冲上去。

  这不是故意的是什么。

  要不是葛江的做法,导致没有高手缠住炼狱空,飞鹰堂中也不用死那么多人。

  昨晚的一战,三十七个人里面有三十个是他护卫队牺牲掉。

  除却死掉的之外,重伤的也有不少。

  可以说,昨晚的一战之后,护卫队直接被打残了一半。

  班底被如此糟践,徐飞不气都不行。

  “徐队长可不要血口喷人,仅凭炼狱空空口之言,如何断定是我所为?”

  葛江反唇相讥,说道:“我倒是认为,这件事情说不定是徐队长做的,只是不知道海蛟帮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背叛飞鹰堂。”

  “葛江!”

  徐飞拍案而起,怒目而视。

  “怎么,徐队长这是被拆穿之后,恼羞成怒了吗?”

  葛江说话不疾不徐。

  徐飞胸腔起伏了一下,好似想到了什么,旋即冷声说道:“那我倒要问问了,副堂主昨日离去飞鹰堂之后,去了哪里。

  为什么堂主刚跟我们商量完事情之后,副堂主就要离去。

  到了晚上就有海蛟帮的高手前来刺杀赵立,这事情发生的也太过巧合了吧?”

  “徐队长还知道我是副堂主,我去哪里,做什么事情,不需要跟徐队长禀告吧,还是徐队长认为我葛江是阶下囚,需要什么都禀告清楚。

  再说了,离开了飞鹰堂就一定是去告密吗。

  我人老年纪大了,想要多活几年,出去走走舒缓舒缓身体,难道这也不行?”

  徐飞的质问,葛江面色不变的反击。

  “那你又凭什么说我背叛了堂主大人?”

  “呵呵,徐队长可以随口说我背叛飞鹰堂,为什么我不能怀疑一下徐队长呢,徐队长这接管护卫队之后,行事也太霸道了些。”

  葛江呵呵一笑,说道:“堂主,你来平平理,是不是我身为飞鹰堂的副堂主,连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出去走一走就可能是背叛投敌。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没话可说,待在堂中终老罢了。”

  “副堂主严重了,徐队长不过是一时失言罢了,不过本座也很是好奇,昨日副堂主去了哪里,可否告知一二?”

  方休看着葛江,等待他的回答。

  葛江面色一变,蹙眉说道:“堂主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真的怀疑我葛江背叛了飞鹰堂,要知道我对飞……”

  “副堂主不用紧张,本座只是想知道一下副堂主昨日去了哪里,因为事情实在太过巧合了,副堂主既然问心无愧,不如直接说出来。

  这样一来,也可以打消大家的疑虑。”

  葛江话还没说话,就被方休给打断了。

  见此,葛江心头一颤。

  看方休的意思,分明是对自己起了怀疑,这样的结果可不是他想见到的。

  但是,他相信方休肯定是没有证据的,只要自己咬死不松口,对方也难以奈何的了自己。

  想到这里,葛江说道:“我昨日不过是随便走走,没有固定的地方,堂主硬要我说,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了。”

  “副堂主可有人证?”

  “堂主说笑了,我平时闲逛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人,身边从来不会带其他人,何来人证之数,堂主这话有些强人所难了。”

  葛江摇头说道。

  “你没有人证,不过本座却有一个人证。”

  “堂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葛江豁然一惊,却强自稳住,不解说道。

  “何队长,不妨出来说说,昨日你都看见了些什么。”

  方休没有回答他的话,转而对着何大任说道。

  “是,堂主!”

  闻言,何大任看了葛江一眼后,站了起来。

  何大任?

  葛江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可又察觉不到预感来自何处。

  他可以很肯定,昨天出门的时候,非常的小心谨慎,身后绝对没有人可以跟踪的到自己。

  原先跟踪自己的,也都被他给甩掉了。

  反跟踪这种事情,对于任何一个老江湖而言,都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他相信自己没有露出什么把柄。

  只是方休为什么说何大任是证人。

  “昨日属下带着几个人去了一趟春风楼里,打算放松一下,却恰巧发现副堂主进了春风楼对面的一家店铺当中。

  过了一会后,一个黑袍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黑袍人全身都被黑袍笼罩着,属下本看不清面目的,可是对方脚上穿的那双靴子,跟副堂主的是一模一样。

  看到这里属下心中不禁起了怀疑,让手下的人在外面守着,看看副堂主什么时候出来。

  属下却远远跟在那黑袍人的身后,直到他进入海蛟帮的地头之后,黑袍人的谨慎性又高了很多,属下担心会被发现,就没有继续跟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