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重生之独步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质问

重生之独步江湖 白驹易逝 2003 2019.03.27 20:08

  其实不用聂长空说,已经有人在吃着东西了。

  方休夹了一口菜,他不确定是不是有问题。

  但是还是稍微吃了一点,然后顿时运转真气消化,发现没有存在异样之后,才稍微心安。

  看来,菜是没有问题的。

  酒过三巡之后。

  方休脸色突然有些不太好,眉毛不自觉的皱了一下。

  见此,聂长空顿时停住了吃菜的动作,看向方休,说道:“方堂主,可是身体有何不适?”

  “帮主费心了,方某没什么大问题。”

  “那就好,方堂主现在可是我飞鹰帮的大功臣,若是身体方面出了问题,那可是大大不妙的事情,可千万得注意点。”

  聂长空一脸的关切。

  “是啊,方堂主掌管偌大一个飞鹰堂,要是不注意身体,那如何顾得过来,之前还有葛江副堂主从旁辅佐,如今葛副堂主不在了,这担子可就落在方堂主一人身上了。”

  施敏笑眯眯的说道,然后好似想到了什么,又接着说道:“说起葛副堂主,那可是老资历了,在飞鹰堂中一直都是兢兢业业的老人。

  昔日帮主接管飞鹰堂的时候,葛江可是出了不少力的,据说他被方堂主以背叛飞鹰帮,投靠海蛟帮的罪名给杀了。

  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

  来了!

  方休心中冷笑不止,没想到最先跳出来的是施敏这个人。

  闻言,方休说道:“不错,葛江先是投靠海蛟帮,然后被揭穿意图刺杀方某灭口,最终被方某所杀,这件事情,方某已经告知过帮主了。”

  “说起来,方堂主在飞鹰堂上任后,可是杀了不少人啊,先是刘洪,再是葛江,罪名都是背叛飞鹰堂。

  这两人都是飞鹰堂中的顶梁柱,尤其是葛江副堂主,方堂主说他背叛飞鹰帮,不知道此事可有确凿的证据?”

  “证据,施堂主是想要些什么证据?”

  方休眼睛微眯,不冷不淡的说道。

  施敏说道:“不是施某要证据,只是葛江怎么说也是飞鹰堂的副堂主,是帮主亲自认命的,本身还是一位入流高手。

  方堂主这不声不响的就杀了,怎么也得给个说法是吧。

  不然帮中的弟兄以为方堂主是个残忍嗜杀之人,那也就不美了。”

  “难道方某的话,就不足以当做证据吗?”

  “方堂主的话自然是可信的,只是凡是都要讲究一个人证物证,只是凭借方堂主一番话,就决定一人的生死。

  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施敏的声音虽不大,可却充满了咄咄逼人的味道。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住了动作。

  施敏今日的举动有些不同寻常,又看了一下聂长空淡漠的神色之后,大多数人都是心中一颤。

  这次宴会不简单,这分明是要向方休发难。

  要说没有聂长空支撑着,施敏绝对没有胆子跟方休这么说话。

  而聂长空也早就制止了对方的举动。

  如今两者的表现,分明就是聂长空在背后操纵的。

  凌绝空饮酒的动作也是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首座上的聂长空,又看了一眼方休,重新恢复了常态。

  这些事情,他早有所预料。

  只是希望事情不要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他也不过是一个渡魂堂的堂主,很多事情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的。

  “施堂主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说背叛之事,葛江对方某出手的事情,飞鹰堂中可是有不少人看在眼中。

  这以下犯上的罪名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方某不过杀了一个叛逆,听施堂主的语气,是想要向方某问罪咯?”

  方休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葛副堂主向方堂主动手,也许没有心存杀意,或是一时冲动之举,方堂主却狠下辣手击杀,还是有些逾越了吧。”

  施敏语气愈发逼人。

  “况且葛江乃是帮主亲自认命的副堂主,方堂主在杀之前,怎么也得请示一番帮主的意见,如此干净利落的杀了。

  是否有点不把帮主放在眼中呢?”

  “葛江可不是也是一位入流高手,高手间的出手,方某也没有办法留手,这一时失手之下杀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方休沉着应对。

  施敏的发难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可也在情理之中。

  他倒要看看,接下来这些人有什么打算。

  “哼!”

  施敏冷哼出声,沉声说道:“方堂主是什么实力,葛江是什么实力,且不说葛江会不清楚两者的差距而向方堂主你出手。

  但是以方堂主的实力,制住葛副堂主完全没有问题,可是你却狠心击杀,到底存的什么目的。

  施某倒是听说,方堂主在飞鹰堂中的这些日子,处处排除异己,安插亲信,屹然一副把飞鹰堂纳入手中的姿态。

  莫不是方堂主存了别的心思,才杀掉葛副堂主,好彻底掌控飞鹰堂?”

  葛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的一句已然是诛心之语。

  “葛江是以为方某没有防备,才会偷袭出手,面对骤然间的情况,方某一时收不住手也实属正常。

  倒是施堂主,对于我飞鹰堂中的事情可是关心的紧。

  帮主既然把飞鹰堂交给方某,那就是对方某的信任,而施堂主却处处质疑,难道也是在质疑帮主的决定吗?”

  方休反唇相讥。

  施敏撕破脸了,那他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索性他早有准备,一切都还在可以应对的范围之内。

  “是施某质疑,还是方堂主存有异心,相信帮主也心中有数,既然今日大家都在,那施某就请帮主做个主。

  是方堂主言谁是暗子,言谁是叛徒,谁就是呢,还是凡事都要讲究证据。

  如果帮主认为是的话,那施某无话可说,如果帮主认为不是,那还请方堂主拿出证据来。

  包括此前刘洪的死,施某也认为存有蹊跷,还请帮主一并明察。”

  施敏说着,站了起来,朝着聂长空躬身拱手,一副让聂长空公事公办的姿态。

  一直沉默不言,仿佛对一切都视而不见的聂长空,这时候也开口了。

  “此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