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霍格沃茨的熊猫人教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忆往事

霍格沃茨的熊猫人教授 一铭桑 2014 2021.01.09 22:31

  看着这几个小巫师走远,岚风才走进校医院,迎面就看到一个穿着修女款式巫师袍的女士,正在诊台上,从一个大瓶子里往出倒药剂,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她回过头来,脸上还是带着怒容,但看到岚风后,瞬间变成如沐春风的微笑。

  “哦,岚风教授,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吗?”庞弗雷夫人很热情,就像她对待所有病号一样。

  岚风将盒子里的蛋壳展示给庞弗雷夫人看:“庞弗雷夫人,很高兴见到你,海格说你用得到这些,托我把它送过来。”

  庞弗雷夫人凑近一些,见是一堆蛋壳,用魔杖让这其中的一片飘起来,仔细端详,看了片刻,高兴到:“哦,是恶婆鸟的蛋壳,对我非常有用,它能配成治疗失聪的药剂,非常感谢你,岚风教授。”

  岚风连忙摆手:“这是海格让我送来的,我只是跑了个腿。”

  “我自然会感谢海格的。”庞弗雷教授笑道,随后又开始抱怨,“董事会始终不肯多拨一些经费给校医院,要不是海格经常送一些材料来,校医院就要维持不下去了。

  另外,听说岚风教授也精通一些治疗魔法,给我减轻了很多负担,再次表示感谢。”

  岚风再次推脱,因为他救治的学生,全是在他课上受伤的,自己只是没有增加庞弗雷夫人的工作量。

  岚风岔开话题:“隆巴顿先生在里面是吗?”他指了指一旁的病房,“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庞弗雷女士用魔杖打开病房的门,指了指纳威的病床,“他就在那里,还要两天才能醒过来,可怜的小家伙,父母成了那个样子,在学校还要被人欺负。”

  庞弗雷夫人自责道:“我和纳威的祖母奥古斯塔是好朋友,他的父母被救出来以后,邓布利多把他们带到我面前,希望我可以治疗,可是他们受了很多发钻心咒,我真的没有办法,真的...”

  庞弗雷夫人开始哽咽,岚风轻轻在她背上拍着,希望可以缓和她的情绪:“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庞弗雷夫人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对岚风说:“岚风教授,纳威是一个很坚强的小孩,希望...希望...”她突然觉得自己没有立场要求岚风什么,嘱咐了岚风几句注意事项后,就退出了病房。

  岚风有些懊悔,自己前世总是调侃所谓的“主角模板”,所谓的父母双亡,有妹有房。但如果能够选择,谁又会选择这样的人生呢?

  这个世界所谓的预言中的两个“命运之子”,哪一个不是家庭破碎,童年悲惨。岚风脑海中闪过那天夜里,哈利站在厄里斯魔镜前,想要将自己揉进镜子的模样,孤独的,无助的,让人心疼。

  走到纳威病床前,看着他淤青未褪的脸,岚风忽然觉得非常惭愧,还记得几个月前,他信誓旦旦地想要收纳威为弟子,去玩所谓的“勇士养成”游戏,被拒绝后,自己心里竟觉得很不平衡。

  但哈利遇险的两件事,给了他当头一棒。原来,《哈利·波特》不是一部童话,年仅十一岁的小孩,真的会被夺去生命。

  那自己所谓的游戏,就是在拿纳威的性命开玩笑;自己现在所反感的邓布利多,不正是开学时的自己吗?

  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纳威的床头,取出“母亲的守护”,点在纳威的额头上,莹莹绿光闪烁着,自然的能量从杖尖钻入纳威的脑中,温养着他的残破的神经。

  “算是我的一点点小补偿吧。”岚风举着树枝,自言自语道,“说真的,在你挥出那拳的时候,我真的有一刹那想把我会的都教给你,不带半点游戏心态。那一刻,我感觉你就像从前的我,当然我没你那么笨。”

  岚风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捏了捏纳威的胖乎乎的脸,接着说:“我刚到艾泽拉斯的时候,被带到影踪派隐修,那时候的我完全抱着混日子的心态,反正自己先知先觉,最后死的总不会是自己,所以虽然我学东西很快,但除了一些逃命的手段,其他都不感兴趣,至于去拯救世界,完全没有这种想法。

  我十二岁那年,被导师派到了螳螂高原,我仗着自己在影踪派的身份,每次行动都拖在最后,不敢上前和螳螂人厮杀;但凭着师兄们的实力,一直没有出过事。

  但螳螂人却异常的提前一百多年吹响入侵的号角,它们组织起的武士团冲破了长城,涌进了潘达利亚,我们被打了个猝不及防。

  师兄为了护着我,一个个倒在我的面前,那时候的我,第一想法就是赶紧逃,但我的身后就是锦绣谷,熊猫人世代生活的地方。我走了,山谷中的普通熊猫人怎么办,卖包子的小阿宝,开酒馆的陈酿大叔,还有米店怀孕的稻穗阿姨,她还说生下宝宝要给我当徒弟。

  那天我没有走,而是捡起一个师兄的棍子,顶在了最前面。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一直被大家保护的我,竟然是我们这群人里面最强的。

  那一天,我们挡住了螳螂人武士的进攻,撑到了支援的到来,不过后面的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后来他们告诉而我,赶来支援的时候,我已经没了神智,只知道没有章法的挥棍子。

  从那以后,我苦修三年,在十六岁那年出了岛,去寻找一个保全潘达利亚的办法。”

  现场唯一的听众并没有反应,还是静静地躺在那里,接受着岚风的治疗。

  “我觉得咱俩挺像的,我也从来不是一个勇敢的人,但是为了守护自己在乎的东西,也能拼上自己的性命。”

  “完工了!”岚风将树枝从纳威头上抽回,上面的叶片似乎有些暗淡了。

  再一次揉了揉纳威的脸,岚风在他耳边轻声道:“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还用不着你们这些小孩子冲锋陷阵,在学校就好好学知识,打打杀杀的事情,交给我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