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途灵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新仇旧恨

仙途灵说 门神詹 2972 2017.06.22 13:04

  游寄和尚一直口无遮拦的嘲笑老龟和刚赶过来的少年,老龟见自己亲人已到,便将所受和尚屈辱之事实情告知。少年原本被称呼龟孙子,已经怒火中烧,又听闻自己爷爷被欺负,顿时怒发冲冠,一跃而起跟游寄和尚打斗在一起。

  游寄和尚刚与少年接上手,就感觉到一股洪荒之力难以接驾,果不其然,几个回合,游寄和尚就已不敌,少年轻轻松松将游寄和尚暴揍一顿。少年制服游寄和尚之后,用藤蔓将游寄和尚手脚拴住,中间又加上一道纵向藤蔓,让游寄和尚保持弯弓驼背的姿态躺在地上。

  游寄和尚原本身体较为肥胖,被人如此捆绑,宛然一头肥猪模样,看上去好不滑稽。此时老乌龟看着曾经盛气凌人欺负自己的胖和尚,被五花大绑等待宰杀的肥猪一样躺在院子里,心情特别好,忍不住笑出声来。

  游寄和尚虽然身体被制服,但是很显然不甘心,嘴里哼唧着:“臭不要脸乌龟王八龟孙子,欺负老人家,你还有没有人性。我只不过揍你家宠物龟而已,又没有真的把它炖吃了,至于这么丧尽天良殴打老人吗?”

  少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一颗很大的药丸,送到老龟的嘴里,然后就一直看着满月泉水池里的飞鱼,它们迎着涌出的水柱,相互飞越碰撞,感觉像是在进行一种仪式。听见游寄和尚骂自己的声音,扭过头来道:“死肥猪,你若再叽歪,信不信我用我这一个多月没换洗的袜子堵住你的嘴巴?”游寄和尚听完立马怂了,因为作为行脚的僧人他也经常很久不会换洗袜子,他知道那种味道的可怕。

  于是院子里终于安静下来,只剩下飞鱼扑打水面和流水声。不知何时月上中天了,月亮垂直照进了泉眼里,整个水柱变的通亮,鱼群也变得更加兴奋了。慢慢的,在水柱中出现了一条看上去远远大过其他鱼的银色大鱼,水柱涌上来的水流比较急一些,不过银色大鱼却能缓缓上升。

  少年、游寄和尚、老龟,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大鱼。游寄和尚有些着急,他想提醒少年赶紧下手,把那条水柱中的鱼王抓住,他看了看少年,见少年无动于衷,他又扭头看了看老龟,老龟也是无比淡定,他动了动嘴皮子,想着少年的警告,终究没敢发出声来。

  鱼王终于升到了水柱的最顶端,只是它任然缓慢的往上升起,在距离水柱最高水面大约三寸的高度,鱼王停止了上升,而是张开鱼嘴,缓缓地吐出一颗血红色的珠子,奇异的现象发生了,月光照耀下,珠子发出非常亮但是却不耀眼的红光,然后红光投进水柱,就像染色剂一样,满月泉里所有的水都变成了血红色,泉水依山而下形成的瀑布,此时也诡异的变成一条血色瀑布。

  这时候的鱼群,仿佛得到了命令一般,开始更加兴奋的飞跃拍打,相互碰撞,仔细一看飞鱼们在互相喷射鱼卵。金黄色的鱼卵在血色泉水中相互交融,随着水流,飞驰而下。慢慢的随着月亮移动了位置,鱼王又吞回红色珠子,缓缓沉入泉眼深处了,鱼群中的飞鱼,仿佛燃尽了的蜡烛,只是浮在水面上轻轻抽搐颤动。少年赶紧跑进池水中,用树藤将飞鱼挑到岸上。

  折腾了一宿,少年捉到了一百三十条飞鱼,除了鱼王,其他的飞鱼都被他抓住了。院中的寒石台,下面原来有很大的空间,只是用了障眼法,白天游寄和尚不曾识破。少年非常娴熟的将飞鱼储存在寒石台下面,然后取出几条到厨房里烹饪。

  不一会儿香味弥漫了整个院落,少年端着一盆做好的红烧飞鱼,走进了内堂,放在桌子上,然后他打开了床边的一个小木盒子,一瞬间,整个房间光亮如昼,原来盒子里放着的是几块发光的石头。

  少年取出一块发光的石头,用绳子悬在桌子的正上方。他朝着院子喊了一声:“爷爷,你好了没有,我这边可是准备开饭啦。”

  老龟听见喊声回应道:“好,好啦,这就过来啦。”

  游寄和尚自打闻到鲜美的鱼香味,就开始一点一点的晃动自己的身体,向着内堂靠近,想着说不定能分到一杯羹,此时听见老龟说话,不免朝老龟的地方看了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不知何时,老龟居然长出了人手人脚人头(忍者神龟模样,读者自行脑补哦)。老龟可劲的晃动身体,终于从四脚朝天的姿势翻了过来。此时的老龟看上去,更像一个背着龟壳的老头,他无比得瑟的经过游寄和尚身边,小声道:“不好意思了,先行一步,接过,接过啦……”

  游寄和尚从吃惊中回过神来一脸愤慨,心想着居然跑不过一只老乌龟,可算是丢了人喽,然后他就用力的一前一后晃动身体。等到游寄和尚移动到内堂门口的时候,盆里的红烧鱼已经被他二人吃了一半啦。游寄和尚闻着味馋的要死,他哭丧着脸博得同情,哀求道:“少侠,给口吃的吧,方才之事纯属误会,我有一个儿子,年龄与你相仿,对于你们这些青良才俊,我是很喜欢,不是纯心言语侮辱惹你生气的。”

  老龟乐呵呵的看着游寄和尚,然后又乐呵呵的看着少年。

  少年道:“你这和尚,闯我院子,羞我爷爷,辱我年少,怎可轻饶。”

  游寄和尚:“我是老年人呀,你捆也捆了,揍也揍了,也该给我松绑胫骨,让我吃食物,我不像你家祖传灵宠,只是一个稍有修行的胖老头……”

  游寄和尚装着喘不上气:“快,快…给我松绑,吃些,吃些,饭菜,……咳咳,反正我也打不过你……”

  老龟笑道:“算啦,算啦,他苦头也吃得够多了”示意少年放了游寄和尚。

  少年飞快的一台手,数枚石子飞出,将游寄和尚身上的藤蔓割断。待到游寄和尚进屋,满脸淤血,鼻青脸肿,好不滑稽。不过游寄和尚好像无所谓一样,坐下来抓住盆里的鱼,就往嘴里送,吱吱唔唔说着好吃。

  老龟和少年看着他直接用手抓鱼吃,也吃不下了。少年一脸鄙视的看着游寄和尚:“你和尚怎的还吃肉,还这么粗鲁?”

  游寄和尚笑道:“其实,我不是真正的和尚,只是天生不长头发,刚好也不爱女色,索性我就弄个僧人打扮,也好过秃顶的普通人……”

  少年与老龟听到这里不禁一笑,气氛好转了许多,彼此双方都是许久未曾见到活人的主,一旦开了这聊天的势头,你一言我一语,更本停不下来。

  这老龟原来真是一个人,原名林正,当年住在仙灵镇,也算是富甲一方。后来被堂弟所害,霸了家产,害了儿子,自己也深受剧毒,带着年幼孙子林泽涛,逃了出来,为了保命,跳进了莫河。不曾想天意弄人,下河的虽然是将死之人,爬上岸却变成了一个长寿的乌龟。

  林泽涛为了尽可能让爷爷恢复成人形,博览群书,苦心专研各种药理仙术。终于找到一线希望,来到流波山,机缘巧合在满月泉旁住下,吸纳更多的月华精髓,最后能成功的将林正变成人形,但是乌龟壳却怎样也去不掉。他经常外出一个月,采集灵药,但是都会如期归来。因为满月泉每年会有三次飞鱼逆流而上,到达泉口,受到鱼王的召唤前来交配。交配之后的飞鱼,就会精疲力尽而死,变成林泽涛跟他爷爷的美餐。

  游寄和尚听见林正说起家仇,义愤填膺:“太可恶了,老乌龟,哦,不好意思,老林头儿,你孙子年纪轻轻,修为这般了得,怎么还不去报这杀父之仇,我儿子近期正在仙灵镇游历,可以助你们一臂之力……”

  林泽涛:“你不是不爱女色嘛?怎么还有儿子了?”

  林正:“你这原本就是假和尚,有儿子也不奇怪。”

  游寄和尚:“咳咳,这个,儿子是收养的嘛,跟你一般年龄,别看他没有什么武功修为,但是天生聪明绝顶,他不会武功没有修行我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才躲着他出来修行。”

  林泽涛:“哦,这么有趣,那我若去仙灵镇报仇遇见他,定要与他结拜为兄弟。”

  游寄和尚:“啊?什么?不可,千万不可以?”

  林泽涛、林正爷孙俩一起看向惊慌失措的游寄和尚:“为什么?”

  游寄和尚:“你,你跟他结拜了兄弟,那我岂不是,岂不是比这老乌龟还低一个辈分……”

  爷孙俩听完哈哈大笑,林泽涛道:“哈哈哈,那样最好了,让你嘲笑我是龟孙子,等我先与你儿子结拜,然后再杀了仇人,就是新仇旧恨一块报啦,哈哈哈……”

  

作者感言

门神詹

门神詹

希望好心人转载推荐,祝看官开心幸福。

2017-06-22 13: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