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途灵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弟七章 林府大院(上)

仙途灵说 门神詹 2569 2017.06.26 11:02

  无方成天闲逛,哪里热闹去哪里,数日下来,仙灵镇已经大致转了一遍。

  那个穿着粗衣,花着金子,别人买药,他买故事的阔绰穷小子,好像有着无限的精力,无穷的好奇心,无比健康的身子,他游历了一圈以后,发现仙灵镇众多神迹也并非真正的那么神,许多都是有迹可循的。

  比如“蓬莱老仙”治病救人,其实就是一个木石药方而已。药材就是石头雕像“蓬莱老仙”,和他手中木制荷叶,加上寒潭水本身具有一些解暑去瘴的功效,便成了一些疾病的良方。

  比如让人强身健体的“天锅地灶”,无非就是“天锅”山上的珍贵灵芝药草,枯萎之后,被雨水冲刷进水池,流经“地灶”时,被地热加温变成振奋人胫骨的神奇沐浴。

  无方逐渐对这些神迹之处,失去了兴趣,因为那些地方都是求药问医居多,没有什么太多新鲜事物。

  这天他实在无处可去,就在大街上闲逛,路过高药材的小摊位前,他还特意瞅了瞅高药材卖的东西,一棵龙胆草,几块萤火石,八仙藤,小块子母水晶石。高药材此时正在眉飞色舞吐沫飞溅的讲着他惊心动魄的采药故事。

  摊位前聚集着五六个人,其中有几个像无方一样的年青人,也是听的兴高采烈。无方觉得好没趣,他突然想起了一位身上香香的姑娘,好像自打上次从“蓬莱老仙”院子里的大树上掉下来分别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无方正在回想着事情,突然被人群碰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发现人群开始向街东头涌动起来。

  路上行人很多都是三三两两结队而行,从他们相互交谈中知道,原来东街仙灵镇第一大户“林府”今日设宴给林老爷庆生过寿,所有仙灵镇的街坊领居,前去祝个寿道个喜,都可在林府大吃一顿。

  无方此时对这种免费吃喝,免费看戏听曲子的好事都失去了兴趣,所以他正打算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睡上一觉。

  路人甲说道:“林老爷过个生日可是不得了,光请街坊领居吃饭就要花费不少银子呢。”

  路人乙道:“吃饭花不了几个钱,听说林家从异域请来了一班人马,会变戏法,他们还将向林老爷进献延年益寿丹,这个花销,恐怕够我们街坊领居免费吃上个十天半个月的。”

  无方听到“变戏法”时,还是眼睛一亮,来了兴趣。他嘴里叼着一根草,轻轻的咀嚼了几下,计上心来:“听名头,林府是仙灵镇第一大户,看气派,是所有街坊领居都免费管饭看表演,说好玩,异域表演团变戏法,啧啧啧,肯定好玩,说不定还能碰到罗玲儿。”

  无方吸取了上次爬树捅了蚂蜂窝的教训,这次他准备安安分分的走“人道”,从大门入。这就随着人群到了林府门口,其他人进去了,他却被人难住了,两个门卫不让进,又过来一个混混模样的管事儿的:“哎,哎,哎,干什么的?横冲直撞。”

  无方:“怎么,给林老爷祝寿,不让进呀?”

  管事儿的:“祝寿的?我看是蹭吃蹭喝来的吧,告诉你喽,我们老爷请的是仙灵镇的街坊领居,不是随随便便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我们林府的……”

  刚好此时客人都进的差不多了,林老爷路过外堂本想去院子里跟祝寿的客人们打招呼,看到了门外的管事的难为无方:“门外怎么回事呀?”

  林府管家一直跟着林老爷身后,此时听见老爷问话,满脸堆笑:“回老爷,咱们府上新来的门卫队长,在维护林府形象,老爷过寿,不是随便一个外来户就能混进来的。这小队长,年轻有为,有眼力劲。”

  林老爷听了也欢喜:“果然,年轻有为,有眼力劲,好,好。”

  此时门外的无方,倒也没有生气,反而微微一笑:“你怎么就知道我就不是仙灵镇的人呢?”

  管事儿的:“你也不打听一下你贺六爷是干什么的,仙灵镇巴掌大的地方,有多少户本地人,我可是清清楚楚,虽不能都叫上名字,但外来的和本地的我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瞅你模样来到仙灵镇绝对没有一个月。”

  林老爷远处看着管事儿的贺六笑道:“人才,真乃我林府的人才。”

  管家陪笑:“呵呵呵,都是老爷培养有方,这是老奴我的亲外甥,我看他头脑灵活,便叫他来府上做事。”

  林老爷:“很好,继续栽培,有眼力劲。”说完转后堂会一些高贵客人了。

  这时门外的管事儿,一时间演讲的欲望特别强烈,眯着眼睛开始了一段很长时间的自吹自擂:“我可不是夸海口,在仙灵镇还真没几件事是我不知道的,外来求医问药的许多人,都是向我打听消息,当然呵呵,大家也送我了一个雅号叫百事通。我可不是吹牛呀,仙灵镇小到谁家马儿下驹子,大到哪儿有灵兽仙宝问世,都没有我不知道的……这,人呢?”

  管事儿贺六说话过程中还眯眼看见无方在听,结果话没说完,人居然不见了。两个守卫忍不住笑出声来,贺六训斥道:“笑什么笑,我们有义务教育年青人,要多给他们讲故事。仪态,注意你们的仪态,给我站好喽。”

  林府的后门是下人门方便进出的通道,此时所有下人都在前厅忙活寿宴,后门虚掩。

  后门的侧房里,贺六在跟一个丫鬟偷欢。贺六满脸唇印,头发松乱,无比肉麻道:“小蝴蝶,来来来,快飞到我怀里来……”

  叫小蝴蝶的丫鬟半穿着衣服在床边上道:“六爷,你坏死了,这里人来人往的,你,你还敢要了人家好几次……”

  贺六听着小蝴蝶绵阳一样的声音又开始兴奋了:“哎呦喂,你这迷死人的小蝴蝶,快来吧,今个儿所有人都在前厅,该吃吃,该喝喝,哪还有人会注意到这儿。”

  小蝴蝶嗲声道:“那,那若是他们酒足饭饱后,下人门可就要开始进出府干活了,六爷,一想到这儿,我就胸闷,心口疼。”

  贺六故作怜惜,伸手把小蝴蝶拉入怀中道:“我的小心肝儿,你到底是心口疼还是胸闷呀?来来,我替你揉揉胸……”

  林管家见林老爷夸赞自己的外甥,心情特别好,心想着趁着老爷过寿高兴,让贺六多在老爷面前表现表现。结果是这个贺六,一等二盼的不见人来,眼瞅着老爷就快喝醉了,他四处寻找贺六,来到后门偏房门口。

  房屋里,贺六已经压住了小蝴蝶,二人正在行云雨之欢。贺六安慰小蝴蝶:“放心吧,府上已经准备了五天的采买物资,今儿大伙儿吃完饭还有异域表演变戏法,我们只管在这儿决战到天亮,哈哈哈。”

  林管家贴着门,听的是真真切切,自己的外甥贺六在房间里说着淫词艳句,好不恼火。又听见小蝴蝶说:“才不要呢,决战到天亮,我,我,会受不了的……”林管家实在听不下去了,又是皱眉头,又是摇头。

  不过身为林府管家多年,他果然有魄力有手段。只见林管家轻轻的走到院子中间,大喊:“贺六,贺六,快到前厅来,老爷有事吩咐……”

  贺六小蝴蝶听到叫唤,同时一惊,但听见林管家的声音逐渐远去。贺六镇定道:“没事,没事,走远了,我先去一下前院,你,你先穿好衣服等我。”

  贺六匆匆忙忙的扒拉上衣服,骂骂咧咧道:“妈的,这老家伙,也不知替我挡一下,尽坏我好事儿……”说完也不忘在小蝴蝶胸上抓了一把才出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