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史风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天作美偶遇相助 挡吴军排兵布阵(下)

明史风华 春山白鹭 3254 2021.10.14 10:34

  翌日清晨,天已放晴,朱文正过来结房钱,被掌柜的告知,他的房钱已经有人付过了。朱文正一想便知是谁替自己付了房钱,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看来这个谢再兴的家人还挺执拗的,见自己说什么也不接受他的谢意,就偷偷地把账给结了,心想这样也好,大家都扯平了。

  朱文正回到军营,见徐达正在议事,自己便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待徐达议完事,众将士走后,徐达看看朱文正言道:“这一晚上不回来,你去哪了?”

  朱文正连忙坐到徐达跟前,陪笑道:“我昨天回城晚了会儿,谁成想遇到大暴雨被截到城边的小客栈了。”徐达看看朱文正严肃地言道:“下次如再有这种情况,身边一定要有人跟着。”

  朱文正知道徐达的意思,是怕他有什么闪失,有些不以为意,轻飘飘地言道:“不至于吧?我出城连十里地都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就回来了。”说完见徐达的脸色甚是难看,又连忙纠正道:“我知道您的意思,你是担心我的安危,可镇江现如今很安全,您大可放心。”

  徐达‘哼’的一声,言道:“刚刚得到探子的禀报,张士诚带着十万兵马大举向镇江靠近。”朱文正闻言,不可思议地言道:“他们什么意思?要打镇江,咱们可都是红巾军,打咱们可是师出无名。”

  徐达起身言道:“你说的没错,可人家说了,不是打镇江,而是从镇江借道去打常州。”从镇江借路的理由是张士德想出来的,他想的也是直接攻打镇江师出无名。

  从镇江借路,若是徐达开城门,吴军(张士诚自封吴王)就可以直接进城控制了这些人从而取得镇江;徐达若是不开城门,吴军便可以以不帮友军的理由进攻镇江城,如此以来无论徐达选择开与不开城门都是个死局。

  朱文正感觉这个事儿没这么简单:“要打常州从镇江借过,似乎绕远了,他这是打着借道的名义,要打我们!可倘若不给吴军开城门,只怕就给了这些人进攻我们的机会。”

  徐达轻笑道:“所以我派人给他们回信说,目前镇江不稳,不适合借道,这样他们来到的时候,我们还有严守城池的理由,到目前为止还没收到回信,我估计他们是铁了心要攻打镇江了,故意打着没收到书信的幌子,要兵临镇江。这不昨天一场大雨将张士诚的人拦在了路上,我估计他们最晚后日中午就到镇江了。”

  说完徐达来到沙盘前继续言道:“他们晚上应该到了离镇江五十里处的山林里,这个地方刚到镇江的管辖范围,我想在这个地方制造出个大动静。”

  朱文正看看沙盘言道:“叔,您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在他们休息的地方,打个埋伏,告诉他们,镇江不是他们可以随意能来的。”

  徐达言道:“十万人马我们派去的人多了,定会惊动四邻,人少了,怕难能撼动他们,到时候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我刚才已经同下面的参议说了我的想法,一定要在张士诚的军队到达之前,给他们以痛击,方能阻止他们进一步窥探我们,至于阻止的具体方法还没想出来。”

  朱文正言道:“我带小股人扮成土匪先上,这样就算事情败露,也应了您之前说的,目前镇江不稳,匪患横行,让他们有苦也说不出来,让他们随意沾惹咱们,就得给这帮人个教训。张士诚的人不是驻扎在林子里吗?今天晚上给他们来个火攻。”

  徐达颔首笑道:“这个主意还行,不过还是拿出个具体的实施方法,万事备好方能万全。现如今不管我们在镇江的兵力,还是整体兵力,我们都不能同张士诚相比。故而一定要想一个损失最少的办法。若是贸然出动,一个不慎就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四周有想要吃掉我们的,还有在一边看热闹的,再有就是,等我们败了,伺机分一杯的羹的,周围俱是豺狼虎豹,所以我们没有万全之策,不可轻举妄动,这样,你先回去找你的人也商议出一个法子,下午我再开一次会议,看看大家还有没有更妥帖的方法。”

  朱文正一听这个便明白,徐达对于偷袭这个计策,比较赞成,只是反对自己去而已,若是让他去战场,看徐达的意思,定要想一个万无一失的良策,不免有些心急地问道:“若是没有其他良策呢?”

  毕竟打仗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大家都差不多,若说万全之策,怕是没有那么理想的事儿。

  自从占了集庆,徐达感觉到周边的敌人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他们是大意不得,可正因为如此,更不能随意退步,因为他们本来就力量最弱,若是遇到这种情况就退让,那以后就只剩下退步了,总有一天会退无可退,于是他对朱文正言道:“没有万全之策,冒险也要将这些人拦下,这是底线,决不能让任何人越过去。”

  朱文正一听这个便心中大为明白,他等的就是徐达的这句话,遂言道:“明白!”朱文正凑到徐达跟前央求道:“叔,到时候让我打头阵呗?”

  徐达抬头看看朱文正,复又低头看沙盘言道:“再说吧。”朱文正听到这话很是无语,每次都这样,只要他一要求冲锋陷阵,徐达的话永远都是‘再说吧’。

  上次攻打镇江时,常遇春与周德兴打头阵,他说要当大头兵,跟着先锋队先来,徐达说什么也不同意。朱文正心里明白,徐达这是担心他的安危,万一他有个什么好歹,徐达回去没法同朱元璋交代。

  可他是来打仗的,不是来当大爷的,也不能回回有危险都把自己藏起来,于是带有很大的情绪对徐达抱怨道:“叔,你这·····”

  说着朱文正摸向腰间的扇子,在前后左右摸了半晌,都没有摸到扇子之时,朱文正怔住了:“不好扇子丢了!”那可是他悄悄从徐达那儿拿走的扇子。

  朱文正脸色大变,脑海里回想起扇子在自己手上的时间。回想起帮人推车时,扇子好像还在腰间,可到了客栈之后他就没拿过扇子,扇子大概是掉到客栈了。

  徐达听朱文正话说了一半儿,猜想他大概是不满自己每次都把他放到后面的部署,急的说不出话来了,遂低着头继续看着地图言道:“你自有你的用处,别一碰到事儿就急急躁躁的,我答应你,有机会定让你打头阵,你看如何?”

  朱文正听着徐达的解释,慢慢地转过身,悄悄地离开了军营。徐达抬头看着朱文正偷溜了背影,心中有些纳闷,就他那毛毛躁躁地性格,不知又丢什么东西了。徐达遂摇头轻笑,便不再理会他。

  下午孙瑾凌送来了朱元璋的书信,徐达看完之后心里便有谱了,看来大哥有先见之明,他也预料到张士诚会对镇江不利。

  孙瑾凌送完信之后,在镇江休息了一日便离开了。

  张士诚的弟弟张士德亲自率领十万人进军镇江,原本想着明日便能到镇江城,给徐达来个措手不及,毕竟这事儿拖的时间越长,对吴军越不利,不成想当晚一场大雨将众人拦住。

  下面的将领表示愿意先带一万先锋队伍,冒着暴雨先上,这样一来可以达到速战速决的目的。

  但张士德反对,因为他们说好的是借路,若是派先锋队上,那不等于左右矛盾,打自己的脸吗?正好也给了徐达正当防卫的借口,那样以来事情会便的更糟。

  还好雨下到后半夜已经小了许多,张士德便命军队开拔,不想刚走不到五里地,山上滚下的泥石流挡住了前去的道路,张士德命匠军(相当于现在的工程兵)赶紧修路。

  因为路窄所有人不可能一齐都上,故而所有的匠军只能接替修路,工程进度可想而知,下面的人告知张士德要想修好这条路,怎么也得一天的时间。

  张士德看着天上还在淅淅沥沥下着的雨,大为感伤道:“难道老天爷在帮他朱元璋不成?”转身对手下言道:“还有别的路吗?”

  下人言道:“有其他的路,不过绕远更多不说,而且其他路的山上土质松散,像这样的天气更容易发生泥石流。”

  张士德叹了口气,挥挥手让人退下,本来在平江时计划得好好的,谁成想一场暴雨,将张士德的计划全都打乱了。

  八月份的天气虽说也有暴雨,可像昨天晚上那样,如同天上泼水般的暴雨还是少见的。所谓战机瞬息万变,张士德心里明白只怕他已经错过了最佳攻打镇江的时机。

  张士德那边还在紧张的修路,徐达这边便得到了消息,众将来到中军大帐,徐达走上台阶转身对众将言道:“两个事儿:一、张士德的吴军被泥石流挡在了半路,费聚、叶升我命你二人带领一万人马打通去常州的路。谢再兴你带领五千人去帮张士德修路,告诉张士德前往常州的路已被我们给打通了,让他们大可以直接去常州。”说完费聚、叶升、谢再兴起身领命。

  徐达继续言道:“二、主公派冯国用将军带领一万人马来支援我们,朱文正,我命你带领五千人马,与冯国用的军队会合后,在北固山埋伏好山石。若有吴军在此经过,你们要制造出有泥石流滑落的表象,迫使吴军退回。”朱文正领命应是。

  朱文正虽然觉得这个差事太过于平淡,但好在有发挥的机会,于是他到军需库领了大量的火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