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史风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巧部署吓走敌军 姐妹情劝君收房(上)

明史风华 春山白鹭 3009 2021.10.15 11:05

  徐达说只需挡住吴军来犯即可,但朱文正不这么想,吴军这帮孙子若是不听谢再兴的劝,还要执意到镇江来,他就直接把山炸开,把这帮人直接埋到山底下,日后看谁还敢轻易侵犯他叔的地盘。

  再说张士德这边的路,修得甚是艰难,雨虽然停了,但还是有泥石流不断向下滑落。匠军刚将路刚修好十尺,便又有泥石流滚回二十尺,前面的进度都白做了。

  故而原定的十二个时辰修好路,结果十二个时辰后连一半儿的进程都没有。张士德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心中明白他的计划怕是已经泡汤了。

  张士德根据以前徐达的作战方式来看,深知此人并非寻常统帅,给了他这么长的反应时间,只怕人家早就做好了应急准备。

  故而此时张士德在中军帐内,开始研究怎么去常州了,又过了六个时辰,下面人来报:“禀报都督路修通了,红巾军统领徐达派了一个指挥名叫谢再兴的人,带领五千人在另一头帮我们把路修通的。”

  张士德一听这个便猜到了徐达的部署,他这是先礼后兵。张士德是明白人,作为最高军事统帅,他是知道什么叫面子上的工夫还是要做的道理,故而强颜欢笑地连忙命人将谢再兴指挥带到帐中来。

  不一会儿在下人的引领下,一位器宇轩昂身穿铁叶攒成铠甲,腰间佩带长剑的中年男子,来到帐内拱手对张士德施礼言道:“末将谢再兴,奉我家元帅徐达之命,特来帮助友军。”

  张士德完这话,虽然他心里早有准备,攻打镇江怕是没戏了。但事实放在这儿,他还是有些失落的,遂嘴边划过一丝苦笑言道:“徐将军客气了,你看我晚去了两天,他还着急了?来使快请坐!”

  叶升坐到宾位,张士德命人上茶,谢再兴接过茶盏神色从容地言道:“我家统领说了,咱们都是起义军,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我来之前我家统领已调出一万人马,打通前往常州的路,还好通往常州的路没有遭受多大的损害,现路已经修通了,都督大可以直接去常州了。”

  张士德听到这话,恨得是后槽牙直疼,他本想借此机会攻打镇江,给朱元璋以痛击。结果把自己放到了两难的境地,但已经被人给架到这儿了,不去都不行了。

  张士德勉强挤出笑容言道:“那还真是劳烦你们统帅了,来使劳累了一天,中午在我这儿用顿便饭,也让我好好犒劳犒劳兄弟们!”

  谢再兴轻笑道:“饭我们就不吃了,我家统帅命我一定尽快送都督出了镇江,毕竟战机瞬息万变,万万耽误不得。有我们护送,万一有什么事情,大家相互也有个照应,再者我家主公刚刚调了五万人马到了镇江,若是有用人的地方,有我们跟着,也好从中调人。”

  谢再兴故意夸大了朱元璋派来的人马,好让张士德知道去常州是最好的选择,你们同元军爱怎么打怎么打,我们是不管的,就是不能到镇江来。

  张士德听到谢再兴的话,似笑非笑道:“那来使容我准备一下,我们很快就开拔。”叶升起身应是,拱手退出。

  谢再兴走后,张士德的将领们来到中军大帐,听到去镇江没戏了,谢再兴还给他们指出了道路,很是气愤,有性子急的言道:“他们算那根葱,对我们指手画脚上了!干脆,我们将这五千人直接扣下,就打到镇江去,看他们能耐我何?”

  “对对对”下面的将领都附和道。

  谋士史椿起身言道:“此举万万不可,大家都是起义军,倘若直接打到镇江,势必会给刘福通与朱元璋大举进攻我们的口实,纵使朱元璋不可怕,可刘福通早就看我们占了江南富庶之地,眼红的不行,如此反攻的机会,他定不会放过。”

  说完史椿对张士德拱手言道:“都督,以属下愚见,常州离镇江百余里,我们攻下常州后,同样可以随时窥探镇江情况,目前虽说这一局我们败了,好在我们占了常州后,胜负还未定。”

  张士德略迟疑一下,随后微微颔首言道:“今日这个谢再兴把话说的明白,徐达怕是在我们去镇江的路上已经设好了埋伏,此人用兵向来谨慎,我们还是不好冒这个险了。”

  说完张士德起身吩咐道:“众将听令,大军开拔,向常州出发!攻打常州!”众将起身拱手应是。

  话说朱文正听说张士德的军队已经改路向常州出发,心中多少有些失落,血气方刚的少年觉得少了个表现的机会。

  朱文正来到山崖,坐在石头上看着满山郁郁葱葱的树木发呆,冯国用没有穿铠甲,一袭灰袍打扮,腰悬长剑,站在朱文正身后,他看着朱文正一身铠甲,身披墨色披风,显得少年英姿勃发,唯独这背影多了些不甘与落寞。

  冯国用来到朱文正面前言道:“敌军未来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儿!”

  朱文正转头疑惑地看着冯国用,冯国用继续轻笑道:“他们若是来了,我们炸开了山,现在眼前的一切将化成无有,当地的百姓指着这片山里的过日子呢,你说他们不来是不是对我们有好处?”

  朱文正向来精明,他听出了冯国用的话外音,言道:“叔,您教训的是,是我考虑欠妥,‘两害相权取其轻’,炸山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做的。”

  说完朱文正深吸一口气言道:“‘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我不应该为了在众将士面前表现自己,而不顾当地百姓的死活,断了他们的生计。”

  冯国用上前坐到朱文正旁边言道:“你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想法实属难得,兵法有云:‘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古往今来,所有的战事都不是单纯为了战,而是避免以后的更大的灾难。凡是好战者都败给了芸芸众生,因为他们才是这个世间真正的主宰。你好战,芸芸众生就会怕你,自然就会远离你。”

  朱文正小声念道:“没了民众的拥戴,纵使你再有能耐,也不可能一人支撑起天下。”

  冯国用看向远方的树林言道:“就是这个道理,上天让我们成为强者,不是为了让我们炫耀,而是有一份责任让我们来承担。”

  说完冯国用长吸一口气,继续言道:“我见过很多起义军,他们大多数都说推翻暴政,下面就没话了。只有主公说要护一方百姓平安,这便是责任,对弱者愿意尽一份责任。就是这份言行统一的责任让如此弱小的我们在众多诸侯之中,能有一席之地。说白了,不是我们厉害,是这里的百姓愿意相信我们,敬重我们。而他们的信任与敬重又是我们用心换来的。”

  朱文正听完这话,立马明白这其中的道理,遂起身郑重地双手抱拳,躬身对冯国用言道:“叔,您教诲的是,我记住了,日后我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尽管直接教训我,不用像今日这样,小心翼翼的。”

  说完朱文正冲冯国用微笑一下,朱文正是希望这些老人,不要因为他的身份而对他有所顾忌,这样他才能学到真本事,今日他明白这本事不单是行军打仗,还有做人做事。

  冯国用伸手轻拍朱文正的肩膀轻笑道:“‘响鼓不用重锤’,你一点就透,无需我说重话。”

  说完冯国用继续言道:“文正,自古少年英才,多脾性急了些,你以后就会明白,人这辈子最难练的是耐性。尤其作为一军统帅,若是急于求成,那害的便是全军的性命。你日后还要走更长的路,首先要磨的便是性子。”

  朱文正点头言道:“嗯,我明白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您出城作战,我叔从来不用给您配谋士,因为您是文武全才。”

  冯国用听后失笑一笑,轻轻摇头言道:“你小子,嘴是真会说。大哥让你跟着徐达,为你挑的可是最好的老师,你好好学着点。”

  朱文正点头笑道:“是,你们的本事都够我学的。”说完二人站在山顶见张士德的军队已走远,说明危险已解除,二人便带领着军队回镇江了。

  镇江城亦大门正常打开,恢复正常状态。

  远在应天的朱元璋听说了镇江的情况甚是欣慰,朱元璋设立江南行枢密院,封徐达为同佥枢密院事(同佥是院官,可以节制元帅),汤和为统军元帅,冯国用为枢密副使、常遇春、胡大海为枢密院判官,周德兴为左翼大元帅,冯国胜为亲兵都指挥使,邓友德为广兴翼元帅,康茂才为淮南行省参知政事,李善长为行省参知政事,(最高政务长官之一,与平章、枢密使、枢密副使合称‘宰执’)掌管一切军政要务,其他都有封赏明确官职,自此朱元璋的力量以应天为中心,向四周设立州府集中归应天管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