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捡了一个灾厄世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活死

捡了一个灾厄世界 摘星笔 2390 2019.05.15 23:34

  白十三只是站在沙地上,抬着头,微微的眯了眯眼,在他的瞳孔深处的的两个红点,第一次有了一丝冷冽的意思,他的胳膊肌肉紧绷,握着刀的手指因为过于用力而有些发白。

  “这是!!!.....,哈...哈...哈...哈”那头颅似乎发现了什么,发出一阵狂笑,黑色骨刺上的黑雾,慢慢向头颅汇聚。头颅的脸也从尬笑变成了真正的掌控一切的笑容。

  宛如玉璧的月亮高高悬挂在天上,一个俊朗的头颅慢慢在空中飞舞着,脖子后的骨链在风中猎猎作响,“来啊,杀我啊!!!”癫狂的话语从头颅中喊出。

  白十三只是冷眼的看着,并未动弹。

  “啊,人家好怕啊,小哥哥!!!”一张面皮从空中飘落,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传来,俊朗的头颅瞬间变成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女。

  之后,一张一张的面皮从空中掉落,有老人,有小孩,有中年男人,还有风尘女子,每一个摸样都走马观花一样,只是在天空中展露一下,然后不断变换模样。

  黑雾慢慢包围了头颅,让人逐渐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有无数面皮从空中掉落。

  白十三知道不能再等了,天知道黑雾会给这个怪物什么影响,他眼中血色一闪,脸上露出了一丝狠色,他轻翻手中血刀,将刀身横于身前,一道道血光慢慢汇聚在刀身。

  “刺啦,”血色的光芒不断在刀身流转着,一阵清鸣从刀身传出,血刀开始剧烈颤动,像是不愿被降服的飞鸟一样,想要逃离掌控,细微的血线从白十三的身体周围出现,割裂四周的沙土。

  白十三的瞳孔猛地收缩,双手持刀,狠狠地向空中的黑雾劈去。

  一把巨大的血刀刀痕出现在空中,慢慢地向黑雾斩去,不,那巨大的虚影,其实是一道残影,那刀痕实则快到了极致。

  “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在这片土地上。

  一时间,

  地动山摇。

  “啪嗒,”几个断裂的骨链掉落在沙土上,天空中凝聚一团的黑雾慢慢消散,银白的月光下,一道血线出现在空中悬浮的头颅上。

  头颅的正下方,一道长达数十米的沟壑出现在漆黑的大地上。

  ...........

  林奇站在巨大的骨头上,血色的刀痕狠狠地犁在大地上,溅起大量的沙土,形成了漫天的沙尘,林奇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闭上了眼睛。

  等一切平息了,林奇努力睁开眼,细小的沙土从他的衣服慢慢流下。

  真是令人绝望的力量,林奇努力的平复自己心中的恐惧,他在等,在等一个机会,或许这个机会永远不会到来,可或许下一刻,机会就会出现在他面前,谁知道呢?

  在这之前,他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他最大的梦想不过是考上一个不好不坏的大学,或许,毕业后,娶一个会过日子的老婆,这一辈子,就这么平平凡凡的过去........

  只可惜,

  此时此刻,这个梦想要被搁置了,无论如何,那个白面具人和黑衣服的男人,必须死.....

  林奇此时的心中充满了平静,血债必须要血偿不是吗?

  怎么?

  拥有强大力量随意掌控他人的性命很爽是吧!!,我们这些无名小卒在你们眼中就像一个蝼蚁是吧!!!

  巨大的白骨上,林奇慢慢的向下走着,他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了,

  如果,

  真实的世界就是这么不堪的模样,力量至上的话,那么即使他侥幸的躲过了这一次灾难,那么,下一次怎么办,难道,等死不成!!!

  他不想死,想要好好的活着,最少,先活着看这两个人死去。

  ...........

  “呼.......”白十三长长的吁了口气,他的眉头有些疲倦,刚刚那样强度的攻击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负担。没有什么你来我往大战三百回合的精彩战斗,他已经看过无数蠢货死于骄纵自大之下,一出手就是杀招,才是真正的......战争。

  在真正的战争中,先手会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白十三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砰,”在他的不远处,两半头颅掉在沙地上。

  他是不会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剩下的就是找那个该死的服务生,让他交出那个黑球,逼问如何进出这个世界的方法,最后,残忍的杀死他。

  白十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看向不远处的两瓣头颅,啧啧,真惨,这运气,光明圣会的杂种竟然被这片区域的鬼物吞噬,沦为鬼物。如今,哪怕他体内的存在在强大,如今,也无力回天了......

  “噌,”刀刃插入血肉的沙沙声,

  猩红的血液从白十三白色的西服扩散,他不敢置信的转过头,眼中的嗜血红色慢慢消散,一个婴孩的头颅嘴里叼着一把尖锐的骨刺,从背后狠狠地扎进了他的身体。

  “咚,”那婴孩头颅一击得中,迅速的滚到数十米外,得意的神色从婴孩脸上出现,婴孩的嘴里此时却吐出了苍老沙哑的声音,

  “嘿嘿,年轻人,在你心中,我就这么弱吗?”

  白十三半跪在地上,嘴中咳着血,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婴孩,他体内的的灵能被封印了大半,密密麻麻的黑色的线条像蜘蛛网一般,从伤口不断向四周扩散。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的灵能一点都感知不到。”婴孩头颅诡异的笑道。

  皎洁的的月光洒在沙地上,一片雪白,沙地上一个婴孩头颅慢慢悬空,无数血脉纹路从他脖子下出现,心脏,肝,肺,肾....肠子,胳膊,大腿,慢慢从他虚空中长了出来。

  还没等白十三回答,已经长了大半个身躯的婴孩已经说出了答案。事实上,白十三现在也回答不了,黑色纹路已经占满了他的后背,他大口大口的咳着血,宽阔的身体趴在沙地上,他的脸死死的压在沙土里,他脸上的青筋暴起,可以看得出来,他在拼命挣扎,可却毫无作用,无数黑色线条从他背后延伸,钉在了沙地上,而他的身体被黑色线条死死的压在沙土上,动弹不得。

  “还记得,那是几十年前吧,我那时还很弱小,只能施展一些幻术来迷惑一些心智弱小的人.....,直到那一天,我遇到了一位械兵师,他的名字好像叫做王械.....”,在沙哑的声音中,一个故事被娓娓道来。

  他是如何吃了发现真相的械兵师王械,又如何蒙骗血月教会的女士,又如何逃脱,顺藤摸瓜的找到血月教会的总部,如何玷污那把封号级别的械兵血之亲王,壮大己身,又如何将血月教会搞得分崩离析........

  “噌,”婴孩赤着身体,慢慢的走到被死死压住的的白十三面前,狠狠地抓住白十三的头发,将他的头抬起,恶狠狠的说,“连你们教会的至高武器我都能玷污,更何况你这个仿制品.....”

  婴孩放下了白十三的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肉眼可见的,一道有一道的黑雾被吸入他的鼻孔,“这无比浓郁的鬼气,真是令人迷醉啊!!!”

  “现在,可以跟我说这是什么地方了吧......”婴孩蹲下身体,看着白十三,微笑且纯洁的笑着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