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星际盗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星痕

星际盗墓 古剑锋 5635 2006.10.22 22:32

    精神力受到强烈打击后,激发出脑波超能效应,这得益于几种源能力品质不俗。对骷髅星红蚂蚁进行生命力洗劫实际上是在苛刻条件下才形成的,这中间差一步都不可能有现在效果,然而贯穿蚁穴磁爆闪电因为能量充足已超越极限,这才引来星体磁场紊乱,整个天空显得动荡不安,别墅周围伴生出现星体磁场并不能够帮助易水寒恢复身体,而是要将方圆三里一切事物摧毁。

  首先感应到不对的是小六,它急忙通知在外老狼异常现象出现,接着肥龙瞪眼瞧着二叔从电闪震碎窗户飞了出去,他自己则被一股强大力场束缚住,不能移动半分。

  情形很快变得更加复杂起来,当易水寒脑波意识到不妥已经晚了,身体不受控制拔高千米,巨大星体力场势要将这个引起磁场紊乱根源泯灭掉。

  可以说这是一种人为引起的奇特自然现象,周围天色暗淡无比,给人感觉低沉得要命,蚁穴中几股源能力察觉主体将受致命打击迅速回援,再也顾及不到去采集生命能量。

  深达千米巢穴中,已有将近百分之六十红蚂蚁被消灭掉,并且最大蚁群的蚁后也被磁爆击得焦黑一片,肯定活不成了,祖母的死导致很多红蚂蚁溃散出去,向其它洞穴红蚁发动攻击,一片混乱之中几团凝实亮光会聚在一处飙飞出洞穴。

  老狼动作非常之快,已回到别墅,面对眼前情景彻底傻了眼,空中磁场产生光粒子效应已把兄弟映衬得金灿灿一片,夺目刺眼还透着神秘,他实在闹不清楚现在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动静是好是坏?谁也拿不定主意,只有小六徘徊在空中一个劲地对强磁场进行分析,然而就算能量感应强的树人,此刻也毫无头绪,因为易水寒情况十分特殊。

  源能力终于回到身边,一层青辉遍洒,紧接着几点小小亮光涌现,道道电蛇窜了起来,和周围星体磁场做着斗争,小六终于测算出天空中涌现的阴云并不是什么好现象,而是要摧毁易水寒。如果把骷髅星比做一块大磁铁,那么易水寒正是和这大磁铁互相排斥的小磁粒。

  表面看去人在空中自动悬浮,其实正招受无比强悍力场蹂躏,磁爆闪电在整个星球蚁穴中乱窜,导致后遗症,易水寒已承受不住。

  电磁现象永远是神秘的东西,即便这个科技发展时代也未敢说可以完全探索清宇宙中磁场以及磁能效应。

  阴云威势随着脑波撤回有所减弱,细看还会发现易水寒身上散发着无数细微电丝,仿佛是静电效应核心区域。他的脑部成了一锅滚烫沸粥,神经系统中细小电流正在冲击束缚住脑中枢的那层能量,一丝鲜血从嘴角渗了出来,就算能力再强也经受不起这样折腾,没能脑内出血实要归功于神诋光环死命抵抗。

  小六没有束手待毙,它把光输金字塔驾驶到易水寒头顶上方助其分解压力,还好见机行事比较快,总算缓解了星体力场压力。飞船等级经过这几天能量提升已比以前更加浑厚,外放金色能量显得凝实许多,如果有机会叫小六镀上一层钛晶,那就更加不同凡响了。

  云端凭空亮了起来,仿佛七色极光映得人眼一花,阴云彻底被蒸发,星体磁场化做高能粒子流从四面八方一下子打在易水寒身体之上,任谁也没想到声势浩大天变短暂到一秒钟就已结束,小六接受了一堆飞船测算信息,可惜没来得及反应人已经从空中坠落。

  老狼腾身而起把兄弟接在怀中,一看之下心痛不已,只见易水寒混身焦黑一片,从嘴里吐出的血水冒着泡沫,身上还有乱窜电流,打得他直发麻,已顾不得那么多,大吼道:“快叫所有军医救人,我兄弟命太苦了,怎么会这个样子?”

  连忙把人抬进光输金字塔,飞船内医疗设备很先进,而且小六可以进行细致检查。

  人其实并没有看起来伤得那么严重,高能粒子流袭击相反还对他有所助益,把困绕脑中枢能量层势如破笋地冲击开来,可以吸收热能体质这个时候起了非常重要作用,高能粒子有一小部分化做能量被吸收进细胞,线粒体猛地发挥出作用进行源能力重新开启。

  幸运是一方面,然而高能粒子对身体侵害还是有的,右胸口靠近肩膀处开了一道二十多公分斜长裂口,里面透射出金色光芒,给人的感觉这道裂痕之中很深邃,有一些金色细小亮点不住变幻,凡是射线类检测只进不出,不能对这道伤口进行有效治疗。

  易水寒闷哼一声,一股热气从口中喷出,睁开双眼环视惊讶众人勉强露出一丝微笑道:“杀千刀的死伯爵,总算能够控制身体了。”

  老狼大叫一声扑在床边,不相信自己眼睛,本以为这回兄弟的命未必保得住,没想到人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自动醒来,难道世间真有奇迹?

  “大哥,肩膀好痛,我要修养一会才能站起来。”易水寒说话声音很小,可见身体十分虚弱。

  老狼自己察探之下还不放心,又叫人做了两次整体检查,除了那条奇异裂痕仿佛黑洞般吞噬各种检测射线,身体机能一切正常。

  人是没什么问题了,众人总算能安下这颗心来。在床上躺了两天时间,易水寒谢绝所有人探望,不是他不讲情理,而是需要时间重新巩固修为,利用吸收来的红蚂蚁生命能量去恢复源空间并不困难,值得注意的是那条粒子流形成伤口,它正缓慢生长,甚至开始掠夺一部分细胞能量壮大自己,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有什么后果实在难以预计。

  当成功开启源空间,意识核心慢慢填充起来,红绿双翅再次舒展,这里变化不大,源能力还不如以前那般强盛,看来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恢复,红蚂蚁的生命能量虽然吸收不少,可惜磁爆闪电消耗过剧,再用来抵消住星体磁场威能,可以有现在成果已令人满意,沉沦老兄耗费的能量不少,和月神老老实实地进行恢复。

  接着就要处理那道奇特伤口,这个过程充满了未知难题。

  尝试着几种源能力探测,结果全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这道可怕裂痕旁浮现出很多细小金色丝线,仿佛要把身体从里面掀开,又如同一双利爪不住地撕裂皮肤,一阵灼痛传来,精神力再高也控制不住这种疼痛,身体从床上翻滚到地面,额头见了汗,这仅仅是初步探索就这样狼狈,想要修复伤口又谈何容易。

  “这伤口到底是怎么回事?”易水寒手指摸了上去,一阵电流涌现,身体顿时有些麻木。这种程度打击并没什么,远不及刚才精神力探索时传来的痛楚,那种痛苦仿佛被直接刻印在大脑之中,现在想起来有些不切合实际,难道这东西只对精神力敏感?

  咬着牙再次尝试一次,结果发现奇特伤口确实只对精神力有反应,应该是一种反噬还击现象,作用上去精神力有多少,都会被放大弹回大脑,有很强精神力增辐作用,不知道还有什么其它能力。

  动用一切能够设想方法,可是对这道伤口一点作用没有。

  由于源空间开启,细胞提供能量源源不断地去恢复各种源能力,这使得伤口扩展趋势猛地停下来,看来以后所能做的就是约束住身体中能量不去供其发展,目前没有可靠方法治疗,只好退而求其次先稳住它。

  老狼一直盼望兄弟恢复,当易水寒从房间走出来,这心才算彻底放下。

  “兄弟,身体怎么样,那道伤口愈合了吗?”

  易水寒无奈地摇头道:“看来以我目前的实力还很难修复身体,这道伤痕性质非常奇特,只有进一步研究才能推断出愈合方法,普通药物甚至是一般手段根本没有多大用处。”顿了一下,看着老狼满眼血丝,颇有感触地继续说道:“大哥为我操心已久,快些休息吧,之后咱们哥俩碰个头,研究一下以后该怎么办。”

  老狼点头称是,这几天确实过得提心吊胆,精神有些不振,看到兄弟已经恢复过来,心中除了高兴还有些欣慰,找了个地方休息去了,临走时叮嘱易水寒,尤娜希望见他一面。

  法特,紫须见到老板能够走动,心情高兴,自然蚱蜢要求加工资的成分要多一些,肥龙,黑星以及战兽都在,惟独不见尤娜。

  “法特,尤娜去哪里了?”

  大块头答道:“老板,这两天尤娜似乎有心事,经常一个人在监狱山顶呆着。就在找回你第一天夜里,她曾经与强恩见过一面,之后两人分开,都很沉默。不知他们都谈了些什么。”

  克隆公主弱不禁风站在监狱山顶眺望远处,眼神有些空洞。当易水寒从身后飘飞上来,还不知道已有人接近。

  “尤娜小姐,叫我来有什么事?”

  克隆公主依然看向远处,眼神顿时恢复正常,紫色头发空中舞动,她并没有回过头来,用沙哑的嗓音道:“木先生身体可好?骷髅星之行牵涉出这些事端,我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易水寒微微一怔,他的精神力已经觉察到尤娜气息很弱,生命力降到低谷。心思电闪答道:“我的身体会慢慢恢复,应该并无大碍,只是尤娜小姐似乎已经失去生的***,正走向生命力枯竭边缘。”

  尤娜话很轻,透着一股凄然道:“一个人失去生存目标,就会像我一样,生命昙花一现,公主遗愿已经完成,那么便到了终结。可怜那些关在监狱中犯人,被牵连导致死亡,连苟活机会都已失去,与强恩谈过了,这个人觉得活着也没目标,索性做对同命鸳鸯。”

  易水寒面容很冷,经历这次生死之间徘徊,实是抓住一切可利用机会才能活下来,自然看不惯克隆公主表现,和艾文战斗也许无法避免,千辛万苦找到强恩,就是叫他们一起去死,真是老天开的玩笑。

  “生与死被你们看得太轻了,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自己都没活下去***,其他人是很难帮得上忙的。”

  尤娜突然转过头来,额头已经有很多皱纹,两腮干瘪,苍老数十年不止,一滴晶莹泪水掉落,她颤抖着身体说:“其实我很想去人类摇篮星看一看鸳鸯到底是怎样一种生命,可惜这个机会已经不存在,死是解脱,如果一切正常谁又会去寻求这样的罪孽呢?”

  易水寒淡然地面对苍老面容,叹了口气:“人与人的信念,性格不同,你的思想也在情理之中。看在次神器项链份上好事做到底,我会弄出一座冰仓来,把你二人永远冰封起来,埋藏在地下或是这颗星球的极地之中,维持冰冻能量只要一些能量晶石就够了,也许未来有人可以发现你们,希望那时科技力量足够高。”

  “谢谢你的好意,祝福你能够找到一个好的伴侣。”尤娜的眼神十分诚挚,易水寒惊讶的发现那里面有一些别的东西伴随着,难道这个克隆人对自己产生了一些情愫?心道:“不对,那应该只是一丝留恋之情。”

  从山顶下来,尤娜的那双眼神萦绕心头,一丝痛楚传到脑海当中,短暂心灵失守造成了奇特伤痕吞噬体内能量,就仿佛是被针刺了一下,连忙约束意识别在想些没用的事情。

  在十几个小时后,老狼就迫不及待的找来兄弟共同商议未来发展计划,桌子上除了光屏外还并排摆着几箱好酒。

  看这架势八成是要拼酒,易水寒调侃道:“大哥,咱们这是商量计划还是开酒会?身体重要,还是少喝为妙!”

  “嘿,哥哥只是精神力受了点伤,拿酒正好提提神,至于身体是绝对没问题,咱哥俩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还不好好慰藉一下肚子老兄?不过兄弟你和我不同,不要多喝,象征性的陪哥哥走上几杯就可以了。”

  修为高超却这么嗜酒的人真就不多,老狼算是比较独特的一位,易水寒也不推托,坐下来小酌一杯,酒精对于身体影响微乎其微,虽然伤患在身,却也不至于那么孱弱。

  计划很简单,注意隐蔽性并培植出一些愿意卖命,身家清白的犯人,有很多都是军人出身,对武器掌握直接就是成手,除此之外要迅速地转移狱中所有人,培育太岁生产蓝金,没什么都不能没钱,以后装备与各种物品都需从外星系运过来才能支持发展,速度一定要快。

  廉价机械甲虫尽可能的生产,另外易水寒提到千年前越狱罗宾曾经发现过一条虫洞,听到这条信息,老狼的眼神亮了起来,连忙决定去寻找,这成了眼下最为关键的事情,想象一下掌握了这条秘道与外界交通就成为一件简单事情,只要做得隐秘,对于骷髅星发展有着决定性作用。

  寻找虫洞入口任务交给易水寒,三天后起航。小六颇有怨言,这些天需要它把飞船上全部资源放在生产机械甲虫上面,一下子不能自由改良金字塔变得无所事事起来。

  蜂巢状定居点仅仅完工四分之一,心急老狼就把所有的犯人向外赶了,初见阳光这些人还不适应,流着眼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太多了,根本没办法管制,排成队向着定居点而去,也不怕他们逃跑,正好没太多粮食养闲人,真有那些不开眼的小群体在中途看到没人监视逃逸而去,老狼对下面早有命令,即便看到逃跑现象,仅仅是向着人群后发几枪罢了,好叫这些人跑得更快,能够留下来的都是些过于呆板丧失一切希望的人,还有就是那些看问题非常透彻的“聪明人”。

  监狱里这些人可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早有流言散播进去,说是由于矿洞年久失修要坍塌了,这才转移。

  千年前犯人只放逐于此,也有好好活下来的,甚至还有罗宾越狱事件,侥幸心里作祟总会有胆子大之人逃跑,况且老狼做了点手脚,暗中撺掇着一些犯人故意逃跑,人是过于盲从动物,不明所以也会跟着效仿,所以只有不到二百万人能够赶到定居点。

  清点人数工作很快完成,把剩余犯人简单编制一下就可以了。再从里面进行筛选,务求做到精英二字。

  满意点了点头,老狼对身边易水寒道:“兄弟,下面就看咱们小宝贝是不是真正的聚宝盆了,我都有些迫不及待看着蓝金出现。”

  易水寒又何尝不是这种心情,二人从监狱入口一路跃下,这是第一次进到真正监狱之中,山体内几乎被掏空三分之一体积,而且向着地下又挖掘万米之深,千年来百万人不停挖掘,即便工具差些,也足够有此规模。

  监狱中灯光非常暗淡,霉味到处都是,犯人们住在壁洞之中,每一层几乎有两百米高,空间不小。

  来到最底层,把太岁放在地上,这团蠕动黏液很快就开始吞食起周围一切,不过它实在太小,看了半天都在一平米范围内活动,二人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失望。

  “兄弟,靠这东西生产蓝金好象太慢了些。”老狼眨了眨眼,看着太岁样子甚至都想去帮它吞食小块岩石与土壤。

  “哥哥,给它弄点水在旁边,咱们应该有点耐性,毕竟这东西被分割过,这条路子走不通还有别的方法赚钱。”

  哥俩扫兴而归,可是当第二天再到监狱之中,却被小小地惊喜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