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星际盗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营地

星际盗墓 古剑锋 5477 2006.11.20 08:49

    液滴飞溅,从海中浮起一个体型非常巨大的橄榄球形怪物,大约在两百米长,宽阔的青褐色背部中线上长着七个疙瘩,而那道水流正是从最中心的疙瘩上喷出来的,皮肤干瘪犹如木乃伊老者缓缓落了下来,坐在怪物背上打量着易水寒一行人。

  在他打量的同时,易水寒同样也观察着对方,从骨骼上判断这位老者应该是个人类,干瘪的皮肤可能是长期在水中的缘故,被泡得皂白,尤其是脸上的肌肉耷拉着,如同一只瘦弱得要命沙皮狗,眉毛老长,下巴倒没什么胡须,一条小辫子从脑袋正中垂下,就那么点头发还要编成一绺,怎么看怎么叫人觉得别扭。

  老人从身后拿出摩根族剑盒说道:“这是你的东西吧?里面是把不错的长剑。”真没想到那么瘦弱的身躯中发出的声音却异常洪亮。

  易水寒飘身而起点头道:“没错,老人家可否将它还给在下。”

  “可以,当然可以,但要你自己将它取回,我刚从修炼中苏醒正需要一个对手来活动一下生锈的骨头,你们这几个小辈可以一起上,我只动用一半力量,这盒子就放在战兽背上,一个小时为时限,过了这个时间还未取到那就必须听凭硅藻人处置。”老者说完眉毛动了动,伸展四肢如同棉絮般飘了起来,那弱不禁风的样子,仿佛一下子就可以被吹跑。

  “不用他们伸手,我一人来陪你热热身,希望你言而有信,只动用一半的力量。”

  易水寒修为不低,又有三件次神器防身,早就看出了这个突然出现的老者十分不简单,修为比他高着三个级别还不止,法特他们伸手那是白给,还不如自己单枪匹马地和他打上一场,只是人家的一半力量也没办法衡量,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武修士高手不是随便就可以遇到的,今天在废墟星的海上碰巧见到这么一位,能够不受圣尊殿约束自然是隐世意图非常强的人,老者提出交手,也算光明磊落,刚才他完全可以在海面之下对几人形成偷袭,看来不像是传闻中的邪修,那些人心灵之地已经被玷污,伸手就要命,看谁不顺眼就开刀,眼前这位显然没有那么恶劣,但是不清楚人家底细,一切都要加着万分小心。

  老者深深地吸了口气,忽见身上干瘪的皮肤膨胀起来,变化速度快得惊人,转眼间已经丰满起来,和正常人无异,脸上的肉还有些松弛,可和刚才几乎就是两个人一样,露出了一排黄牙,笑道:“小家伙有些胆气,有什么本事都施展出来,叫我看看银河二百年间又出了什么样的俊杰。”

  开口就是二百年,估计是和木先生有一拼的老古董,这样的人惹不起,单单一身经验就不是易水寒这样小辈可以比得上的,不过也不能就这样示弱,那还怎样做盗王,在银河闯荡经历的事情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他已经不是风土星那个性格懦弱并透着几分执拗的傻小子了,一块玉璞只有在不断雕琢之下才能显出它的与众不同来。

  高手比试风险大着呢,稍有不慎小命就交代进去,这一百几十斤也会成为海里生物的盘菜。身行连晃,易水寒首先发动了空空儿隐蔽功能,身影消失在阳光之下,空中连个波纹都没有,比起尤娜使用要高明许多。

  老者用手指顺了顺花白长眉,笑道:“还有这种能力?可你隐藏得再好又有什么用,我以不变应万变,你来吧。”

  声音不大,却传出去老远,仿佛知道易水寒并没有近他的身,而是悄悄退出去二百米。

  易水寒暗道:这种高手的灵觉层次真不是现在自己可以比拟的。之后就开始试探性攻击。一团夹杂着绿色红光从各个角度打了出去,老者一愣连躲都懒得去躲,手在空中那么一划拉就把红绿色光球都归在手掌之上,近乎是变戏法一样的往外一分,绿光和红光彻底脱离开来,易水寒惊讶得够戗,自己的源能力攻击就这样被人家给俘获了?这还怎么打?

  “如果我没看错这是精灵的源能力,怎么会在你身上出现?”手上加了把劲道,红绿光球瞬间被老者捏爆,哼道:“真是不知所谓,只有这种程度的攻击,太叫人失望了,连自己的力量都没完全开发好的小鬼,枉我看到你时还有几分惊喜,有什么招数全都使用出来吧!”

  易水寒越是遇到厉害人物越是冷静,要说一看攻击无效别人也许会心浮气躁,但他不会,海面上突然起了一层迷雾,薄薄的轻纱凭空出现,那正是月神双手的凝胶。

  法特大块头早就拿着金刚琥珀退出去半公里还多,肥龙手搭凉棚看着呈一个小白点的老者被迷雾包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二叔这动静可不小呀,希望能把那个老家伙摆平,咱们还是做好脚底抹油的准备,我怎么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黑星同样担心,眉头皱了起来,他的修为比肥龙还要高着一些,已经察觉到一股飞速上升的能量在那雾色之间酝酿。

  易水寒的想法很简单,动用殛灭磁爆闪电去炸老者,这同样还是试探,真正的后手是沉沦之刃心灵斩造成对方的瞬间心灵失守状态。

  电光窜了起来,在凝胶中仿佛营造出一次小规模的自然天气变化,老者本来有些失望现在又被勾起了好奇心,很有兴趣地看着周围变化。

  霍地,几道狂暴电流放射出来,威势不可谓不大,就算这个老者也要侧目以对。

  炸声不断,易水寒知道殛灭起了作用,不敢停留在原地,连忙移行换位。

  刚一显出身行,老者的攻击几乎是前后脚到达刚才停顿地方,手掌有点发黑,眼神却古井无波,没什么变化。

  大吼一声“沉沦”,血光出现在易水寒头顶之上,一道心灵穿刺早就凝聚好了,向着周围无差别发了出去。

  老者本以为能与眼前小子来个近身搏斗,那样战斗起来才是他所希望的,如果遇到老狼那种以身体强度见长的武修士或许他能如意,可是对上易水寒只能遭受远程攻击。盗墓贼的源能力大多打一枪换个地方,虽然那些攻击不放在老者眼中,但次神器一出便有了不妙预感,今天要栽跟头。

  血色能量透来,即便有着心理准备,也小小地受了下打击,只觉得心灵有些悸动,似乎挑拨起久远的杀戮之心,甚至回忆起年少轻狂,这是百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感觉,恍惚之间暗道了声:“不好”。可惜已经晚了,周围的凝胶亮了起来,一个劲的向他裹来,之后更是千道光刃如同瀑布般横斩而来,快得叫人反应不来。

  这个节骨眼上,易水寒身行飞了出去已经在橄榄形巨兽身上把剑盒取到,与此同时一声凄厉地啸声传了过来,强大的声波叫易水寒微微一震,老者已经冲出了两大次神器连手布下的攻击圈,身行拔高了百米,居高临下俯瞰海面。

  沉沦之刃快速地环住易水寒,面对蓄势待发老者抬头叫道:“前辈,难道你言而无信,我用了五分钟就取得了剑盒,算是赢得了这场比试。”

  说完易水寒并没有动,眼神一点不敢离开老者身上,等着他的回应。

  “小家伙,你是在规定时间内取得了盒子,但我也没说会放你们离开,不算言而无信吧?叫你们的家人交笔丰厚赎金才可以走,老头我也是强出头,被那些硅基孩子的长辈救过我一命才留在此地静修,一醒来发现他们的境况很糟糕,都是人类造的孽,现在也应该偿还一些,你说是不是?”老者的小辫子有点往上翘,被一个后辈小子给算计了一下,好歹战上半个小时被取到盒子也可以,那小子这么轻松就得手,老脸往哪放?跟个小孩子似的耍起了脾气,死不放人。

  易水寒懒得和这种人纠缠,不想在气势上输过对方,也拔高将近百米大声说道:“放我们离去是不言而喻之事,前辈就要有个前辈的风范,这样人家才能高看你一眼,才能尊敬你,在这里打家劫舍我管不着,就算把我留下又有什么用?把我们的飞行器毁掉这笔帐一笔勾销,我们认倒霉,您要还是横加阻拦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老实说我们只是初来此地,如果那些硅基生命为的是钱,我倒是有个主意,这个星球上有个人蛇组织,他们贩卖毒品,做黑色交易,而且还通过毒品控制了很多人类的行动,随便抓一个地区负责人就能顺藤摸瓜找到他们总部,管叫您老所获颇丰,如果真要与我们动手那就只好拼个鱼死网破了!”

  老者显然对人蛇组织的消息非常上心,在海里生活的硅基生命与陆地上的那些暗青巨人不同,他们更加古老,拥有着一些上古传下来的科学技术,可是一直被阻塞在一片海域中能有多大发展,与外界的沟通不算太多,更是对人类有防备之心,老者一心报恩醒来带着一些“孩子”打家劫舍,可是手头的人票并不多,只有那么十位,其中也仅仅有一例交换到了金钱,他这个被奉若神明的老人也不容易,心地不错,那些被击落的飞行器都由他最后出手保护住里面的人类,并没有造成任何杀孽,和盗墓贼相比可以去做救世主了,一身的修为更是在十一段位。

  易水寒可不知道废墟星有几处人蛇据点,打着祸水东引的心思才那样说的,这几句话真的奏效了,老者一挥手道:“谢谢你的消息,对于飞行器被毁我表示抱歉,你们可以走了。”

  这老爷子隔天就端了一座人蛇总部,看着被奴役的硅基生命对人类有些心寒,一时间废墟星风声鹤唳,人蛇组织把全部注意力转移到了老者身上,再也没有顾及到易水寒这几人,在那之后老者突然神秘消失,不知去向。

  肥龙见到二叔安然返回,这颗心才放了下来,先前的不好预感不是没有道理,那个老人确实仅仅表现出一半实力,真使出全力一小片海域恐怕都得被耗干。

  没了飞行器,易水寒可就受累了,海域要是能有片小岛,哪怕是礁石也好,可是这些落脚地望穿了眼也没有找到,月神双手的凝胶起了不小作用,在水面上修养了一晚,第二天才登上陆地。

  地下交易大厅入口坐落在一座高万米雪峰之下,要是没有指示真很难找到这里,不少飞行器穿梭而过,很多金属泡沫豪华帐篷位于山脚,组成了一个十分奇特的营地,能来这里的都是黑道上混出名堂的人,说不定擦身而过的就是一位赫赫有名正被通缉的星盗头子。

  大块头小声道:“没把紫须带下来,否则把那个小家伙卖掉,它还能凭着实力自动跑回来,绝对稳赚。”法特很想向老板学习,沉沦之刃的应用可以说出神入化,这还是武器吗?整个就是洗劫财物的机器。

  “嘘,我们被人盯上了。”易水寒小声说道。

  在营地的东北角有个全身笼罩在黑色袍服中的人注视着他们,短暂的对视发现这个人的修为并不怎么样,难道是人蛇组织的眼线?

  黑袍站了起来,这个人身材高大,比法特还要高上半个头,皮肤是呈一种极有趣的红色龟裂状,很像熔岩半冷却状态时的样子。

  “啊哈!新人,很高兴见到几位,我的名字叫红蜥蜴!”黑袍离着很远就开始打起招呼来,对象正是易水寒几个人。

  “朋友,有什么事情吗?”法特向前走去,热情地招呼道。

  这两个人同样都是大块头,站在一起时算是营地中一道风景线了。

  “冒昧地打搅几位,我是这里的导游,你们是新面孔,我很愿意提供一些价格便宜的服务,在这里没有一个懂得诸多门路的人照应是很难吃得开的,用人类的话来说咱们很有缘分。”红蜥蜴撩开了头上的帽兜,露出了两个小小的尖角。

  法特皱起眉头问道:“你和摩根族形象有几分相似。”

  红蜥蜴敞开手臂可以看到黄色的长指甲,大叫道:“不,不,我的朋友,请不要误会我是那些古老的种族,我可是不折不扣的蒙多星人,在银河中算是个小小的村落星球,也许和摩根族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完全是两回事,你可以认为我是星际打工仔,却不能把种族间的隔阂算在我的头上。”

  易水寒确实非常希望有一个人带领着他们,通行证上给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地下交易大厅以什么形式交易也说得不够详细,法特望向他的时候,点了点头。

  “好吧,红蜥蜴兄弟,我们老板有意雇佣你,开个价吧。”

  “我是非常有诚意的,本人有着多年的物品鉴定经验,可以闭着眼睛仅仅靠摸的就能知道人类古董的价值,并且还专修了三年的武器特研科目,如果给我零件可以给你组合成比现在传统离子枪威力大上数倍的武器,当然最拿手的要算讨价还价,一般的主顾可以通过我节省百分之八点五的交易资金,这是有记录可提供的,证明我并不是一个说大话的蒙多星人。”红蜥蜴说的这些能力倒没见到,可这嘴皮子上的功夫确实不错。

  大块头呵呵一笑:“我们老板喜欢痛快的人,你只需问什么答什么就可以了,一句话,多少钱。”

  红蜥蜴打了个响指道:“我也喜欢痛快的主顾,每天一千蓝金点,三天打八折,如果是一个月时间那么可以打四折。”

  易水寒直接说道:“没问题,先给他五千蓝金点,如果这个家伙没有所说的那些能力,就直接把他当奴隶贩卖到别的星球上去。”

  红蜥蜴愣住了,本以为这几个人很好说话,认为一个月都没开张的生意终于有了着落,却没想到这个新顾主比他所见到过的星盗头子还要霸道些。但他同样对自己所说很有信心,只是因为这里人类比较多,活不好接罢了,实际上他还是很有能力的。

  易水寒之所以那么说是为了引人耳目,表面上平静的营地有很多眼线,鱼龙混杂,人蛇在暗,他们在明,表现得强硬一些或许可以减少不必要麻烦。

  法特快速在红蜥蜴的卡上划了五千蓝金点,卡上有凹槽,可以进行这种卡对卡的直接转换。钱算是落入腰包,红蜥蜴一下子雀跃起来,就算把他卖到银河中最黑暗最野蛮的星球上也认了,恭敬地说道:“先生们,你们想直接前往交易大厅订货,还是暂时安顿下来,三日后这里有场难得的盛会,到时候废墟星乃至整个天使帝国的走私商人,奇货商人,黑色商人,奴隶商人都会到这里来。”

  “哦?有没有摩根族过来的冒险商人?”易水寒轻声问了一句。

  红蜥蜴连忙道:“肯定少不了他们,我正好认识一个很有名气的冒险商人,通常找他们都是卖摩根族在人类地盘遗留下来的东西,老板您要卖什么?”

  肥龙得意地拍了拍怀中长盒道:“自然是好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