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星际盗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陵塔

星际盗墓 古剑锋 2903 2006.04.25 11:13

    怀中抱着白晓清,她的眼睛是黑色的,水盈盈很好看,不过在易水寒脑海中已经全是那句:“主人,奴婢晓清听从您的吩咐。”

  易水寒开始发懵,连忙追问元凶道:“喂,沉沦之刃这怎么搞的,你和我说清楚,怎么这个女孩表情和我找**时候看我掏钱时一样。”

  “我尊敬的主人,请您称呼我为老伙计,这个称谓实在太亲切了,至于您的问题倒是很好解释,那个女孩子现在是您的奴婢,我在血荐的时候就是这样设计的,凡是沾染了您的血液都会成为您的仆从,这种身份已经深深地刻印在她的意识当中,您可以对她做任何事情,而她是没资格反抗的!”沉沦之刃在心低得意的解说着,不过易水寒怎么觉得被自己的兵器给算计了?

  “你的意思是我把她弄上chuang,做些无耻的事情,她也不会反对?”易水寒在心里故意坏坏地说道。

  沉沦之刃听了这话马上在易水寒心头打了个花俏的口哨道:“主人,您终于开窍了,随便您怎么享用,她要敢说半个不字,你叫我把她劈成两半。”

  易水寒冲着沉沦之刃恶狠狠地道:“劈你个头,你主人我没那么龌龊,下回就叫你痞子了。”

  沉沦之刃在心底抗议道:“我不是痞子,其他的神器才是痞子,主人你千万不要损坏我的光辉形象。”

  易水寒再次掐断与沉沦之刃的心灵对话。

  白晓清还在怀里抱着呢,暖玉温香,那感觉真是非常美妙,加上易水寒还是个火力贼壮的棒小伙,顿时有了反应。

  “这,这个晓清你先从我怀里起来,可以吗?”易水寒总觉得这女孩有点故意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架势,还好他的精神力不白给,克制点“邪念”还是非常容易的。

  “是,主人。”白晓清非常听话地退后几步,不过眼神中透出一丝哀惋,好象有些不舍似的。

  易水寒暗道:“见鬼,是不是我看错了,沉沦之刃到底是怎么设定的?这眼神也太勾人犯罪了。”

  就这么一会,易水寒脑门见汗。

  他试探地问道:“白晓清,你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你好象为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叫柳青烟的女子争斗过,而且被她使用手段中了毒。”

  白晓清先是咬了咬朱唇,接着又放松下来,有些奇怪地道:“主人,以前的一切我都记得,只是我本应很生气,但现在心境却完全不同了,好象以前的我是前一世的经历,而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那些记忆虽然粒粒在目,却觉得离我又非常遥远,晓清这一辈子都会侍奉主人,别的男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现在觉得以前很傻,居然为了别的男人与人争斗,真是无聊!”

  易水寒一拍额头,差点摔倒,这沉沦之刃加工出来的是什么“迷魂药”,太邪门了。

  没办法,再次叫上沉沦之刃问道:“喂,老伙计,我知道你能看到发生的一切,有没有办法叫这个女孩恢复神智,她现在已经迷失本质了。”

  沉沦之刃干笑一声:“主人,她很正常,说的话都是出自真心,从接受您的血液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是您的人了,除非您把她送给别人,不过她心里肯定不乐意,这等同于我跟您进行认主程序一般,没法再更改了!当初轩辕老主人经常用血荐来驯服女人,那真是风liu快活!”

  易水寒有些气愤:“原来你阴我,在那个年代你就已经是死胖子的帮凶了,是不是?”

  沉沦之刃委屈地说道:“主人,您是伟大睿智的存在!我只是一件孤苦无依的次神器,在一个狡诈胖子手里又能怎样,只能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您要体谅我,即便现在想到昔日轩辕老主人的淫威,我就会不住颤抖。”

  为了配合自己的话,沉沦之刃在易水寒手腕上抖动起来。

  易水寒心道:“好了,别装可怜了,你跟死胖子能解除认主程序,难道就不能叫这个女孩恢复过去的意志吗?”

  “主人,这不一样,我的意识已经与您的源空间融合,您要是牺牲了,我的意识也会消亡,到时就是一件没有灵性的兵器了,再也不配称为次神器。这个女孩与我类似,这种血荐方法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她的心态,她的精神力已经和您进行绑定,终生无解。除非把她给劈了。”

  易水寒无语了,做梦也没想到是这个情况,有心骂沉沦之刃转念一想自己也有很多不对,当时没考虑清楚,明知会给这女孩套上精神枷锁却还那么去做了,关键也是这血荐太过霸道。

  “主人,有件事忘记和您说了,对于血荐之后的生物,您可以随意观看它们以前的记忆,因为它们精神波次已经与您调节到相同频率,您通过这个女孩尝试下就知道了。”

  听了这话,易水寒觉得这个血荐真够卑鄙的了,不但把人家变成了奴隶,还要窥探人家以前的隐私和记忆。

  沉沦之刃这回学乖了,老老实实不再言语。

  大殿之上,易水寒注视着白晓清良久,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白晓清,我希望你用以前的身份去生活,想要追求什么就去追求,不要管身上那道精神枷锁……”

  还没等易水寒说完,白晓清已经泪流满面,身体颤抖着道:“主人,您真的不要晓清了吗?我已经再也融合不到以前的生活当中去了,不过您要是以命令形式要求晓清回去,奴婢会遵照您的意思去办的。”

  看着大美人哭成泪人,易水寒彻底傻了,这变得也太快了,那眼泪跟喷泉似的,女人的眼泪对男人是一大致命武器,他也不能免俗,心想:算了,还是叫她在这呆着吧,说不定远行的时候还可以给自己看个家。

  “晓清,别哭了,去留随你,我对你不做太多限制,你肯定饿了,咱们弄点吃的好吗?”

  白晓清抽泣着揽住易水寒手臂道:“主人真好,晓清这就准备食物。”

  对于易水寒这样级别的修行者来说,每天进食已经成了一种可有可无的事情,直接从空中吸取游离能量要更加有效得多,但易水寒并不习惯这种形式,每天还要多少吃上一点东西,光输金字塔里面储存着一些可口的太空食品,木老爷子连动都没动过,所以便宜了易水寒,现在有了白晓清陪着共同进餐,更可以说有了那么一丁点艳福。

  两个人边吃边聊,多是白晓清问这问那,连易水寒喜欢什么颜色的内裤这种尴尬的问题她都问得出口,把易水寒这个当主人的给憋了半天,最后才答道:“蓝色吧?”

  白晓清呵呵一笑,露出两个醉人小酒窝,尽显其可爱本色。

  等二人吃完之后,白晓清一下子抓住易水寒的手道:“主人,晓清无礼问了您那么多问题您不要介意好吗?现在该叫您看我以前的记忆,晓清保证自己绝对是处子之身。”

  易水寒这个尴尬,心想你处子与否和我没多大关系啊,你是漂亮,但现在基本上丧失了原先意志,我可不是趁人之危的人。

  白晓青把易水寒的手掌按到自己额头之上,易水寒感觉手心一热,接着一股精神力涌来,脑海中出现很多纷杂的画面。

  画面迅速清晰起来,易水寒本不想看白晓清以前的记忆,不过当画面快速跃过脑海,他强大的精神力已经知晓了一些有关于晓清的事情,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最主要的是易水寒清楚了一些武修星的情况,这对他实在太有帮助了。

  通过阅览,易水寒初步了解到圣尊殿五股势力,而且对一个地方产生了浓厚兴趣,在白晓清的记忆中,武修星的最大一处据点有一座八十一层尖塔,那里显得异常肃穆,很少有武修士去那里。

  白晓清对这座塔的了解很少,仅知道那是一座数千年陵塔,里面安葬着历来的圣尊殿长老以及见证了他们一生赫赫战绩的兵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